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8章 埋伏

第18章 埋伏

        四人组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把小楼收拾到了勉强能住人的程度,躺在还散发着霉味的床上,陈沉却终于感到了一阵心安。

        佣兵团还不算完全走上正轨,但至少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头。

        第一仗打得很漂亮,并且完全打出了特色,之后木鬼应该会真正重视起来,如果再有小单,也会考虑直接分包给四人组----或者说东风兵团了。

        这绝对是值得庆祝的一天,陈沉自掏腰包买了菜,做了一顿地道的老兵家宴,吃得三人眼泪汪汪。

        “这太好吃了!”

        鲍启连炫三碗饭,撑得站都站不稳了,才终于放下了筷子。

        “这就叫好?”

        陈沉大感惊讶。

        要知道,他虽然是老兵烧烤的持股人,但他做出来的菜,一向都是被投诉最多的......

        “真的好吃,比我家做得好多了。”

        石大凯难得地赞同了鲍启的意见,李帮则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干下去五碗米饭,锅都快刮烂了。

        陈沉不由得扶额。

        “看来你们也没吃过啥好猪肉啊......真是苦了你们了。”

        其实正经来讲,缅北、尤其是果敢一带,吃的东西跟华夏西南是差不多的,但主要地方太穷,普通人的生活水平还停留在华夏90年代左右的水平,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自然是不会过于追求菜品的口味的。

        也难怪他们吃个手撕鸡都能吃出山珍海味的气质来......

        陈沉还没来得及感慨,鲍启便又开口了。

        “以后要是能把我爸妈也接过来就好了,这菜他们估计也没怎么吃过......”

        “你就别扯了。”

        话还没说完,李帮便直接打断了他。

        “你爸好歹是在民族民主阵线当过排长的,不可能这都没吃过,我家里人才是一辈子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呢......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这话一出口,气氛立刻变得有些沉重。

        是的,他们三人是跑出来了,但家人都还在果敢。

        而2009年这个时间点,果敢的电话网络还没完全普及,没法联系,那边的情况对三人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黑箱。

        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冒冒失失地回去,那只能是必死的结局。

        陈沉叹了口气,他想开口劝劝,但却又无从劝起。

        而让他意外的是,在这种时候,反倒是石大凯站出来了。

        “这种话就不要说了,我这段时间也想明白了,不管我们出不出来,家里人的情况其实都是一样的。”

        “陈沉之前说的不对,哪怕我们留在那里,也不是用我们的命换家人的命。”

        “只要我们死,家里人也必死。”

        “白所成的做事风格......你们可能不了解,但我很清楚。”

        听到这话,陈沉心里一凛。

        确实,白所成不可能给他自己留下任何威胁的。

        指望他杀一个放过一家,那还不如指望缅甸同意果敢独立了......

        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而其他两人也是回过神来。

        鲍启语气有些调侃地对着石大凯问道:

        “石连长,想通了?”

        石大凯苦笑着摇了摇头。

        “别叫我连长了,我算个屁的连长。”

        “我算是大彻大悟了,本来我也是个大头兵,火线提拔我当连长去管几十个人,那时候其实我就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我对不起兄弟们,要不是有陈沉,连我们几个也活不下来......陈沉,我比你大,不能跟他们一样管你叫哥,但是今天我叫你一声。”

        “陈哥!谢谢你!”

        “不用说这个!”

        陈沉连忙摆手,回答道:

        “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干,等东风起来了......也就到了你们回家的时候了!”

        “没错!咱们的东风兵团,一定能站起来!”

        鲍启举起手里的可乐,其他人也随之举杯,月光之下,风声渐渐起了。

        .......

        第二天一早,陈沉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

        按照安排,今天总共有两件事情要做。

        第一件,是去勐浪禅寺收佣金。

        万和乃的悬赏就是勐浪禅寺的僧人代表居民下的,任务结束了,但木鬼不是中间人,没有代收的义务,只能自己跑一趟。

        而另一件,就是去把那两门“地狱大炮”收回来了。

        据鲍启说,那两门炮经过两轮发射都已经有了变形的征兆,但毕竟还没到报废的时候,拿回来凑合凑合也能再用两次,不能浪费。

        陈沉带着钱去把皮卡续租了三天----他本来是打算直接买下来的,一问价格,他么这破烂玩意儿居然要卖12万rmb。

        买不起一点,至少得等下一次任务。

        现在嘛......就先租着吧。

        车子收拾妥当,陈沉要求全员具装,备弹带上,防弹插板也都插上,这一来是为了让其他人适应具装作战的节奏,二来也是有意锻炼他们的体力。

        三十多斤的装备带在身上就相当于一个大沙包,练一两个月下来,体力能有一个大跨度的提升。

        一切就绪之后,上车出发不在话下,这辆海拉克斯的空调早坏了,四人身上不到半小时就被汗水湿透,陈沉也借机观察着其他人的反应。

        石大凯一如既往地稳定----他可能真的有点做狙击手的天赋。

        鲍启显然很烦躁,但他也能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只不过有可能,长时间的压抑之后,带来的是疯狂的反弹。

        至于李帮?

        他好像完全不当回事,这点辛苦根本就还没触及他的阈值。

        还好。

        陈沉暗暗点了点头。

        这支小队的素质参差不齐、并且每个人都各有特色,但幸运的是,小队成员之间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完成了互补和融合,居然也形成了一个可用的作战单元。

        那既然这样,就没必要考虑换人的问题了,加强训练就好。

        往死里练他们,就按自己前世大队魔鬼月的标准来!

        我就不信了,这世界上还有人是练不出来的?

        陈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邪性的笑容,鲍启不经意地瞥到了一眼,身上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

        他赶紧扭过头去,握紧了自己的pkms。

        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过得最舒服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半个小时之后,皮卡开到了勐卡东北部的勐浪禅寺,这里的僧人提前得到了消息,已经等候在了寺庙门口。

        远远看着他们毕恭毕敬的表情,鲍启不由得有些得意。

        嘿,这地界上的僧人以往都是趾高气昂的样子,现在轮到我们伸一回脚了吧?

        他正打算跟几人说一说夜游船的典故,但就在这时,陈沉的脸上突然一变。

        “停车!”

        “1号,把车横过来!”

        “全员下车散开警戒!”

        “2号,引擎盖轮胎位置架好机枪,瞄准寺庙正门!”

        “3号,占据西南方向制高点!”

        “情况不对,这里一定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