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98章 自己抓自己

第98章 自己抓自己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98章自己抓自己陈深和的死所造成的影响绝对不会这样风平浪静地就消失无踪,事实上,远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勐卡,一场大规模的搜查和清洗行动已经启动,数量众多的“嫌疑人”被治安大队逮捕,反抗者被当场击毙,甚至连人流最多的主街道上都洒满了鲜血。

        短短一天的时间,这座本还算“安定”的小城人人自危,聚集在这里的佣兵、行商和各路怀揣着不同目的的淘金客全部陷入了恐慌。

        ——

        由不得他们不恐慌,因为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

        达到一旦第七旅的愤怒降临在他们头上,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反抗的能力。

        因为,这不仅仅是一次暗杀。

        如果有必要的话,这件事情,完全可以被定义成一场“政变”。

        而远在孟宾的陈沉之所以还没有感受到这巨大的压力,纯粹是因为他远离事发地点,又在第一时间洗脱了自己的嫌疑罢了

        万象酒店里,三大主要势力的领头人再次聚在了一起,仍然是4人的配置,但这一次,原本属于陈深和的位置,已经被陈家树替代了。

        陈益民的神情说不上有多沉重,毕竟他在年复一年的战斗中早就已经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但如果有人认真地去看他的眼睛,也仍然能从中看到一丝难以掩饰的悲伤。

        那是亲弟弟啊。

        两人一同继承了父辈的衣钵,走上了这条充满血与火、金钱与权力的道路,虽然因为一些原因,陈深和对自己常有怨言,但兄弟之间却从来就没有过不可跨越的隔阂。

        陈益民从来就没有真正“看不起”自己这个弟弟,他只不过是想让他再多成长一些罢了。

        但现在,没有机会了。

        陈益民缓缓吐出一口气,随后对其他两人说道:

        “深和的死,我是一定要一查到底的。”

        “这件事情影响很大,我也会向上级报告,申请军委会、地委会支援、协调和帮助。”

        “在短期内,局势有可能出现一些动荡,我建议两位提前做好准备,应对有可能到来的突发状况。”

        “其中尤其要注意,因为深和的死,491团的主官的位置空了出来,必然有一些朋友会有所动作,也会有一些敌人想要乘虚而入。”

        “我不希望两位、以及两位所代表的团体与这些事情扯上关系,所以我的意思是,请木鬼和柴斯里在短期内都先停止活动,如果造成了损失,则由我们第七旅买单。”

        陈益民的这几句话说得极为克制,但无论是胡狼还是彭旭成都知道,这并不是一项建议,而是一个要求。

        诚然,三方势力的地位基本上可以算是平等的,不存在绝对的压制关系。

        但在这种情况下,在陈益民最不理智的时候,还是尽可能地顺着他比较好

        于是,彭旭成首先开口说道:

        “完全理解。陈旅长,节哀。”

        “后续的具体处理步骤,万丰集团这边听第七旅的安排。”

        陈益民默默点头,又看向了胡狼。

        “柴斯里也会暂停活动,同时愿意协助第七旅展开行动。”

        “陈旅长,如果有需要我做的事情,请你尽管开口,我们柴斯里会为盟友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

        “感谢胡狼先生的好意,不过在问题处理过程中,就不需要柴斯里参与了。”

        陈益民停顿片刻,继续说道:

        “但有一件事情,我们的确需要柴斯里这样的专业人员协助。”

        “请说。”

        胡狼稍稍坐直了身子,事实上,他已经猜出了陈益民要说的事情——或者说是,要提的要求。

        “我们需要找出那个杀手。”

        陈益民的声音很冷,眼神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压抑了整整一天,此时爆发出来,真的可以说是凶相毕露。

        “需要柴斯里这边做什么?”

        胡狼冷静地问道。

        “我需要你们根据现场情况推测出凶手最有可能的射击位置,找出他的撤退路线,然后追着他留下的痕迹抓住他。”

        “同时,我需要你们的专业人员给我们提供一次咨询服务,而服务的内容很简单:从我们提供的名单中,找出所有有能力开出这一枪的那个枪手,以便我们进行后续的调查。”

        “至于报酬.如果能够抓到人,我们会让柴斯里进入后续第七旅装备采购的短名单,同时,我个人向伱提供200万美金的报酬。”

        “没问题。”

        胡狼立刻答应下来,而在确认之后,陈益民也立刻拿出了已经整理好的、初步的现场勘察报告。

        他的效率之高,即使在这种大悲的时间里也没有受到影响。

        花了二十分钟,胡狼读完了报告。

        随后,他长舒一口气,开口说道:

        “非常专业且完美的一次远距离狙击——我的意思是,从技术角度上来说是完美的。”

        “只开出一枪,一枪就毙命。”

        “根据子弹入射角度、血液喷射情况、以及现场周边障碍物分布来判断,这大概率是一次由高向低的狙击,而狙击的阵位,应该就在湄公河另一侧的山坡上。”

        “大概就在这里-——距离500到600米,正好是最适合狙击、又最适合撤离的完美位置。”

        “你们去搜过了吗?有没有发现什么?”

        “搜过了。”

        陈益民微微点头,继续说道:

        “但是,我们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那里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去过人,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也许只是你们观察的不仔细。”

        “有这个可能。”

        听到陈益民的回答,胡狼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而又说道:

        “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你的手下不可能敷衍了事的。”

        “如果他们没发现,那最大的可能性是,那人留下的痕迹已经少到你们无法发现了。”

        “非常难搞,如果你们也不能发现的话,我们大概率也不行”

        陈益民失望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当然也知道“追踪”这件事情有多难,尤其是在对方刻意掩盖的情况下。

        所以,胡狼哪怕是直接拒绝,他也不会太过于失望。

        ——

        但,也就在这个想法从他的脑子里闪过的时候,胡狼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他说道:

        “不过,我们干不了,可以让别人来干。”

        “我知道有一个团队,他们正好擅长追踪,交给他们再合适不过了。”

        “东风兵团?”

        陈益民接口问道。

        “没错,找沉船,他应该会有办法的。”

        “不行。”

        陈益民摇了摇头,拿出了一张薄薄的、用笔乱七八糟地写着写文字的清单。

        “他们在嫌疑人名单上。”

        “没关系的。”

        胡狼摆摆手,继续说道:

        “他们既没有作案动机,又没有作案时间,怎么都不可能是他们。”

        “至于名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也是在名单上的。”

        “那么问题来了。”

        “陈旅长,如果你敢用我,为什么就不敢用沉船呢?”

        半小时后,陈沉接到了胡狼的电话。

        而在听完对方的讲述之后,他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什么?让我去查凶手??”

        我靠,我自己抓自己?!

        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