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55章 鸿门宴

第55章 鸿门宴

        陈深和的庆功宴,陈沉是不得不去的----哪怕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一场鸿门宴。

        这已经超出了基本的人情世故的范围了,而是一个“利益交换”的问题。

        陈沉去了,代表他认下了双方之间的合作关系,也愿意在后续形成对这次事件“共同担责”的状态。

        如果不去,就意味着他想把管委会、把第七旅甩开。

        大家都是在这片土地上混的,你想置身事外?

        那就先去死一死吧。

        所以,傍晚5点,陈沉带着东风兵团的其他三人一起出发,来到了万象酒店里陈深和安排的包厢。

        这个万象酒店在勐卡相当特殊,它是专属于管委会的产业,但又不受第七旅管辖,而是直接由掸邦同盟军军事委员会和地方行政管理委员会共同管辖。

        也就是说,这玩意儿是妥妥的超然存在----它代表的是掸邦同盟军最高层,而不是代表地方军......

        选在这里设宴,陈深和也算是把自己的态度表达得很清楚了。

        几乎可以说,他是把“今天我不会搞你”这几个字写在了脸上。

        陈沉当然能看明白他的暗示,因此整个晚宴进行得也无比顺利,大家绝口不提一句万昔,聊的都是天马行空的闲事。

        而在谈话过程里,陈深和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也算是让陈沉看到了这个“看上去很讲规矩”的军阀背后的底色。

        他热衷于女人,也热衷于探索女人的极限。

        这句话怎么去理解呢?

        总而言之,后世那些流传在互联网上一看就很变态的玩法,他全部都玩过。

        当然,一些妖魔化的就不存在了----什么人r工厂?扯犊子呢......

        “......我上次玩的那个啊,噢哟,那个冻得邦邦硬啊,可惜时间没把握好,后来冻死了。”

        “还有啊,我发现个诀窍,你要是想把温度提高点呢,灌水啊之类的是没有用的,你就得让她烧起来,不用太高!40度左右就可以了,感觉就很明显了!”

        “当然啦,老弟你是不好这口的.......不过哥哥今天算是跟你敞开心扉了。”

        “这说的可都是哥哥的秘密啊,一般的人,想听也听不到的.....”

        这他妈也算秘密?

        陈沉不动声色地回了一个微笑,开口说道:

        “长官经历很丰富,秘密肯定也多。”

        “能让我门听到一个两个,真的是荣幸了。”

        “不过咱们的关系,听一听也不过分。”

        “----虽然没有一起嫖过长,但我们也算一起扛过枪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你想要一起也不是不可以的......”

        陈深和的笑容洒脱且友好,但他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就没有那么友好了。

        “老弟啊,你说你也是快20岁的人了,年少有为啊,又懂那么多,打仗又狠.....我感觉啊,你身上秘密也不少。”

        东风兵团的其他三人都下意识地停住了筷子,陈沉恨不得隔空给他们一个大嘴巴。

        这种试探都能让你们上钩?回去加练!

        不过,既然已经暴露了,他也不可能一点料都不抖出来。

        在果敢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说的,他们现在的身份是佤邦那边逃过来的流民。

        但这个身份,只是对外活动的第一层。

        陈深和自然知道这个身份是个幌子,所以,他需要进一步去探索下一层。

        那么,用什么样的故事,才能说服陈深和呢?

        陈沉早有准备,到勐卡的第一天,他就已经跟其他三人对好口径了,防的就是这一手。

        “长官想知道什么?”

        “你不是佤邦人?”

        陈深和直截了当地开口。

        “我是华夏人。”

        陈沉回答得毫无愧色,语气自然无比。

        “那就说得通了,一个华夏人,跑到这破地方来干什么?”

        “原本打算去果敢,但因为白所成的事情心寒了,干脆来了掸邦----主要是想找钱。”

        “想为果敢出头?”

        “想为汉人出头。”

        “嗯......你们达号是这样的......明白了。他们三个呢?”

        所谓“达号”,就是这边人对华夏人的称呼----或者其实可以说,是一种尊称。

        当然,陈深和尊重的并不是陈沉,而是陈沉背后的那个国家......

        可惜,自己这个身份是假的。

        陈沉没有停顿,继续回答道:

        “土生土长,佤邦的,孟平区搞大开发,把他们的田占了,就跟着我跑出来了。”

        “那也合理。”

        邦康扩建、孟平区开发也就这两年的事情,陈沉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陈深和举起酒杯跟陈沉碰了一下,转而又问道:

        “不过......这怎么证明呢?”

        怎么证明?

        证明个锤子。

        2009年这个时间点,别说是缅北,哪怕是在华夏,都还没有建立起一套成熟完善的身份识别系统,距离什么身份证指纹联网啦、人脸识别啦之类的,更是还差得天远地远。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两难的困境。

        陈沉没法证实,陈深和也无法证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陈沉必须要拿出一个足够强大、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或者是条件来,让陈深和放弃继续追究。

        这就是这场鸿门宴里,陈深和真正开出的价码。

        他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可以拿捏住陈沉的秘密。

        接下来,就该到了正式的讨价还价环节了。

        “长官希望我怎么去证明?”

        陈沉开口问道。

        “杀个人吧。”

        陈深和轻描淡写地回答,就好像他说的只是一句“吃口饭吧”、“喝口酒吧”一样.......

        “杀谁?”

        “东风兵团的四个人,你挑一个杀了,然后,我挑一个我的人顶替他。”

        这话一出口,陈沉这边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

        “就在这里动手?”

        陈沉继续问道。

        情况有点超出他的预计----陈深和居然能说动万象酒店?这不应该吧?

        “就在这里,今天我已经打好招呼了,枪,必须响。”

        “他会顶替空缺的那个位置,小......小何,过来跟你的长官打个招呼。”

        平静的气氛下,是剑拔弩张的争斗。

        鲍启、李帮和石大凯一齐看向了陈沉,他们绝不相信陈沉会开枪,但他们同时也不知道,这个局该怎么破。

        所有人的手都放在了枪柄上。

        而陈沉则是缓缓抽出m1911,拉动套筒上膛。

        “小何是吧?”

        “把你的枪举起来。”

        那个被陈深和叫做小何的男人疑惑地抽出了枪。

        “对准我。”

        陈沉冷静地说道。

        “队长!”

        石大凯立刻喊了出来----他以为陈沉是要用这种方式逼迫陈深和就范。

        要杀人,就先杀我。

        可问题是,陈深和怎么会吃这一套?!

        人家他妈是军阀,军阀做事是不讲道理的!

        只要陈沉继续说下去,这个小何的枪可能真的会响!

        而一旁的李帮和鲍启则是立刻有了动作,他们抽枪在手,做出了玩命的姿态。

        ----但,一切都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枪已经响了。

        .45acp子弹脱膛而出,在空中旋转着飞过了不足五米的距离,随后,钻进了小何的眉心。

        血喷了一桌子,甚至连陈深和的衣服也不能幸免。

        而陈沉则是看着陈深和,开口说道:

        “长官,他才刚加入东风兵团,就要吃大哥啊。”

        “太不好意思了,杀了你的人.......”

        陈深和拿起抹布擦了擦衣服上的血迹,随后淡然说道:

        “吃大哥的是该杀......不过,你怎么知道他能杀?”

        陈沉摊了摊手。

        “我不知道啊,但是.......东风兵团就这四个人,谁来动,谁就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