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4章 跑路

第4章 跑路

        这破烂同盟军陈沉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从战场上回来之后,他们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白所成甚至亲自出面给连长嘉奖。

        但明眼人全都能看出来,这个所谓的“嘉奖”,其实根本就是敷衍了事。

        打了胜仗不升官、不发钱,口头表扬几句,连庆功大会都不给开,这是嘉奖?

        这摆明了就是要封锁消息。

        更严重的是,陈沉他们所在的连队迟迟没有补充新人、也没有统编到其他连队的意思。

        就那么把你往营房一扔,耗着你,同时还要安排其他部队看着。

        没读过历史、大字不认识几个的同盟军也许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陈沉却是门儿清。

        这是要卸磨杀驴了,之所以没动手,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想好驴怎么杀。

        是送到屠户那里,还是自己杀了?

        自己杀的话,是直接一刀宰了,还是想办法慢慢放血?

        这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必须要把利益分配好才行。

        陈沉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如果不能抓住这个空窗期逃出去,那么很可能,自己就走不了了。

        于是,在一个防备松懈的夜晚,他悄悄把所有幸存下来的4人全部聚集了起来。

        这时候的他已经知道了连长姓石,叫石大凯,当然,跟那个威名赫赫的石达开没有任何关系,恰恰相反,在陈沉打过交道的军人当中,石大凯算是相当懦弱且愚蠢的那一类了。

        当他站在石大凯面前,提出要带着兄弟们跑路的时候,石大凯的反应,是一脸的惊恐。

        “为什么要跑?你怎么想着要跑?你是要叛变?”

        “这话我当你没说过,以后千万不要再说了!”

        “这次肯定是个意外,长官不会随便拿我们的命开玩笑的----他不是已经跟我们解释过了吗?”

        “你枪法很好,以后肯定能出头,这次白将军不是还表扬你了吗?要不是情况紧张,肯定给你表彰了,你别着急,再等等......”

        陈沉翻了个白眼,没有责怪石大凯的无知。

        “还等什么?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心里真的没有一点数吗?我们早就是弃子了!我们已经被抛弃了!”

        “应该死的人活了,你知道这会给上面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不会的,我们都是战斗英雄啊,他们怎么会.......”

        “连长,不是我们,是陈沉。”

        一旁有人打断了石大凯的话。

        “没错,没有他,我们都活不下来,缅军就是冲着赶尽杀绝去的,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对劲。”

        “你真以为是你的功劳吗?白.......白将军只是选了你推出去了而已!功劳应该是陈沉的!”

        “陈沉,我跟你走。”

        “我也走!连长,走吧!陈沉能救我们,就绝对不会害我们的!”

        4人队里除了石大凯和陈沉之外的两人早就已经被陈沉折服了----这不单单是因为他远超同盟军平均水平的枪法,更重要的是他在死地之中展示出来的冷静、机敏和绝对不属于这片土地的军事素质。

        他们甚至私下里讨论过,觉得以陈沉的能力,别说连长,就是旅长都够了。

        所以,对陈沉的决定,他们丝毫都不打算质疑。

        其他人接连表态,石大凯肉眼可见地慌了起来。

        他还想要劝几句,却发现根本没人在意自己的意见。

        于是,他只好拿出了最后一招。

        “想想你们的家人.......如果你们跑了,他们怎么办?”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是的,4人中除了陈沉以外,都是有家人父母的。

        如果他们当了逃兵,可想而知,白所成一定会报复他们的家人.......

        这似乎是个两难的选择,至少在很多电影里,会把它作为矛盾的核心来推动。

        但在陈沉看来,不是。

        他冷静地说道:

        “留在这里,就是用你自己的命换你家人的命,死一个,吃闷亏。”

        “跑出去,如果他真敢报复,那我们就找机会打回来,血债血偿,不亏不赚。”

        “如果他们不敢报复,那就是我们赚了。”

        “选吧,不想走的人留下来,我不会告诉你们我要去哪,你们也别没脑子地去报告。”

        “现在,投票。”

        话音落下,其他两人立刻举起了手。

        “陈沉说得对,走了至少还有机会报仇,留在这里就白死,肯定要走!”

