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46章 一生

第46章 一生

        此时,被东风兵团称作“机巡二组”的夜间巡逻小队里,一个名叫魏城武的中年人正跟其他武装毒贩一起,百无聊赖地在万昔村里巡逻。

        这是一件枯燥的工作,也时常让他觉得没有必要,而每次轮到自己时,他的脑子里都会忍不住回忆起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关曾经的家啦,毒品啦,老婆啦之类的。

        他原本只是万昔的一个普通村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沾上毒的。

        不过当然,在这片土地上,沾毒也确实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毕竟在最巅峰的时候,勐卡一颗麻果就卖5块钱,还是买四送一,茶余饭后,谁不来两颗?

        不仅自己来两颗,老婆也要来两颗,要不然床上玩得没意思。

        吃了麻果办事,那感觉才叫好咧。

        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有一千个d,在干着一千个b。

        可惜,这样美好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

        老婆的瘾越来越大,光吃麻果已经满足不了了。

        于是,两人吃上了四号----但问题是,四号贵啊。

        土里种出来的东西,哪怕是在缅北这个地方,也是便宜不到哪里去的。

        家里那点积蓄早就吃没了,种地、做小生意赚的钱也难以为继,到了最后,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断顿了。

        现在想起来,魏城武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怕是真的已经没有脑子了,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地叫嚣着让他赶紧来一口,可第七旅已经开始禁毒了,勐卡城里一小包四号要卖80块,把他卖了都买不起。

        狂躁,焦虑,愤怒,痛苦......伴随而来的,还有身体上的剧痛。

        他忍不住拿头去撞墙,脑子里转过了一万个搞钱的办法,可没有一个能奏效的。

        哪怕把老婆卖到野鸡店去,都没人敢收。

        疯了,彻底疯了。

        偏偏那个时候,老婆还在他身边叫个不停,好吵,吵得要命。

        于是,他干脆一刀剁在了老婆的脖子上----立刻就不吵了。

        而且,钱的问题也解决了,老婆的嘴上还镶着一颗当年阔的时候镶上去的金牙,这下,正好撬下来救命。

        于是,他买到了四号,买到了麻果,吃完之后,动作机械又重复地把老婆剁成了泥,埋在了自己的屋子前。

        他还是很焦虑,金牙只卖了1200块钱,这一周解决了,下一周怎么办?

        ----然而,命运似乎真的在眷顾他,才没过几天,万昔突然来了几个伤兵,他们还带着罂粟种子,带着大量的四号。

        魏城武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他们,是的,他的身体已经搞坏了,但,他还能种田。

        日子重新平静了下来,他觉得这是老婆在保佑他。

        活人没用,死了才有用,这不是很正常吗?

        所以,他决定,不能对不起老婆。

        把麻果戒了,专吃四号。

        还要锻炼身体,好好吃饭。

        就这么几个月,他重新壮了起来,受到了那些“逃兵”的青眼,加入了毒贩的核心。

        从扛锄头到扛枪,从农民到人上人,也就几个月的时间罢了。

        死个老婆算什么大事呢?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福气呢?

        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太满意了,以至于他真的没有再碰麻果。

        他偶尔会想起那东西的滋味,可却一次都没有去吃过。

        也许那玩意儿会在往后某一天,成为他荒诞记忆里一个模糊的碎片吧?

        扛着枪走在路上巡逻的魏城武这么想着,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想那玩意儿了。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就好像......就好像那东西就在自己鼻子前,它燃烧的气味已经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一样。

        魏城武一下一下地抽着鼻子,动作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机械。

        二队的其他同伴也出现了一些异常,他们走的越来越快,但步伐却越来越软。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队长,他本来是拿着手电的,可现在,他却一下一下地开关、开关着手电,就好像那种简单的动作里藏着多大的乐趣一样。

        没有任何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他们也开始沉浸其中,沉浸在闪烁的灯光里.......

        这一刻,魏城武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头了。

        可他不想停下来,也一点都停不下来........

        .......

        “4号,起效了,机巡2组开始出现异常,四座塔楼上的敌人已经倒了两个,剩余两个出现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征兆。”

        “效果比我们预计的还要强,药放多了。是否继续进行炮击?”

        无线电里传来了石大凯的声音,陈沉略微思索了片刻,回答道:

        “取消炮击,3号,前出到狙击阵位,注意观察塔楼,我们先把两个机巡组和暗哨解决。”

        “收到。”

        万昔村再次进入寂静,几分钟后,在接到石大凯到位的消息后,陈沉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三人以单纵队进入内2路口所在巷道。

        “机巡2组行动速度放慢,我能看到你们,预计30秒后接敌。”

        实际上,不用石大凯报告,陈沉三人也已经看到了前方的敌人,以及不断闪烁的灯光。

        “位置安全,机巡2组接近草垛,可以消灭。”

        此时,走路歪歪扭扭的4名敌人已经距离东风兵团的三人不到30米,陈沉和李帮各自拔出匕首,cs/ls2交到了鲍启手中。

        “机巡1组两人瘫了,在东北树角屋位置,所有哨位安全,可以动手。”

        10米。

        前方的敌人脚步越发虚浮,陈沉猛地握拳,跟李帮一起向前快步冲出。

        他们的速度很快,但脚步声却很小。

        甚至小到已经上了头的敌人,完全就没有发现他们。

        陈沉从后方捂住一名敌人的口鼻,李帮捂住了另一个,随后,两人一起轻柔地向侧面倒地,让出了供鲍启射击的空间。

        匕首插入了敌人的脖子,宽阔的刀刃同时割断了敌人的喉咙和大动脉。

        与此同时,微声冲锋枪搭配亚音速弹所特有的“咔咔”声响起,数枚子弹分别钻进了剩余两名敌人的后脑。

        cs/ls2的声音当然达不到如同vss、德利尔那种极端化枪械那么小,但哪怕在寂静的夜晚,也绝不刺耳。

        远远听起来,就像是有人踩断了一根树枝,或者是不小心碰倒了一把立在墙边的铁锹。

        被击中的两名敌人应声倒下,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10米的距离,哪怕是只猴子也能爆头,如果鲍启这还失误,那就真的回炉重造算了。

        陈沉顺手扶住了倒下的敌人,但李帮却没来得及扶住向前扑倒的另一人,不过,他的前方就是草垛。

        扑倒的声音很小,陈沉把刀归鞘,不用下令,所有人开始搬运尸体,将尸体藏到草垛后方。

        一切顺利。

        但也就在此时,无线电里再次传来了石大凯的声音。

        “东侧两间民房亮灯,但没人出来。”

        “1号暗哨动了,他失控了,得赶紧解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