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基因飞升:从虫群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8章我真不是什么大魔王啊

第8章我真不是什么大魔王啊

        夏小天看着虫族灵界之中横空出世的银鳞神龙,一边感慨着玄学的灵能修炼体系,一边又对虫族基因的强大感到无比的震惊。

        虫群女皇也对两人的杰作感到满意。

        “好了,现在有了这圣灵神龙,虫族灵界起码还能再维持五十年。”

        夏小天这会的心思全都放在虫群女皇刚刚给自己提供的全新赛道上面。

        【初级战士】+【银鳞草】+【黑水蝰蛇心脏】=黑耀武者。

        这是一条灵能飞升和基因飞升结合的双重修炼之法。

        引用虫群女皇的原话,灵能可以最大程度的压制基因进化带来的变异。

        “你先休息吧!”

        夏小天看着脸色苍白的虫群女皇,无比暖男提议道。

        虫群女皇对于即将从虫族灵界下线的夏小天有些恋恋不舍。

        “这样,我们就能早日见面啦!”

        虫群女皇一脸期待的连连点头。

        结束【灵能观想法】的夏小天,这会脸色酱紫,盘腿打坐的身体也在抖个不停。

        过了良久,夏小天这才勉强镇压住了体内到处乱蹿的灵能。

        从虫族灵界搬运灵能差点把自己撑爆的他,这会脸上还是满满的后怕神色。

        “我对超凡世界的认知还是太缺乏了。”

        夏小天心有余悸,要不是因为自身的基因已经经过虫群女皇的初步强化,他肯定撑不过去。

        “虫群女皇果然不是很靠谱,这么重要的信息都没跟我交待。”

        甩完锅后,夏小天十分粗暴的将灵能从右手掌逼出来。

        没办法,他现在只有战技,还尚未获得任何关于灵能修炼的功法。

        【灵能观想法】只是与灵界的引导法,自身体内灵能的修炼是完全另外一套体系。

        穷得荡气回肠的夏小天,已经无力再去超凡协会购买什么功法。

        一团紫色的淡淡雾气自手掌心涌出,夏小天眼前一亮。

        这是战士阶段的标志,灵能化气。

        战将阶段的标志是灵能液化,憋屈死在夏小天手里的北境灰狼的狼王差不多就是这种层次的存在。

        战神则是将灵能修炼到结晶固化程度,虫群女皇如果没有突破失败应该就能达到这种级别。

        夏小天突破初级战士的喜悦戛然而止。

        如果没有功法,战士永远都只是战士,想要成为战将根本不可能。

        在超凡协会上面,一本稍微过得去的功法售价都会达到惊人的六位数。

        强大的功法甚至都是有市无价的存在。

        穷得荡气回肠的夏小天,没想到自己都穿越了,还得要继续自己的梦想去搞钱。

        除非他不当人了,直接朝着虫族的进化方向一路狂奔,然后成功觉醒虫族天赋,那样的话就不需要什么灵能修炼的功法也能晋升。

        不过虫群女皇当人的例子摆在他的面前,显然这条道路的桎梏会超乎他的想象。

        夏小天把白色瓢虫捉到手掌玩弄了一下,他决定还是继续当人。

        ……

        打洞完成的潜伏者们已经回来了,夏小天正准备把这处虫巢放养在这里离去。

        一直围着他打转的白色瓢虫明显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突然振翅飞了出去。

        它在虫巢的上方盘旋起来。

        夏小天看到这个情况有些牙疼。

        如果白色瓢虫不跟自己走,那回归的虫群女皇还怎么养成?

        难道自己在这荒野当个大镖客。

        这与自己急于渴求超凡知识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驰。

        夏小天正想着怎么拐走白色瓢虫,虫巢附近的菌毯突然收缩起来。

        七只潜伏者和幼虫急哄哄奔向虫巢的孔洞。

        巨大的虫巢突然拔地而起,五只触手翻飞着径直冲向小小的白色瓢虫,在两者接触的一瞬间,虫巢像是投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奇迹般的消失不见。

        夏小天看完这一幕眼睛都直了。

        从虫群女皇那里,他已经了解到了虫族拥有空间的独特天赋。

        要不然身处虫族灵界的虫群女皇怎么想下来就能下来。

        可是刚刚发生的这一切,还是彻底刷新了他对虫族空间天赋的认知。

        收好自个虫巢基地的白色瓢虫,像是做了一件日常吃饭睡觉的小事回到了夏小天的肩头。

        夏小天没再把白色瓢虫放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研究,抱着黑角羊崽头也不回的跳入洞穴之中。

        废弃的黑铁矿洞经过虫群女皇的那一击,再遭受虫巢的脱离,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开始轰然倒塌。

        夏小天重新沐浴在阳光下的那一刻,从未感受到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他身后倒塌的黑铁山扬起了漫天的灰尘。

        周围附近的野兽们乱哄哄疲于奔命,俨然一副世界末日到来的景象。

        “我真不是什么大魔王啊!”

        夏小天流着口水逮住一只慌不择路的肥胖野兔,饿红眼的他开始原地烹饪起来。

        黑角羊被一根藤蔓捆住四肢,一边啃着嘴边附近的青草,一边看着在火堆上方变得金黄的烤兔子。

        暴仇雪恨般干完饭的夏小天,扛起黑角羊往73号基地走去。

        沿途他四处露风的衣服,着实吸引了一大票的目光。

        黑铁山倒了,让许多人产生了去捡漏的想法。

        夏小天就这么逆着人流回到了联邦73号基地城。

        巍峨的钢铁高墙一眼望不到尽头,上方是宽敞到能够停下小型战舰的停机坪。

        基地城内飞梭奔驰于高楼大厦之间。

        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夏小天没有走入有城防军戒备的基地大门,拐向了城墙东南一角的棚户区。

        按照记忆之中的印象,熟练找到这个世界的家。

        夏小天扛着黑角羊跳进小院子。

        打量了一眼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净整洁的院落,出了“新手村”的夏小天此刻无比的心安。

        放下黑角羊后,夏小天顺势就躺在了院中的长竹椅上。

        “如果我一开始不暴露自己和那两头刀锋螳螂的关系,偷袭成功北野灰狼,大概就没有之后那么多的事情了吧。”

        夏小天暗暗盘算起这一战的失与得。

        “当然,那我肯定也不会带回来你这个小可爱。”

        夏小天任由白色瓢虫在自己的脸上爬来爬去,眼皮越来越重。

        当时那个情况,如果没有狼群和狼王把他逼到那个份上,夏小天疯了才会选择留下。

        西斜的太阳渐渐落下,庭院的大门被推开。

        来人看到躺在那里睡得正熟的夏小天,发出了河东狮吼。

        “夏小天,你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