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1章 战术致胜

第11章 战术致胜

        炮响两分钟后,大规模的枪战正式开始。

        四人组的射击阵位还没有完全暴露,对方哪怕想要组织反击,也根本无从下手。

        太快了。

        从第一发子弹干掉塔楼观察哨、到煤气罐大炮在营地里炸响、再到陈沉开始对关键目标进行精准收割,四人组全程都是在压着对方打。

        这样的战术在特种作战中被称为快速压制,目的就是要切断敌方的ooda----或者简单点讲,就是为了切断对方的观察、判断、决策、执行循环。

        而ooda一旦被切断、且攻方能维持压制态势时,基本上,一场小规模战局的走向就已经确定了。

        陈沉扮演的就是持续压制的角色。

        从他的svd里喷吐出的子弹一次又一次地敲在了对方的七寸上,每当对方试图组织起反击或者战场观察时,他都会第一时间选择“看上去很清醒”的那个敌人优先打掉。

        这让敌人从始至终都完全处于无法获取情报、无法进行决策的尴尬局面中,他们被迫开始进入防御节奏,试图通过寻找掩体、撤入建筑中拖延时间、获取侦查机会。

        可陈沉不想给他们机会。

        “装填炮弹,进行第二轮炮击!”

        “收到!”

        三人火力点的火力密度立刻降了下去,石大凯一人一枪持续短点射,身边已经丢下了好几个空的弹匣。

        这一次作战,他们每人一共带了12个突击步枪弹匣,短短三分钟时间,就已经打掉了小一半。

        按道理来讲,这时候的石大凯应该已经开始慌张、悲观、犹豫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越打越兴奋。

        这才是打仗啊!

        之前自己打的是什么??

        没有组织没有计划没有战术,子弹再多有什么用?能打到人头上吗?

        现在呢?

        虽然距离有两百米、虽然自己的射击精度也不怎么够,但自己却完全能感觉到射击的效果!

        敌人持续被压制,偶尔被击倒。

        而被自己亲手撂倒的敌人,已经多达两个!

        打!使劲打!

        如果说之前在教学楼的cqb,石大凯还只是出于生存本能去扣动扳机的话,那么现在,他觉得自己真的开始以一个士兵的角度去思考了。

        李帮和鲍启----不,是1号2号出现了火力空缺,那我就得给他们补上。

        可是81杠的射速只有那么快、弹容量只有那么多,怎么办?

        点射!我们怕子弹,敌人也是怕的!

        只要对准可能出现敌人的几个点位扣动扳机,让子弹在他们面前飞过,那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现在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击毙敌人,而是为了压制住他们可能到来的返攻!

        一瞬间,石大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这个选择与陈沉不谋而合。

        陈沉惊讶了一秒,但在石大凯封锁住几个关键的门口之后,他很快调整了策略,选择去补充对方的视野,开始对藏在掩体后面的敌人进行压制。

        两个人,两把枪,压得营地里的敌人不敢出来。

        但当然,敌人选择退避是对的,伤亡速度骤降、并且与己方剩余人员取得联系之后,万和乃营地内的武装人员重新建立起了ooda。

        反击开始出现了,这一次,四人组的两个火力点开始暴露。

        枪弹横飞,陈沉因为开火频次比较低,没有被他们当成主要目标,但三人组那边情况并不好。

        炮弹已经被装填,但没机会点燃引信。

        “陈哥,我们被压制了!我们被压制了!无法开火!”

        陈沉冷静地打掉了一个从窗口喷吐火舌的火力点----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打中,但那个火力点确实停止了开火。

        “注意隐蔽,找机会开炮!”

        陈沉简短地回答道。

        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当双方开始僵持时,占据优势兵力的一方会以极快的速度夺回控制权。

        如果不能打断对方的返攻,那被打断ooda的,就轮到四人组了......

        “不行,对方开始推进了!”

        鲍启还在大吼,陈沉拒枪瞄准,但一梭子飞来的子弹直接把他重新压了回去。

        无奈之下,他只好尝试转移。

        这就是这个团队最大的问题。

        不是火力不足,是打不到人!

        绝大部分的杀伤都是陈沉一个人造成的,一旦他这个点位哑火,那全局都会陷入被动!

