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35章 战前训练!

第35章 战前训练!

        可怜的胡狼,被陈沉玩弄于股掌之中。

        一份复现实战的视频教材,成功地把装备的价码提高到了四套四目夜视仪。

        但当然,这只是陈沉和胡狼的初步讨论,柴斯里总部那边到底批不批,其实还是个问题。

        不过至少有希望了,不是吗?

        如果最终真的能拿到的话,万昔营地的行动,难度就会直线降低了。

        嗯,而且穿墙探测仪也不鸡肋,万一万昔营地有什么反红外措施的话,探测仪还是能用得上的。

        装备越来越齐全了呢。

        开着勇士回去的路上,陈沉一路都在憋着,一直等到去彭旭成那里把多余的手枪和那把mk-1卖掉、拿到钱回到了住处,他才终于忍不住说出了一句实话。

        “卧槽,胡狼真好骗啊,人傻钱多,跟土大款似的!”

        其他两人听到他的话都忍不住觉得好笑,倒是石大凯说了句公道话。

        “但是从他的反应来看,你给他们的教材真的很值钱啊,如果有渠道的话,卖出去说不定能换更多装备,谁赚谁亏还不一定呢。”

        “.......你别逼我在最快乐的时候扇你。”

        陈沉怒目瞪着石大凯,他算是已经看出来了,这小子真的是有点天赋,他的天赋就是对周围环境和事件的反应异常地“谨慎”。

        他总是能看到一件事情的背面、看到潜藏的风险。

        这大概是他被白所成摆了一道留下的后遗症?

        或者是他天性本就如此,只是在同盟军的时候昏了头,然后又再吃了个大亏之后越发加强了这种特质?

        就好像一个抠了一辈子的人突然中了彩票、挥霍一番之后发现彩票是假的,于是就变得更抠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是一种很特别、也很有用的天赋,但日常相处的时候,就有点闹心了。

        其表现形式就是,他特别擅长泼冷水.......

        看着陈沉故作凶狠的表情,石大凯嘿嘿一笑,讪讪地想要走开,但陈沉却立刻叫住了他。

        “回来!分钱分枪!”

        “好的。”

        石大凯乖巧转身。

        这次的任务实际上赚的真的不多,现金更少。

        几把手枪几乎全是92式,就一把1911,虽然上次那个军需官说挺值钱的,但卖出去一把也就是400刀左右,加上mk-1卖了1200刀,总共也就3600。

        陈沉拿了1800,其中600是奖金,剩下的给他们三人分。

        这很合理,毕竟陈沉是绝对的主力,按照其他人的意思,钱本来应该直接归陈沉不用分才对的。

        不过,规矩就是规矩,当初立了,没有经过正式表决就不会改。

        而在拿到钱之后,三人看陈沉的眼神又有了些变化。

        600刀,很多吗?

        真的不多,哪怕比起在同盟军的工资,也就一个小数字而已。

        但陈沉的态度,不是钱能衡量的。

        “这次打普益商行主要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考虑,钱不是最重要的,所以少点就少点。”

        “如果后续第七旅那边再给我们分钱,我们就再分配,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

        “绝对没意见!”

        三人一起回答,神情坚定。

        “好,那就分枪吧,正好四把冲锋枪,uzi石大凯和李帮一人一把,mp5给鲍启,我要cs/ls2。”

        “这枪平时是基本用不上的,可能在极少数任务中会带,你们自己收好就行。”

        其实小型冲锋枪在战场上的作用真的非常有限,cs/ls2肯定有用,mp5也算有用,但uzi?讲真,可能真正的效果还不如一把上世纪的盒子炮。

        那玩意儿又轻又能连发,室内战比又笨重又不稳定的uzi好用多了.......

