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59章 单向的朋友

第59章 单向的朋友

        “情况基本清楚了。”

        从万丰酒店回来之后,陈沉立刻向其他三人通报了情况。

        “目前已知,针对吉雅的攻击主要会以悬赏的形式组织起来,目前已知有三个佣兵团已经公开表示要接悬赏了,而未公开的其他佣兵团和散兵武装组织会更多。”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一部分佣兵团是直接从雇主那里拿到了任务、不参与悬赏的。”

        “也就是说,保守估计,我们如果想要把吉雅送到孟宾,至少是要跟10个以上佣兵团、三百人以上的武装人员作对。”

        “这个任务的难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对我们也是巨大的挑战。”

        听到陈沉的话,其他三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

        300个武装人员,而且全都是来自佣兵团。

        相比起他们之前做过的任务,这次任务的难度跨度直接拉满了。

        4个人怎么打三百个人?

        真没法打。

        现在又不是1962年,又不是人人都是庞国兴,一个三人战斗小组就能包围印度300人......

        “所以,我们只能悄悄地走?”

        石大凯开口问道。

        “是的,只能悄悄地走。”

        陈沉略微点头,继续说道:

        “那么既然不能正面对抗,勐卡-景栋-孟宾的路线就可以放弃了,全是大路,人家一发rpg就直接送我们上天了。”

        “我们只能走山路,而且只能走万和乃、万康弄、万庞桑一线的、最偏僻的山路。”

        “车子可以开到万庞桑,但从万庞桑开始,我们要弃车步行,徒步跨过40公里的直线距离到达孟宾。”

        “这段路最长,但反而会相对安全......”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我们能不能适应丛林的环境。”

        “因此,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也很清楚了。”

        “首先一点,是要对这次的押送任务进行专项训练,其中包括丛林越野、丛林作战、丛林反追踪、野外生存、新装备适应性训练等等。”

        “第二点,我们要对行进路线进行侦查,规划出足够多的路线,制定足够多的备选方案。”

        “第三点,我们要做好前期铺垫,跟柴斯里合作,尽可能转移其他佣兵团的视线,为我们自己争取足够的安全窗口期。”

        “所有准备工作大概要持续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的时间很紧。”

        “大家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三人一齐回答。

        没错,在两个月之内要做这么多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完成的任务。

        训练且先抛开不说,光是路线侦查这一块,就可以说是要了老命了。

        缅甸的丛林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进入21世纪以后,伴随着工业化的进程,大规模采伐确实让这里的植被覆盖率下降了一些,但以万康弄为中心的数十公里范围内,仍然是蛮荒原始的状态。

        这里是各种大型掠食动物的天堂,蟒蛇、恒河鳄、甚至还有食人的老虎。

        没错,21世纪,2009年!

        在这个时间点,缅北丛林里还有孟加拉虎频繁活动的痕迹......

        除了这些以外,水蛭、毒蛇、毒虫、沼泽、山洪、雷电.......每一种自然产物,都有可能收割掉毫无准备地进入丛林的人类的生命。

        虽然只有40公里,可这40公里的路,却绝对不好走。

        陈沉说的“安全”,只是指“没有人类敌人”的安全罢了......

        不过,即便如此,三人也没有丝毫犹豫。

        因为他们相信,陈沉会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

        ----不过,就算有办法绕开,是不是也得先针对可能出现的敌人,做一些预案?

        想到这里,石大凯首先举手。

        “队长,我们已经知道有三支佣兵团是我们的敌人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对他们的实力做一个初步的侦查,同时确定应对策略?”

        “我的意思是,万一潜行的计划失败,我们迫不得已跟他们发生了正面冲突,如果能了解他们的弱点,至少应对起来也会更加.......更有把握一些。”

        “没错。”

        陈沉向石大凯投去了一个满意、赞许的眼神。

        “这是我们在人工情报收集中需要去做的事情,一部分由我们完成,一部分由柴斯里那边提供。”

        “我们这边主要需要调查的是伽罗惹、骠营两支佣兵团,狮子兵团那边,柴斯里会用自己的身份去拿到详细的情报。”

        “我们大概要花费一周的时间来做这个事情,如果最后发现风险真的太大,那就只能放弃了。”

        “总之,走一步看一步,谁也不可能一步千算的......”

        继续讨论了一些任务的细节,一次简单的沟通会议就此结束。

        陈沉没有留下任何缓冲的时间,而是在简单吃完晚饭之后,立刻拉着三人组,带齐了装备,开上车一头扎进了万康弄地区的丛林里。

        这才是最正儿八经的丛林野战训练----没有准备、没有后勤、没有情报,能依赖的,只有这一身的装备,和自己的身体。

        而只要三人组能在这样严酷的条件下顺利通过自己的考核,那么,在真正应对后续的任务时,就将变得无比从容......

        ......

        与此同时,万丰酒店,彭旭成的办公室里。

        陈深和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对彭旭成发问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沉船不太可能接下柴斯里的任务?”

        听到他的话,彭旭成摇了摇头,回答道:

        “我认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已经把利害关系跟他讲得很清楚了,接下柴斯里的任务虽然对他来说是一种获得额外庇护的途径,但相应的,任务执行的难度也很大,危险性更高。”

        “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不可能想不明白。”

        “哪怕你那天真的吓到他了,让他有了另找靠山的想法,他也不会在这个时间动手。”

        “再说,你们的关系还是很友好的嘛,之前合作那么愉快,只是一点点把柄,对任何人来说都不算什么......”

        陈深和微微点头,但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你说得其实很有道理,但是,你忽略了一点。”

        “沉船不仅仅是一个谨慎的人,还是一个极有远见的人。”

        “他不会甘心只给人做狗的----虽然我暂时也没有让他做狗的想法,但万一,他预料到了我未来的打算呢?”

        “总之,这件事情还是有风险的......你想想办法,去柴斯里那边试探试探。”

        “如果沉船真的接下了任务,那我就不得不忍痛割爱了......”

        彭旭成叹了口气。

        “真的有必要吗?就目前来说,柴斯里是我们的朋友而非敌人。”

        “如果让他们继续在这里扎根、发展,他们还能给我们带来更多源源不断的先进装备。”

        “我真的想不到跟柴斯里过不去的理由----这里可是掸邦,又不是泰国,他们要的只是钱,难道还能抢我们的地盘吗?”

        陈深和的嘴里喷出了一口烟,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神情。

        “谁说我要跟他们做敌人了?”

        “你搞错了,我只是希望,他们交的朋友,都只能通过我来引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