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48章 事了拂衣去

第48章 事了拂衣去

        根据前期侦查,固定在建筑外围的武装敌人总共有12个,两个暗哨、两个机动巡逻队总共6人,外加塔楼上的4人,现在已经被全部解决。

        那么剩下的,就是制毒厂房中轮流值夜的8人、村务大厅中休息的毒头1人和一同休息的“保镖”两人、外加分散在4座建筑里的4人了。

        其中,废院中的一名敌人已经被解决,也就是说,东风兵团需要清扫的目标,是5栋建筑、总共14人。

        毫无疑问,首先要解决的自然是三座建筑里单独休息的3人,村务大厅和制毒厂房会留到最后。

        基于这个原则,三人组分头行动,在石大凯的指挥下,分别在三座建筑外待命。

        所有的门都是锁起来的,窗户虽然开着,但恰好就这三座民房都装有防盗网,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无声开锁,要进入只有两种办法。

        要么破门,要么敲门。

        而陈沉的选择是,敲门。

        这看上去很荒诞、很无厘头,但却是最安全、最合理的方法。

        因为,所有的巡逻队和外围警卫都已经被解决了。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当敲门声响起、且“本因存在”的警卫没有发出报警时,正常人都会起来开门......

        当然,如果真遇上油盐不进愣不开门的,再一脚踹开也不迟。

        反正干掉这三个敌人,剩下的几人也不足为虑了。

        大不了直接火力全开干掉,然后在其他村民反应过来之前跑路得了。

        这不就是释放毒烟的本来目的吗?

        搞那么麻烦,不就是为了在惊醒村民之后、拖慢他们的反抗吗?

        所以,陈沉做得非常坦然,他就跟半夜找老朋友聊天喝酒的闲人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门,其他人的动作也如出一辙。

        而在他敲了整整两分钟之后,门终于开了。

        开门的是个裸着上半身的男人,他眼神迷离,嘴角神经质地抽动----很显然,他也上头了。

        没有任何废话,陈沉一刀捅进了他的脖子,随后转身就走。

        男人惊愕地捂住伤口,但鲜血却仍然不受控制地涌出.......

        “1号、2号、4号,目标全部击毙,到厂房集合。”

        “我准备驾车前往撤离点,预计10分钟后到达。”

        石大凯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到了三人的耳机里,两分钟之后,三人到达了厂房外围。

        这是整个万昔营地第二安全的建筑,钢制卷帘门将其与外界隔开,根本无法靠肉眼侦查内部情况,热成像仪更是不可能透过墙壁显示敌人的位置。

        事实上,只要一片玻璃,就能阻隔热信号了。

        但,陈沉带着穿墙探测仪。

        绕厂房探测一圈,内部情况一目了然,8名敌人4人睡在离地半米高的床上,两人坐在钢制大门侧面,两人分别在厂房两头站岗。

        总的来说,他们的位置非常集中,并且也没有布置外围火力点,这是很不专业的表现。

        但,这些武装人员中最强的也不过就是缅军勐库营地退下来的老兵,又没有打过正儿八经的强敌,还能专业到哪里去呢?

        当然,即使是这样,想要无声无息地消灭他们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敲门”的策略不再可行了。

        这里是核心地带,任何时候有任何计划之外的人到来,都会引起毒贩的警觉。

        不过好在,东风兵团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他们拿走了所有建筑外人员的对讲机。

        根据前期侦查的情报,机动巡逻组和塔楼大概每隔一个小时左右就会用无线电向厂房内的值夜人员汇报情况----与其说是汇报,倒不如说是为了确保所有人都没有偷懒睡觉。

        所以,仅仅是用一个对讲机常开的假信号,陈沉就骗开了厂房的大门。

        ----他占用了频道,通讯中断,大门侧面的两个值夜人员骂骂咧咧地走出门,而在他出门的一瞬间,两把刀分别刺入了他们的喉咙。

        随后,就是风卷残云般的清扫!

        陈沉直接弃刀,cs/ls2喷吐火舌,首先击倒了在近处站岗的敌人,紧接着快速前冲穿过厂房,在最后一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又将他击倒。

        与此同时,李帮和鲍启已经来到了最后四人的床边,一刀一个干掉两人,最后两人中有一人被惊醒,李帮当机立断地砸了上去,奋力捂住了他的口鼻。

        而鲍启则是在把刀送入最后一人的喉咙之后赶紧支援李帮,锁住了敌人不断挣扎的双手。

        不得不说,东风兵团的其他三人在格斗和近距离作战方面虽然经过了一定的训练,但经验到底是不足。

        等陈沉赶到的时候,他们虽然已经勉强控制住了敌人,但却始终没能完成击杀。

        陈沉瞅准间隙,上去就是一枪托砸在敌人的太阳穴上,而这一下也让他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紧接着,被陈沉教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鲍启终于抓住机会完成了裸绞,配合这李帮不断地砸击,半分钟后,敌人终于没有了动静。

        “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反手抡枪一下就干倒了,八一杠的枪托是跟你开玩笑的?”

        陈沉略有些不满地低声说道,其他两人沉默地打出了一个ok的手势

        ----渗透进攻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说过一句话。

        虽然死板了点,但确实够听话。

        只剩下最后一处建筑了。

        而那里,是毒头的堡垒。

        按照陈沉的计划,他本来是打算直接上塔楼用重机枪打开大门、然后强行突入、杀完人立刻前往撤离点跑路的。

        但,石大凯的一句话,却让他改变了计划。

        “3号已经到达撤离点,我能看到堡垒。”

        “堡垒的门开了,有人出来!”

        “靠......他居然在偷偷嗑药.......”

        “4号,快!你们有1分钟时间!”

        运气。

        在一场作战中,运气有时候也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为了打下这个堡垒,陈沉做了多个预案、设想了种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但这些所有完备的计划,都比不上敌人的一次犯蠢。

        他们居然打开了堡垒的大门,让这个原本坚不可摧的堡垒陷入了毫不设防的境地。

        30秒的时间,3人奔袭到了堡垒正门。

        随后,微声冲锋枪大显神威,以最快的速度击倒了那个抽着鼻子的“保镖”。

        紧接着,又是30秒的时间,陈沉三人搜索了所有房间,先是干掉了另一个保镖,随后又在堪称奢华的房间里,找到了最后那个毒头。

        而他的身边,还睡着赤身裸体的三个女人。

        戴着防毒面具的陈沉闻不到房间里的气味,但看着床头的锡纸和吹壶,他不用猜都知道,在上半夜,这里发生了什么。

        一个点射,子弹穿过毒头的额头,掀起了一小块头盖骨。

        这块头盖骨飞溅起来、又落在了女人脸上。

        而她只是在睡梦中抹了一把脸,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3人退出了房间,小心地带上了房门。

        “结束了。3号,准备撤退。”

        陈沉低声说道。

        “不用烧掉罂粟田吗?”

        “不用了,现在所有人都很安静,没必要用这种极端方案了。”

        “通知彭旭成,让第七旅1小时之内来接收,我们在半塘村附近等他们!”

        ......

        两分钟后,三人坐上了已经发动的勇士车,顺着去往半塘村、勐卡方向的乡道扬长而去。

        而在他们身后,万昔营地仍然在沉睡。

        这座村庄是如此宁静、如此祥和,与以往的许多个夜晚没有任何区别。

        就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

        但东风已经静静吹过,这里的罪恶,已经被扫荡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