        所以,东风四人组所使用的武器全都是步枪,没有例外。

        “明白。”

        三人各自接过了属于自己的冲锋枪,陈沉又给他们下了个任务,那就是花时间去学会拆组自己使用的所有枪支武器。

        这是熟悉枪械最重要的一步之一,以前在同盟军的时候他们也练过,但基本只是走个形式过个过场,完全达不到陈沉的要求。

        所以,还得从头再来。

        对这个要求,三人都没有异议,毕竟现在的陈沉在他们眼里那就是战争之神,他说的每一句话那都是真理,不听是不可能的。

        不过,对新枪大家都不熟悉,不知道怎么去拆,正好下午没事,陈沉便花了点时间,一一把他们教会。

        这一手让三人再一次受到了震撼----那可是十几把完全不同的枪!

        而陈沉,全会!

        虽然有几把不熟练吧,但从他的表现来看,对这些枪的内部结构,他真的是门儿清。

        陈沉啊,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疑问盘旋在所有人的心里,鲍启甚至直接了当地问陈沉说“陈哥你是不是华夏派到果敢的卧底啊”。

        陈沉翻了个白眼。

        卧底?

        我倒希望是。

        思索了片刻,他回答道:

        “这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但你知道,以前果敢和云南pap那边经常有交流,我蹭着学了不少.......”

        “哦!难怪!”

        三人恍然大悟。

        这不是一个好理由,但肯定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于是,他们也不再多问----你老是去打听救命恩人的底细做什么?闲的?真闲就去跑个五公里!

        就这么一直拆、装、拆、装,到了下午时分,陈沉看大家都熟练得差不多了,于是便起身离开打算去做饭。

        可也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好,哪位?”

        陈沉一如既往地客气且礼貌地问道。

        “你好,沉船,我是陈益民。”

        陈益民!

        这就是彭旭成口中的“陈旅长”。

        他怎么直接给自己打电话了?

        要知道,勐卡这边,其实总共是有三个姓陈的长官的。

        陈旅长、陈团长、陈营长,都是一家人。

        营长负责具体的执行事务,带领治安大队;团长负责管理事务,带领管委会。

        而旅长嘛......他什么都不管,也什么都管。

        照理来说,打电话给陈沉的应该是陈营长陈深和才对啊......

        陈沉赶紧咳嗽一声,调整了自己的语气。

        “您好,陈长官。”

        ----一个冷知识,无论是掸邦还是佤邦,很多人无论职位高低都喜欢叫军中领导“将军”,但其实在位者更喜欢“长官”这个称呼,因为他们觉得这个称呼显得他们亲民。

        果然,在听到陈沉的称呼后,陈益民的语气也立刻松了下来。

        “不用紧张,我找你也没什么大事情。”

        “刚刚我收到消息,说你已经帮深和把普益商行处理掉了,这很好,对我们在勐卡的禁毒工作是个重大的贡献。”

        “管委会已经接管了他们的财产,初步清点下来,有大概110万美金。”

        “你们出了力,应该拿一份报酬,管委会代表第七旅,向你们授予10万美元奖金,已经转交万丰集团,你直接找彭旭成领取就好了。”

        陈沉故意停顿片刻,随后回答道:

        “长官,不必了,我们也是......”

        “这是命令!”

        “好,多谢长官!”

        陈沉立刻回答。

        “不用谢我,听说你们还接下了万昔的任务,这个任务危险性很大,你们注意安全。”

        “明白。”

        “好,就这样。”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

        陈沉瘪了瘪嘴,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是~命~令~”

        呵,一个土军阀还整上我军那一套了?我他么又不是你的兵!

        要不是现在实力不行,你看我搭理不搭理你吧.....哼,莫欺少年穷。

        不过,有一说一,人家给钱倒是真的给了,拿人手短,让他过一把领导瘾也没什么......算了算了。

        这时候,其他人也已经围了过来,鲍启好奇地问道:

        “陈哥,谁啊?”

        “陈旅长,给我们分了钱,然后催了催万昔的事情。”

        “万昔的事情......那么急吗?”

        石大凯犹豫地问道。

        “不急,但既然他打了电话,我们也不能耽误太久,最多一个月左右吧。”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陈沉阴险地一笑,回答道:

        “意味着,本来应该放在后天的专项训练,提前了。”

        “从现在这一秒开始,我们进入魔鬼周。”

        “所有人具装,准备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