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96章 来自756旅的橄榄枝

第96章 来自756旅的橄榄枝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96章来自756旅的橄榄枝挂断胡狼的电话之后,陈沉立刻又接到了彭旭成的电话,同样的话术他又重复了一遍,当然,没有故作聪明地去删减或者添加任何细节。

        因为他知道,说得越多,错的越多。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一口咬死一个既定事实,然后无论其他人怎么问,都用同样的答案去回答就好。

        这是反审讯策略中最最基础的一种技巧,他不能说是烂熟于心,应该说是已经成为了本能。

        于是,在他近乎天衣无缝的回答之下,无论是胡狼还是彭旭成基本都采信了他的说法,甚至彭旭成还提了一嘴,说让他借这个机会尝试去加深跟陈益民的、跟第七旅的联系。

        怎么加深?

        找出凶手,给陈深和报仇。

        嗯,对于陈沉来说,这确实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所以他表现出来的为难也一点都没有作假。

        ——

        但正是这种为难,反倒是让他的话变得更加可信了。

        毕竟,如果陈沉迫不及待地想要做点什么给自己洗脱嫌疑的话,那说不定还会真有“欲盖弥彰”的意思.

        一切处理完毕,时间已经到了早上10点,这个时候,陈沉才终于能真正去休息。

        他舒舒服服地躺在没有床单的床上,睡了整整5个小时。

        而等他醒来走出休息室的时候,林河和李帮都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病房里换成了行动能力稍微强一些的鲍启在警戒。

        “怎么样,好点了没?”

        陈沉开口问道。

        “好多了——伤口很痛,止疼药的效果过去了,不过问题不大,能抗住。”

        鲍启的脸上透露着一种别样的坚毅神色,这是只有在真正经历过生死考验之后,才能具有的气势。

        这一仗,打得确实不亏。

        胡狼之前说要东风兵团是一把锋利的脆刀,那现在,一场真正的硬仗打下来,这支兵团算是终于完成了回火,具备了合格的韧性。

        ——

        当然,比子弹、炮火、鲜血中淬炼出来的技能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心气。

        举世皆敌,却举世无敌的心气。

        几个月之前的东风兵团是什么?

        果敢同盟军的炮灰、被围困之后只想着逃命的废物、哪怕打出了胜仗也只以为是运气、没有了陈沉就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弱者!

        但现在呢?

        他们打没了骠营、打服了伽罗惹、干掉了狮子兵团的领队还造成了他们接近50%的减员。

        最重要的是那条想要咬死他们的毒蛇,也被干脆利落地一枪放倒了

        这是他们与这片土地上强者的第一次碰撞,而他们.大获全胜!

        受伤?

        那算什么?

        胜利的意义,以及对胜利的渴望,已经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扎根了。

        这就是为什么,鲍启能在最危险的情况下靠一把pkm死命拖住来自纳雍村的敌人的进攻;这就是为什么,石大凯能在重伤时主动让其他人抛下他先走;这也是为什么,李帮在听到陈沉的命令后,会毫不犹豫地坐上最危险的驾驶座,义无反顾地去救人。

        如果说此前的东风兵团无论再怎么强,也不过是一个“武装团体”的话,那现在,这支队伍的旗,算是真正立起来了.

        陈沉注视着鲍启的脸,突然笑了起来。

        “你这次打得真的不错,虽然枪法还没有达到多强的水准,但每一场战斗你都打得很聪明。”

        “我在战场上的时候也注意过你的打法,目标优先级选择很果断,也很准确,像个精锐的样子了。”

        “还不够好!”

        鲍启嘿嘿一笑,短暂停顿之后,又突然问道:

        “陈哥,我们那时候从勐浪禅寺回来的时候伱说要在战斗中成长,怎么样,我做的还不错吧?”

        “很不错!”

        陈沉真诚地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违心的安慰或者恭维,而是鲍启的表现确实对得起他作为队伍中核心支援手的身份。

        “以后会做得更好的!”

        鲍启郑重说道。

        “当然。”

        “不过你得先快点养好伤-——这一两个月就安心休息吧,我们短时间内也不要去接任务了,先把这次任务的成果消化掉。”

        “50万美金?”

