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42章 都给我吸!

第42章 都给我吸!

        投毒,这种策略看上去很有效,但实际上,在特种作战中,这玩意儿是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行性的。

        首先一点,是敌方必然会防备,你压根找不到投毒的机会,也找不到毒物传播有效路径。

        想在水源里投毒?那你要多少有毒物质?起码是按吨来算的。

        有那么多钱,有那么强的资源背景,我换两门山地榴一顿狂轰滥炸,什么营地都打下来了。

        在食物中投毒?首先,你得接触得到食物吧?咋的,你还想潜入到人家炊事班去?什么隐身兵王!

        哪怕是防卫最疏松的营地,也是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所以,基本上来说,唯一可行的方案,就是气体投毒。

        而在上一世,所有特种部队投毒的战例,也基本上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完成的。

        比如马里乌波尔事件、比如慕尼黑事件、再比如某国满姓蓝军打出的一发毒气弹灭一个装步旅的经典剧本......

        但问题是,上哪儿找毒气去?

        还得是在开放空间能生效的毒气,如果缅北真有这玩意儿,那这地方就不可能乱起来----因为早被周边国家给剿灭接管了。

        于是,陈沉果断摇头说道:

        “不可行,看上去很美罢了,实际上根本没有可操作性。”

        “那毒气呢?我说的是毒气。”

        石大凯继续说道。

        豁,倒还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

        陈沉赞许地点了点头,耐心地解释道:

        “毒气是一种非常敏感的武器,在国际上,它的敏感程度甚至是可以跟核武器相提并论的,别说我们搞不到了,就算搞到也不可能敢去用.......”

        “麻果、四号之类的也不行吗?”

        “??????”

        陈沉目瞪口呆,而石大凯则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普益商行,我们不是帮第七旅缴了一大批麻果吗?里面还有不少四号,我当时就看到了。”

        “管委会前两天还发通知说要公开销毁、以示禁毒决心,虽然这是个作秀行动,但那说明他们肯定是不要的。”

        “因为我前两天去做人工情报侦查的时候听不少人说,第七旅、包括掸邦同盟军确实是想学习佤邦禁毒,他们对辖区内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自己是不涉毒的。”

        “既然不要,冲石灰水里也浪费了,还污染环境.......干嘛不给我们用用?”

        陈沉惊了。

        这他妈什么脑回路?

        ----但是你别说,可能还真有用!

        焚烧毒品产生的毒烟不是开玩笑的,以前他还看过一个新闻,说是美国dea在某小镇附近销毁毒品,结果全镇一千多口人都吸嗨了......

        如果真的能在风向适当的情况下从上风处释放毒烟........

        卧槽。

        越想越可行了!

        掸邦这边最常见的就是麻果、四号和叶子,而这三种东西,燃烧产生的烟雾都不浓烈,散入空气中之后甚至直接是无色的,而它的效果却丝毫都不会减弱。

        更离谱的一点是.......

        这三种东西混合燃烧产生的效果,是亢奋+镇静的混合。

        也就是说,整个人的脑子都会被直接搞乱.......

        捏吗,这不妥妥的大杀器吗?

        至于从第七旅、从管委会手里拿货,也不是什么大事。

        反正他们销毁也是作秀,随便搞点冰糖之类的顶顶就好了。

        计划通。

        陈沉心里高兴,但脸上还是波澜不惊。

        “嗯,不错的想法。”

        “我去找彭旭成问问,同时,如果要执行的话,你们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光是靠上风处投放估计不太够,这样,拉回来的煤气罐大炮,我们废物利用一下。”

        “石大凯,你去柴斯里找胡狼,让他给我们搞点rdx,或者只有c4的话也能凑合用。对了,别忘了要点雷管。”

        “李帮,你再去租几个煤气罐回来----要是老板问你上次的罐子,你就给人把账结了。”

        “鲍启,你去市场上买一套研磨设备、再买几套防护服、买几个防毒面具,勐卡周边制毒的多,这玩意儿有的是。注意,研磨设备要电动的。”

        “明白!”

        三人一齐回答,而陈沉则是继续若有所思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四人组的分工就算是基本能饱和了。”

        “到时候我们先潜入,石大凯,你作为狙击手留在外围,顺便还可以放炮.......”

        .......

        陈沉的效率一贯是极高的,仅仅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已经坐在了彭旭成的办公室里。

        “什么?你们真打算这么干?”

        在听完陈沉的计划之后,彭旭成的表情跟之前陈沉听到石大凯的话时简直是如出一辙。

        他的嘴半天都合不拢,眼睛也瞪得滚圆。

        “是啊,我仔细想过了,这套方案并没有太大的漏洞,也不存在排他性。”

        “也就是说,就算方案不奏效,在上风无声投送失败之后,我们仍然可以取消炮击,按照预定计划执行渗透作战。”

        “但如果真的起效了,那就让他们吸个痛快。”

        “这不是很好吗?不降低任务下限,却能提高任务上限。”

        “一旦成功,基本上就能排除村民对我们的任务的影响了----上头的人我以前见过太多,他们又没有判断力又没有行动能力,绝对不可能反抗的。”

        “倒是这么回事.......”

        彭旭成默默点头。

        “麻果加四号,神仙也岔道。可行性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我怎么总觉得怪怪的.......不是,你们不是佣兵吗?怎么脑子里装的全是这种阴谋诡计?”

        “那也没人规定说佣兵就得闷着头顶着子弹往上冲啊,他们可是有重机枪的。”

        陈沉摊了摊手,直截了当地问道:

        “所以到底能不能帮我拿到货?”

        “肯定可以,这倒真不是什么大事,找陈团长就能搞定了----他这人挺有意思的,听说你要这么干,搞不好还要去看个乐子.......”

        “我一会儿就打电话,你还需要什么别的吗?”

        这事儿成了。

        陈沉松了口气,思索片刻后,开口说道:

        “你还得想办法给我抓个信得过的毒虫来。”

        “虽然说是要烧货放烟,但是具体怎么烧,我们都没有一点经验。”

        “然后还有一点就是,你帮我跟第七旅确认一下,对万昔村的村民,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如果我造成了比较大的村民的伤亡,会不会有额外的风险和问题?”

        “好,我去问。”

        彭旭成果断回答,但随即又如同不经意一般地问道:

        “陈旅长不是打过电话给你了吗?你怎么自己不去问?”

        呵,阴险的老狐狸。

        陈沉心里暗暗想着,就这还想来试探我?

        这套人情世故,华夏那边都玩烂了。

        于是他笑了笑,回答道:

        “我跟他熟不起来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是请你帮忙比较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