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84章 狮子搏兔

第84章 狮子搏兔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84章狮子搏兔以3号营地为圆心,4公里为半径,在已知大致行进方向的情况下,一支队伍有可能走出的范围是多大?

        答案是,25.12平方公里的扇形。

        那么,在这25.1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两支分别由4人组成的队伍,相遇的概率是多大?

        答案是,不超过万分之一。

        这就是为什么在很多刑侦节目中,明明只是去搜一座看上去并不算多大的山,却动辄需要动用上千、甚至数千人手的原因,因为找到人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

        但,现在东风兵团遇到的是另一种情况。

        搜山者首先发现了踪迹,然后最近的队伍立刻前往踪迹起点,追踪着猎物的痕迹不断向前、不断利用无线电向其他小组通报猎物的行动轨迹,并根据行动轨迹预判猎物的行进方向,由对向搜索而来的队伍执行拦截和驱赶。

        在这种情况下,两支队伍相遇的概率可能达不到100%,但一定会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

        因为,搜山者需要搜索的范围不再是扇形,而是一条宽度极窄的“曲线段”了。

        所以,陈沉早就已经为双方的相遇做好了准备。

        他的注意力时刻保持在高度集中状态,就在那一抹红光闪过的瞬间,他的枪口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

        随后,枪上肩,准星入眼,三点一线,快速击发。

        全自动火力下,他握住hk416的前握把,将枪口横跳控制在极小的范围之内,超过20发的扫射打得几十米外的丛林木屑横飞,也让那个正在执行侦察的狮子兵团佣兵应声倒地。

        对方没有发出一声喊叫,但陈沉的枪声已经暴露了自己。

        “隐蔽!”

        他毫不犹豫地大声喊道,林河立刻扑倒,而他自己则是以极快的速度闪到了一侧,将枪口指向方向调整到了第一个被击倒的敌人右侧,同时用一棵大树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这人显然是一个前出火力侦察人员,无论他们使用的是z字侦察还是口字侦察,另一个侦察员都应该在他的右后方,而监视组则应该是在两人中间的位置。

        ——

        陈沉的判断没有任何错误。

        就在他向一颗大树后完成隐蔽的瞬间,枪声突然密集响起。

        八一杠!pkm!

        果然,只有是有经验的队伍,选择的武器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

        陈沉立刻扑倒在地,他不敢去赌运气了。

        狮子兵团可不是伽罗惹,他们不是拿着枪的猴子,而是真正的战士!

        子弹横飞,陈沉甚至听到了呼啸声,这也意味着,对方的射击极度精准,已经笼罩了自己位置所在的扇形。

        虽然有树木遮挡,但压制仍然强力。

        这是两把pkm,外加一把八一杠。

        陈沉立刻从胸前扯下烟雾弹,向对方监视组的位置投出。

        随后,他匍匐前进,先是叮嘱林河趴着不要动,随后自己前进到一处低矮坡地后,再次丢出了封锁2号侦察员视线的烟雾弹。

        对方同样已经开火,陈沉敏锐地分辨出,对方在极为小心地控制着开火速率,似乎想要尽可能维持住压制火力。

        ——

        这是很聪明的做法,尤其是在强打弱时,几乎可以让己方立于不败之地。

        可陈沉不是弱者。

        从对方极为规律的枪声中,他一声一声地数出了对方的开火次数。

        “262728,29”

        “30!”

        陈沉猛然起身,顶着pkm的压制,向2号侦察员的方向倾泻出弹匣中的子弹。

        倒了!

        陈沉来不及庆祝,因为对方监视组的火力已经不依不饶地跟了过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陈沉将自己的身体偏转了一个角度,正面朝向了子弹飞来的方向。

        随后,胸前的防弹插板爆出“砰”的一声,他顺势向后滚倒在地。

        7.62x54mm子弹,这玩意儿已经是四级防弹衣能防住的极限,甚至运气不好的话,还是有一定可能被打穿的。

        但,用胸口去接,总好过被子弹从侧面钻进防弹衣的空隙里。

        “队长!队长!”

        林河焦急地扑了过来,陈沉一把将他按在地上说道:

        “别他妈乱动,我有防弹衣!”

        随后,他根本来不及检查弹孔,而是立刻更换弹匣,以一个极少出现在“专业化战场”上、却常常出现在非洲大陆上的“信仰射击”姿势,对准pkm机枪子弹飞来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对方的枪声弱了下去,陈沉知道,这是其中一挺pkm开始换弹了。

        他很想抓住这个机会,但对方显然不会给机会。

        因为,就在枪声弱下去的同时,那个距离他较近的、没有立刻死去的侦察员,居然执行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命令,向自己的方向奋力丢出了一颗手雷.

        轰然巨响,陈沉被迫卧倒。

        丛林中爆炸物的伤害当然是大大降低的,但他也不能赌啊!

        这一刻,他深深感受到了狮子兵团与自己此前打过的所有敌人的不同。

        他们太专业了,战斗意志太强了。

        而且,哪怕是在面对自己这区区一人时,他们也拿出了最为完善、最具有压制力的战法!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这说的就是他们。

        陈沉被压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与此同时,pkm的枪声越来越近。

        监视组锁定了他的位置,开始前出索敌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地形,拉开手中的82式手雷丢了出去。

        但这只能暂时延缓对方的步伐,真正能够让对方停下的,只有.

        另一把pkm!

        “砰砰砰砰.”

        身后的枪声终于响起,鲍启到了。

        随后,是35榴特有的一声闷响。

        挂在石大凯的八一杠下的枪榴弹穿过了林间的重重缝隙,精准地落在了敌方一人的附近。

        刚刚完成换弹的pkm再次哑火,而这一次,陈沉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

        起身,侧步离开敌人射界,找到射击角度,瞄准击发。

        6发5.56毫米子弹瞬间脱膛而出,行进中的陈沉以不可思议的准确度将子弹送入了敌人的太阳穴。

        “停火!停火!”

        “1号索敌,用手雷杀伤!烟雾弹封锁!”

        “3号建立警戒!”

        “2号瞄准四点钟方向,他们还有人!”

        ——

        而就在陈沉话音落下的瞬间,一个诡异的画面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身旁的大树毫无征兆地炸开,木屑飞溅。

        他浑身汗毛竖起,沉重的枪声在子弹到达之后才姗姗来迟。

        “卧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