        “而且,我阿爹也不是好惹的,想报复他至少要赔上几个。”

        “没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我得先走,走了再想办法把他们接出来......”

        意见统一,只剩下了石大凯一个。

        陈沉看着他,开口说道:

        “你没有选择了。”

        石大凯叹了口气,回答道:

        “你们走吧......我不会说的,我就当没看见。”

        陈沉摇头。

        “不,我刚才说的条件不是针对你的,他们我信得过,你,我信不过。”

        “我们都走了,就留下你一个的话........一句话,你不走,就得死。”

        陈沉的心跟杀鱼的刀一样冷,他绝对不会放任石大凯这个投降分子脱离自己的视线。

        是的,他现在说的话有可能是真心的。

        但等自己走了以后呢?他能扛几个小时?

        说不定连军营都没跑出去,他就泄密了......

        石大凯愕然地看着陈沉,最终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

        .......

        计划拟定,第二天深夜,4人穿过大半个营地,从枪库里偷到了他们需要的武器。

        因为这个时间正处于果敢和缅军的“战争状态”,枪支和武器管理放松了不止一个等级,所以他们的行动所受到的阻力很小。

        过程就跟儿戏一样,一个人吸引库管注意,一个人从背后敲晕了他,然后在巡逻卫兵过来之前自己坐在库管的座位上,卫兵一问就说库管去厕所了,一会儿就回来。

        关键这还真就是最好的理由,因为库管真的会这么干......

        果敢啊,同盟军啊,就这样的素质,你们不输谁输?

        陈沉来不及感慨,他惊讶地发现,这个破旧寒酸的枪库里居然有两把崭新的svd!

        没错,是svd,而不是仿制版的79狙。

        原版的svd相比起79狙精度要高上很多,主要是因为其采用了专用的7n1、7n14子弹,虽然都是7.62毫米子弹,但相比普通的r弹,这种子弹可以使得svd的射击散布急剧缩小。

        陈沉不知道这两把枪是谁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毫无疑问,肯定要顺走的。

        虽然在现场没能找到专用备弹,不过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太多超远程狙击的机会,大部分战斗都会限制在数百米之内,那么用普通的r弹也够了。

        现在的缅北,无论是53式还是58式,又或者是pkm都很常见,找点r弹根本不费力,完全不用担心弹药不足的问题。

        拆出来快速装好背上,陈沉翻箱倒柜地检查了一番,很遗憾,真没找到特供弹。

        不过也不能要求更多了。

        10分钟的时间,所有人的背包里都已经装满了弹药、手雷,顺便还拿了几套同样是崭新的单兵通讯系统----喉麦的!

        也是好货啊!

        看着上面的俄文,陈沉算是知道两把svd是从哪来的了。

        “都拿完了吗?”

        “拿完了!”

        其他人低声回答。

        “那就走了!”

        把库管扶到座位上趴好,一行人原路撤离,到达营地中心之后,趁着卫兵换岗的间隙,无惊无险地逃出了军营。

        同盟军的军营本来就不是封闭化管理----相当一部分士兵没仗打的时候还要去种地、去卖小商品、去矿厂挖矿呢,封闭式管理怎么行?

        所以,哪怕白所成专门交代了“严格看管”,但对陈沉这个精通渗透反渗透的老特战来说,也真的是没有任何难度。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都已经在林子里跑出两公里了,身后的军营才终于乱了起来。

        警报声、枪声、吼叫声乱响,照明灯升空。

        石大凯忧心忡忡地跟在陈沉身边,开口问道:

        “被发现了......我们现在去哪?我们去干什么?”

        陈沉叹了口气。

        “能干什么?我们一没本钱二没身份的,想越境去华夏也不可能。”

        “什么都干不了,但至少要先跑出果敢。”

        略微停顿片刻,他继续说道:

        “不过,至少我们还有枪。”

        “先去掸邦吧,去勐卡,我们去做佣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