        鲍启下意识地问道。

        “那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陈沉摇了摇头,开口解释道:

        “虽然说我们任务接的是一揽子买卖,但因为柴斯里的情报失误,我们确实遭遇了额外的风险。”

        “这种情况下,我不得把胡狼敲出血来?”

        “哼,还在那说要扣我的钱,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扣.”

        听到他的话,鲍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他们也没有理由扣我们的钱-——胡狼,我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只不过是想占点我们的便宜罢了,我是说,嘴上占便宜。”

        “.你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劲呢?”

        鲍启尴尬一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这次的任务算是超额完成,他承诺的那些东西,应该都不会少吧?”

        “不会的。”

        “武器装备,地位,给我们的背书,这些都会有的”

        陈沉的声音低了下去。

        他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聊,而是走到李帮和林河面前把他们叫醒,让他们去休息室里睡觉。

        两人确实也已经到了极限,倒也没有跟陈沉客气。

        ——

        毕竟,他们在东风兵团里、从陈沉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两条原则就是,坚守自己的责任,以及相信自己的战友。

        该打就打,该睡就睡,简简单单,却是能让他们以最快速度恢复战斗力的基础。

        而在两人睡去之后,陈沉也让鲍启和石大凯继续休息,自己承担起了警戒的责任。

        期间,医生和护士过来给石大凯换了一次药,陈沉有些担忧地问他“病人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而医生的回答则是,“大约等于用香蕉大砍刀做阑尾切除手术那种程度”。

        也就是说,伤口深虽然深了点、受伤的范围大虽然大了点,但终究还是能恢复的。

        陈沉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刚刚培养起来的战士,肯定是不会中途夭折了

        病房陪护其实也是一项很无聊的工作,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休息,陈沉甚至连电视都只能看无声版的。

        这年头又没有智能机,想刷个短视频看看美女蹬腿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实在没事情做了,他甚至连放在病房里的可调节式病床的使用手册都读了两遍,就差把鲍启从床上赶下来自己上手去拆装试试了。

        直到下午六点时,医院派人给vip病房的病人送来了晚饭。

        而跟着晚饭一起到来的,还有几个不速之客。

        陈沉并不认识他们所有人,但他认出了在前面带路的那个——特战大队的领队。

        他的手警惕地放在腰间,病床上的鲍启也默默调高了靠背,右手伸进了被单里。

        那里藏着的,是一把他从不离身的沙漠之鹰。

        领队显然注意到了他们的动作,于是赶紧开口说道: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我们没有恶意!”

        “这位是756旅的朱参谋,朱起升朱参谋,他听说你们有人受伤,特意过来看看你们。”

        “当然,也是为了表达我们行动不及时的歉意,昨天晚上确实有特殊行动,孟宾城里出现了小规模骚乱,我们不得不先保障城内的安全.”

        “完全理解。”

        陈沉微笑着回答,但手却没有离开腰间的枪套一寸。

        而这时候,那个所谓的朱参谋也走上前来,向陈沉伸出了手。

        “沉船先生,没必要那么敏感吧?”

        “我们又不是敌人你的敌人不是都已经被‘打败’了吗?”

        朱起升这句话说得意味深长,陈沉不动声色地握住了他的手,回答道:

        “狮子兵团可没那么容易被打败——不过至少他们的领队死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短期之内,我们不用再担心孤立无援地去对抗他们了。”

        两人的话里都夹枪带棒,对待这个曾经想要自己命的势力的代表人物,陈沉实在是拿不出多少好脸色。

        不过,他仍然谨慎地避开了有关所谓“敌人”的问题,也没有被朱起升的试探“钓出来”。

        后者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迷惑的神色,但很快又调整了过来。

        他一边自来熟地在病床边坐下、拿起一个苹果用桌上的水果刀削皮,一边开口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确应该向你表达歉意。当然,也是向柴斯里集团表达歉意。”

        “因为我们的失误,导致这一次行动陷入了险境,这份责任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承担起来。”

        “而我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一定是带着诚意来的。”

        “沉船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会拿出十万美金补偿你的损失,作为伤残抚恤金——你队员的医疗费用,也由我们来承担。”

        这话一说出口,陈沉倒是惊了。

        10万美金不是一个小数字,确切地说,在缅北这个破地方,10万刀的伤残抚恤金已经属于史无前例的高价,正常来说,这笔钱都足够发给10个战死佣兵的家属了.

