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39章 好好给你们上一课

第39章 好好给你们上一课

        结束了魔鬼月训练,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夜间渗透专项训练。

        事实上,渗透训练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它往往是与“战场侦查”并列在一起讨论的,涵盖的范围广阔,细分科目众多。

        同时,针对特种部队、特工、野战侦查兵等等不同的人员,渗透训练本身也有着完全不同的练法,而哪怕是在同一个人员大类里,各小类训练的侧重点也不同。

        比如海军陆战队需要着重训练海上泅渡、海上射击和udt一类,走海基渗透路线,但陆军野战部队就得走陆基渗透路线,着重训练复杂地形隐蔽、反侦察和夜间行进;至于陆航特战之类的呢?halo就是必练科目。

        总的来说,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内能练出精髓的,要成体系地去学习更是不可能,所以陈沉选择的训练方式非常简单粗暴,只有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观察索敌。

        第二部分,潜行接敌。

        第三部分,低调杀敌。

        针对每一个部分,他也不去做太多的扩展,而仅仅是立足于万昔营地的实际情况、根据手边已经掌握的布防地图,去做情景想定的演练。

        第一天,只做理论学习;第二天,进行包括步伐、掩体利用、手语等基础技能的学习;第三天,实操演练。

        他的目的是让四人组在三天之内掌握最基本的渗透技术,但如果效果不好,也不用急在一时----多练几天就得了。

        反正万昔营地就在那里,也不会长了腿跑掉。

        于是,在给所有人放了半天假,好好吃了一顿、睡了一觉之后,次日一早,东风兵团的第一堂渗透理论课,就正式开始了。

        站在柴斯里的提供的会议室里,陈沉一边在白板上写写画画,一边给三人讲课。

        “.......所以在潜行渗透观察法中,我们必须要明确两个最基本的原则。”

        “第一,观察者视线移动必须要足够慢,才能发现、确认足够多的敌方目标;第二,观察者首先要明确自己所搜寻的目标,这样才能发现目标。”

        “第一条很好理解,但第二条怎么去解释呢?”

        “我举个例子,对于你们来说,很可能你们现在认为,你们要搜索的是一个扛着枪、穿着土匪专用制服的敌人。”

        “但是,如果你以这样的标准去寻找目标的话,你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找到目标,或者会遗漏数不清的危险。”

        “正确的做法是,通过暴露的迹象去判断目标。比如,一个瞄准镜的反光、一个暴露在外的枪口、一处明显的脚印、一个还在燃烧的烟头。”

        “现在明白了吗?人,并不是你们需要搜索的目标,人存在的‘迹象’才是。”

        “明白了!”

        台下的三人一齐回答,陈沉顿了顿,喝了口水。

        而这时候他才发现,在这间会议室的后方,已经陆陆续续地坐进来了许多人。

        ----当然,全是柴斯里的战斗人员。

        也不知道是胡狼、或者是某个刚好路过的雇员听到了他的讲课,大概觉得有用,就跑去把别人也叫来了。

        其中还有好几个懂双语的雇员,在给其他人实时翻译,一时间,会议室里汉语、英语、泰语乱飞。

        不过,这并不影响陈沉的讲课。

        虽然在胡狼面前他总是一副抠抠搜搜的样子,但他也不是真的小气,给自己人讲点真东西还得把友军关在外面的事情,他干不出来......

        于是,他忽略了到处找座位的柴斯里雇员,转身继续讲了下去。

        “那么讲完了这两个基本原则,我们就要继续来讲这两个基本原则如何去演变成实际的操作了。”

        “事实上,在不同的作战场景、不同的战场环境下,我们所需要去寻找的‘迹象’都是不同的,而今天,我们以某营地为例,列举一些典型的迹象。”

        “情报如下:某营地地点位于某某村中,它是典型的东南亚村庄形态;但同时,它又是一个制毒营地,具有与其他普通农业村庄不同的特性。”

        “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有哪些迹象,会表明附近可能有人员停留、活动呢?”

        “举例如下:处于发动状态的货运卡车、与村庄环境不匹配的制高点、亮灯建筑中灯光熄灭的那个窗口、开阔地上少有的无法被直接看到的视线盲区.......”

        陈沉一口气举了几十个例子,这些例子他甚至都不用思考,都是前世打出来的经验。

        而在自己讲完之后,他又要求三人进行思考补充,让他惊喜的是,由于三人是正儿八经的本地人,他们对村庄的生活形态了解更深,所以还真提出了不少有用的建议。

        接下来,陈沉又讲了如何确定敌人视界、如何根据迹象进行威胁想定、如何通过痕迹进行敌人活动路径预判......

        最后,陈沉用几句话对这次的课程进行了总结。

        “我们上述所说的,都是最为基本的索敌观察技能,这些技能是建立在观察器材不足的基础上的。”

        “但实际上,在此后的许多任务中,我们很可能将会使用带有热成像功能的四目夜视仪。”

        “这项装备会使得观察索敌的难度直线下降,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能掉以轻心。”

        “敌人有可能使用各种反红外措施,而复杂地形、复杂建筑环境下,红外信号强度也不能得到百分之百的保证。”

        “因此,哪怕在使用观察设备之后,我们仍然需要依据观察索敌原则,进行二次确认。”

        “这一点,大家清楚了吗?”

        “清楚了!”

        震耳欲聋,绝对不是三个人的声音。

        而是.......整个会议室里,超过三十个人的声音。

        好家伙,柴斯里在缅北的雇员几乎全都来了。

        这些人是真闲的没事吗?

        陈沉摇了摇头,喝掉了最后一口水,随后说道:

        “第一堂课就上到这里,休息二十分钟,等会儿我们继续上潜行接敌的理论课。”

        他本以为,自己说完这句话后,会议室里的人应该是一哄而散才对,但情况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是一哄而散,而是一拥而上。

        “长官!我有问题!”

        “长官!请问如果是在夜间环境、情报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如何通过索敌观察尽快确认对方的机动巡逻范围呢?”

        “傻x,说英语!长官不懂泰语!”

        “长官!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关于雷区和陷阱,我们应该通过什么迹象去确认?”

        “长官!长官!我有一个基础的问题,我们如何找到观察准确度和观察效率的平衡点?”

        “长官!别理他,先看看我!我的简单!”

        “bullshit!我的才简单!”

        “简单你怎么不会,还要问?!”

        .......

        炸了。

        陈沉的脑子炸了。

        乱哄哄地声音在会议室里嘈杂地回响,他倒是想要回答,可是每次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又被另一个问题打断。

        搞什么?!

        你们也是退役回来的老兵啊,这些东西以前没人教吗?

        ----嗯,好像还真不会教那么细,毕竟自己讲的,都是一次次实战总结出来的经验,而他们问的,也都是经历过实战才能体会到的问题......

        “够了!”

        陈沉大喊一声,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扫视一周,随后说道:

        “把胡狼叫过来。”

        “下面的内容,需要付费才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