        “不能让他们冲出寨子,等会儿子弹打到炮管就危险了!”

        耳机里传来了鲍启的声音,在一瞬间,陈沉甚至没反应过来他要干嘛。

        “趴下!别动!!”

        “我只要10秒!掩护我!!”

        “无法掩护!别动!”

        陈沉看到,朦胧的天光下,一个渺小的火光突然从树林中窜了起来。

        那是举着点火器的鲍启。

        他的身边有无数的子弹飞过,陈沉来不及犹豫,立刻寻敌开枪,打掉了远端的一个敌人。

        但东侧这边始终盯着他的两个敌人也趁机锁定了他的位置,轻机枪调转枪口开始开火。

        再次被压退,陈沉没有任何办法了。

        他看到那一点火光灭了。

        “鲍启!”

        然后,几乎在同时,耳麦里传来了鲍启的欢呼。

        “卧槽点着了!!全点着了!”

        “两门炮两发炮弹!全点着了!”

        “我真他妈牛逼!”

        陈沉他们这两门煤气罐大炮是极为原始的,原始到发射药和炮弹引信要分别点火。

        也就是说,短短几秒钟之内,鲍启完成了4次点火动作。

        他妈的运气太好了!

        极短的间隔之后,大炮响了。

        两个煤气罐从天而降,这一次,精准度远不如第一轮炮击。

        但是精准度差,并不代表着威力差。

        一发炮弹正好落在了营地东侧的木制栅栏上,弹到了营地边缘。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就连陈沉也感到心悸。

        已经突击到栅栏前,准备对陈沉进行持续压制的那个机枪手懵了,他成了这轮炮击最大的倒霉蛋。

        他这里明明就是整个营地火力最薄弱的点,怎么也会挨炮?!

        可他不知道,这两门炮根本就已经没准头了,还能落在营地里,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

        而另一发,则掉在了西南角的塔楼下,高达十余米的塔楼直接被干倒,轰然向着营地内一座木制建筑砸落。

        突如其来的状况吸引了所有敌人的注意,尤其是塔楼从天而降的场景,几乎让所有人都吓傻了。

        ooda再次被打断,陈沉抓住了机会。

        一枪一个,开始收割。

        这把svd的手感不太对劲,但好在距离很近,凑合也能打。

        在第二个ooda真空期内,四人抓住了敌人试图返攻所造成的漏洞,一波压制射击,再次收割了多达五人的生命。

        情报说,万和乃的枪手只有20个左右。

        现在,应该已经打掉一半了......该崩溃了吧!?

        果然不出陈沉所料,仅剩的敌人失去了所有阵型,开始向着被炸塌的围栏、向着营地预留的出口疯狂逃窜。

        陈沉开始了微操。

        “从现在开始听我指挥,封堵营地出口,其他位置不用管!”

        “明白!”

        拾音耳机+喉麦的好处就在这里,无论战场环境多么嘈杂,指令永远都能清晰传到。

        炮位附近的三人组开始调转枪口向营地出口处开火,刚刚跑到那里的敌人又再次跑了回去。

        “1号建筑门口,集中火力!”

        “收到。”

        “4号建筑,补充我的视野!”

        “4号是哪?”

        “西北塔楼下那个,他妈的!”

        “还剩最后两个敌人,躲进3号建筑了,开始推进到2号阵地!”

        “收到,开始推进。”

        四人组各自开始推进。

        “掩护射击,我要抵近到50米距离。”

        “明白,掩护射击。”

        最后两名敌人成了被堵在柜子里的老鼠,但陈沉不打算伸手去柜子里把它掏出来。

        他在50米左右距离停下,随后,从背后掏出了手雷。

        67式木柄手雷----他也带了82式手雷,但舍不得用......

        一秒一个,陈沉投出了6发手雷,全部落在了房顶上。

        其中三发从房顶的大洞,掉进了内部。

        似乎不太够......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另一边飞了过来,径直飞进了目标建筑里。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投掷手雷的是李帮。

        至少80米的距离啊!

        看他的样子,好像还挺轻松的?

        这下炸够了。

        “停火,警戒!”

        陈沉下达了指令。

        随后,他从背后取下了svd,开始对地面上躺着的那些“尸体”,进行挨个补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