        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沉可不认为,自己只是打了几场仗、灭了几个佣兵团,就能在正规军这里获得这么高的优待,因为佣兵再怎么强,在他们的眼里也仅仅只是佣兵而已,是终归上不了台面的。

        纳头便拜的剧情不是没有,但一定落不到自己身上、更不会在这个时间点发生

        于是,他没有点头,而是开口反问道:

        “看来朱参谋有事情需要我来协助?”

        “沉船先生果然是个聪明人。”

        朱起升微笑着点头,把一整条果皮丢进了垃圾桶里,随后又把削好的苹果放在盘子上,水果刀就那么直直地插在了上面。

        “那我就直说了。”

        “有关你押送的那个‘货物’,那个叫吉雅的女人,她向我们提供了一些信息-——一些跟我们都已经知道的情况完全不相关,但对我们来说很有用的信息。”

        “基于这些信息的重要性,756旅已经做出了决定,要把她留在孟宾一段时间,至少要留到我们搞清楚信息的真实性、搞清楚解决方案之后,再把她交给泰方。”

        “但你知道,泰国人要她要得很急,柴斯里催我们也催得很急,我们压力很大。”

        “而恰好,沉船先生,你跟柴斯里那边的关系比较密切。”

        “所以,我们希望你来当这个中间人,协助我们与柴斯里展开谈判,帮我们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具体的目标是,两周。”

        “只要柴斯里同意把那个女人多留在孟宾两周,我们的目标就算达成了,而你也可以获得我们这边丰厚的诚意表示。”

        “当然,如果你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把时间延长到两周以上的话,每多一天,我们都会多付一笔钱。”

        “这个生意很划算吧?我们的报价是每天1万美金。”

        “沉船先生,要不要考虑考虑?”

        陈沉眉头紧皱地看着朱起升,没有立刻接受,当然也没有立刻拒绝。

        他早就已经猜到了756旅会想办法把吉雅留下来,因为吉雅手中的情报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但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达成目标。

        柴斯里的势力什么时候大到这种程度了?

        ——

        不,他们怕的不是柴斯里,他们怕的是泰国.

        “斡旋”?

        这话说得好听,但直白点来说,不就是想要找个背锅侠吗?

        真以为谁去跟柴斯里、跟泰国人说几句好话,他们就会助人为乐地把交接时间延期了啊?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肯定是需要制造出一个足够有力的理由啊。

        不管这个理由是绑架啦,是伤病啦,还是什么扯淡的东西,总之,必须得有人去把这件事情落实,然后以此为筹码去跟柴斯里谈判。

        而落实这件事情的人,将要承担所有的风险。

        太搞笑了。

        他们不敢得罪泰方,就想让自己来做出头鸟,这算盘打的真是,连曼谷的老爷们都能听到了

        “我不接受。”

        陈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后面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与我无关。”

        “价格可以翻倍。”

        朱起升立刻说道:

        “我知道这有风险,但很值得,不是吗?”

        “泰国人是讲规矩的,他们不会随便发疯尝试一下,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干不了,现在我能用的就一个人,怎么干?朱参谋,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明白了。”

        朱起升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只是我们双方的第一次交流,我相信,此时你做出的决定并不能代表最终决定。”

        “记住我的电话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希望到那个时候,我们能有一个令人愉快的共识”

        说罢,朱起升站起身来。

        他随手把桌面上的苹果连同水果刀一起丢进了垃圾桶,动作自然无比,就好像那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垃圾。

        陈沉眼神一凝,但最终没有说话。

        他目送着朱起升离开,随后,立刻拨通了胡狼的电话。

        “胡狼,我有一条重要情报要卖给你。”

        “非常重要,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不不不,这次我不收钱。”

        “没错,一分钱都不要。”

        “当然,如果你一定要表达感谢的话你们有一套无线电侦听设备,对吧?”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想白拿!”

        “我只是想借来用用而已,别那么小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