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75章 早就死去的少年

第75章 早就死去的少年

        “所以,你居然觉得我们是好人?”

        陈沉坐在林河的对面,难以置信地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吧,我不是觉得你们好,但是你们打死了骠营的哥丹威,他跟我有仇啊。”

        “哥丹威是坏人,所以你们应该是好的。”

        “嗯,没错,你们应该是好的。”

        林河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陈沉下意识地挠了挠头,继续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对自己来说有多危险?”

        “也没有多危险,我就是比他们走得快点,对了,你们设的陷阱我没有动,他们踩到了几个,死了几个人,但我没数。”

        “不过,死几个人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情,他们从坎头沟调了人,肯定也会去万乃康调人。”

        “他们离开坎头沟的时候有22个人,死了几个人,然后假如他们现在又补充的话,起码应该有三十个了。”

        “我最多就比他们快了一个多小时,你们得赶紧走,不然就走不了了。”

        听到林河的话,陈沉微微点头,基本确认了林河没有撒谎。

        万乃康是万庞桑附近的一座小山,那里跟坎头沟一样都有一处“猎人聚落”,正如林河所说的,伽罗惹既然能找到坎头沟,肯定也能找到万乃康,这一点并不在陈沉的意料之外

        真正让他意外的是,伽罗惹找到林河让他参与追踪,他居然不但拒绝了,还主动来向己方示警......

        在自己之前的“直觉”中,林河应该是被其他佣兵团找上,以敌人的身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可现在......

        这他妈到底图什么?

        知恩图报?投石问路?还是混乱之地的人性光芒?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林河都属于有些......过于单纯了。

        ----不,不能说是单纯,应该是行事逻辑趋向于“极简”。

        他会排除掉绝大多数的干扰因素,只以最核心的要素去做判断。

        哥丹威欠了抚恤金不给,自己跟哥丹威有仇;

        东风兵团干掉了哥丹威,也就对自己有恩;

        有仇必报,有恩必还,这就是他的逻辑。

        简单到了极致,直接到了极致。

        恐怕也就是这样的思维,才能让他在丛林追踪这项技能上天赋异禀。

        毕竟,这也是需要最大程度排除干扰的事情......

        “我明白了,我们会考虑的。”

        陈沉微微点头,随后继续说道:

        “但是,我们应该不会走,你也许能看出来,我们的体力已经到极限了,必须要休息。”

        “所以,我们会在这里打一场反伏击。”

        “哦。”

        林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

        “野猪也会这么干。”

        “.......没错,野猪也会这么干。”

        陈沉明白他的意思,但听起来确实不怎么好听。

        “那要不要我帮你们?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还没有帮上你们的忙,但我可以帮你们去侦查一次,搞清楚他们走到哪了,有多少人,分成几队。”

        “你愿意?”

        陈沉惊讶地问道。

        “我现在还没帮上忙啊,你们本来就要在这里等。”

        又是重复的一句话。

        陈沉思索了片刻,最终回答道:

        “那你去吧,不要勉强,以你自己的安全为先!”

        “好!”

        简单的回答之后,林河翻身而起,向他的来路跑去。

        他的速度很快,完全就是一副“丛林之子”的模样。

        陈沉再次叹了口气,心里无比惋惜。

        真的是个好苗子,可自己干嘛要把他哥打死了?

        这大概就是矛盾的无奈吧,无论怎么想,在不知道未来发展的情况下,哪怕场景重现,自己都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开枪的......

        抱着这样的心思,陈沉再次睡了1个小时,而等他醒来时,林河刚好回来了。

        “他们离我们还有1个多小时的路程,走得比我想象中的慢多了。”

        “我跟了他们一段,听他们说,后面大部队已经停下来休息了,现在在赶过来的有30几个人,全挤在一起了,具体多少我不知道。”

        “你们要打伏击的话.......你们打得过他们吗?”

        全挤在一起?

        那就是自己的诱饵生效了,他们大概真的觉得已经追到了踪迹,打算集中力量把东风兵团一网打尽......

        好吧,缅北武装的基本素质也就这样了,都不用给他们降智,因为他们的智力也就只能高到以为“人多就是强”这种程度了.......

        “来的全是伽罗惹的人?”

        陈沉问道。

        “嗯,全是伽罗惹的人,大部队有狮子兵团的人,听说狮子兵团分成了好几批,有快有慢,但伽罗惹的人也都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

        不知道?

        不知道就对了,这才是正经武装该有的操作嘛。

        看来真正的硬仗,还是要落在狮子兵团那里。

        “明白了,那就打吧。”

        陈沉果断地做了决定,随后立刻叫醒了所有人,按照林总标准的四四制做好了安排。

        这玩意儿是三三制的加强版,除了标准的支援-掩护-突击之外,还多了一个主射手,负责精准收割。

        在东方兵团的四人中,李帮作为爆破手是天然的掩护者,鲍启是机枪手,担任的却不是火力输出,而是支援;石大凯才是真正的突击手,或者在防御战中直接叫副射手。

        真正要去打出大量杀伤的,就是陈沉这个火力输出者,也就是主射手。

        被无数战斗验证过的战术,陈沉不相信敌人能迅速找到克制的方法。

        现在天色已经渐渐黑了,如果伽罗惹的尖兵敢继续追过来,那真就是一句话:

        有来无回。

        他们又不像狮子兵团一样装备精良、战斗素质超高,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勇气,居然真敢闷头跟上来.....

        估计这些人也真的就是炮灰,专门用来缠住东风兵团的。

        看着这阵势,林河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

        “好吧,我觉得你们应该也能打过。”

        说完,他往地上一躺便不再说话,陈沉疑惑地问道:

        “你怎么不走?”

        “走不了了,我跟得太近了,被一个熟人发现了,只是他们没开枪而已。”

        “......坎头沟的熟人?是什么人?”

        “仇人!”

        林河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恨意,而看到他现在的表情,陈沉几乎百分之百可以确认,对方确实是没把自己当仇人。

        这倒是让他好奇起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大仇?

        比自己哥哥死了还大?

        “他干什么了?”

        陈沉问道。

        “抢了我们一头野猪。”

        “我们夹住的,他非说夹子是他们的。”

        “然后呢?”

        “然后我爸妈死了,01年7月。”

        “我爸本身就得了病,死了,过了两天,我妈上吊了。”

        “那时候我才6岁,很瘦,我妈吊着,我怎么都抱不动她。”

        “我跑去找我哥,我哥看到我身上湿的,还以为是我尿的,其实是我妈。”

        窒息般的沉重。

        陈沉自认为算是见过苦难了,但林河这简单的几句话,却让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没想过报仇?”

        他开口问道。

        “没枪啊,枪是拿骠营给的钱刚买的,1100块,之前我们一直放夹子,要不然就是用刀,打野猪。”

        难怪,这两人在丛林里的本事,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难怪,他一定要拿回那把枪。

        也难怪,他对自己哥哥的死表现得那么冷静。

        在2001年的7月,两个少年就已经死了。

        “枪给我,相当于救我一命。”

        陈沉想起了林河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原来“救他一命”指的不是有枪他才能靠打猎活着,而是......

        有枪,他才能有机会换掉那个仇人。

        陈沉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说道:

        “望远镜给你,一会儿告诉我那人是哪一个。”

        “我先把他的腿打断,留给你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