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10章 在墙上

第110章 在墙上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10章在墙上“撤退!撤退!”

        陈沉大声喊道,动力伞发动机引擎重新启动,速度开始缓慢提升。

        云爆弹爆炸的气浪将他们向上抬了一段,此刻他们距离地面的高度已经达到两百米。

        与此同时,早就准备好了无线电的白狗打开电源,随着信号发出,一个一个悬浮在空中的气球炸响。

        ——

        它们只发出了轻微的响声,因为无线电控制的,只不过是气球本身的破裂。

        但,从100米的空中坠落,到底需要多久呢?

        答案是4.52秒。

        于是,仅仅在5秒钟之后,整个营地的各处、营地外围、甚至距离营地一公里远的地方,都开始响起了接连不断的爆炸声。

        虽然没有填装破片,但每块至少500克的高爆炸药所爆发出来的威力仍然是惊人的。

        地面上烟尘四起,甚至有一栋木制营房被命中之后,直接自上而下地被压扁在了地上!

        而那些倒霉到刚好位于爆炸范围内的几个士兵,则是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爆炸的冲击波掀飞,哪怕还在空中,他们的口中、鼻中、眼中都已经飞溅出鲜红色的血液。

        是的,气球ied造成的伤亡并不大。

        但勐卡营地里的士兵们却已经完全懵了。

        他们虽然此前已经收到过指令、知道营地有可能遭到袭击,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袭击会以这样的形式发生!

        什么鬼?

        这他么不是营地最核心的区域吗?

        外围警戒的那些防线一点动静都没有,居然就直接炸到我们这里来了?!

        炮弹是从哪来的?

        爆炸物是从哪来的?

        就这么凭空出现?!

        这个大型营地的ooda当然没有被直接切断,但他们无论是观察还是定位的速度,都被严重拖慢。

        整整过了半分钟,才终于有人抬头看向了天空。

        他们什么都没看到,因为此时的动力伞已经上升了接近100米的高度。

        但通过嗡鸣的引擎声,他们却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于是,在旅级以下各层还活着的指挥官的指令下,原本照射向营地外围的探照灯开始转向,纷纷指向了天空。

        巨大的光柱在深沉的夜色之中摇荡,如同一条条综合交错的水草。

        陈沉的动力伞没能隐藏太久,为了追求载重,这台动力伞实在是太大了。

        地面上的人们发现了他们,探照灯锁定了动力伞的位置。

        枪声四起,子弹不断从空中呼啸而过,由于必须操纵动力伞,陈沉根本没办法持枪还击,只能由后座的李帮使用八一杠进行最低限度的火力压制。

        刺眼的白光照射而来,陈沉愤怒地喊道:

        “他妈的白狗!我的火箭炮呢?!”

        ——

        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在一片白色之中,他的余光突然瞥见了一件奇怪的事物。

        那是一架.明黄色的天梯。

        从远处的山林,向他脚下延伸的天梯。

        12发磷铝燃烧弹倾巢而出,以超过400米的总散布,覆盖住了营地最中心的位置。

        火焰汹涌燃起,大半个营地都被照亮,建筑、车辆、树木全部被吞没,当然,还有那些没来得及逃走的人

        这片区域的火力不能说是瞬间被压制下去,而是瞬间就消失了。

        陈沉终于有机会拉升高度,而就在他向下回望时,正好看到一个从火焰中挣扎着爬出的人影在疯狂地打滚,最后又扭曲地躺到在了地上。

        他的身上冒出黑烟,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具焦炭。

        是的,磷化铝并不像凝固汽油弹那样会粘在人体皮肤上持续燃烧,它可以被拍落、可以被扑灭、甚至在氧气不足时会自然熄灭。

        但,你也得撑得过这几秒钟的时间才行。

        超高的燃烧温度会让所有有机物瞬间汽化,在这样的杀伤力下,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也不过就是几秒钟

        惨烈。

        可更惨烈的还在后面。

        第一轮磷铝燃烧弹之后,第二轮破甲高爆弹也已经射出。

        剧烈的爆炸声四起,整个营地乱成一团,到处都有人在奔跑、呐喊,到处都有人毫无征兆地倒下。

        ——

        那是他们在被破片击穿了身体之后,最后的回光返照。

        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火箭炮的威力都是被低估的。

        人们觉得,这玩意儿精准度差、破坏力低、杀伤性效率极差,甚至还有人说,它与ak47、rpg-7并列,是“低技术、低价格、低素质人员使用”的代表性武器。

        可陈沉觉得,说出这话的人,一定没挨过ak-47打出的子弹,更没挨过63式107火射出的火箭弹。

        真实情况上,107火在中东的泛滥先不提,这玩意儿在越南、柬埔寨打出的惊人战绩,就曾经一度老美的士兵产生了心理阴影。

        尤其在激烈的山地战中,107火箭炮的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

        重量相差无几,但107火一次齐射的火力,相当于8到10倍数量的山炮部队,是同等价位下几乎可以说无法替代的压制杀伤火炮。

        当然,这些只是理论和逻辑上的判断。

        现在,地面上那些鬼哭狼嚎的第七旅士兵,才是这门火箭炮威力的最好注释。

        一发高速坠落的炮弹正好击中了聚在一起的人群,火焰甚至化作了赤红色的血雨。

        在这样的压制下,陈沉的动力伞迅速升空,高度提升到了500米以上。

        地面上的重机枪已经瞄准了他的方向,可在这个距离上,枪械能发挥的作用实在是有限。

        更不要说,探照灯已经逐渐跟不上动力伞的速度了。

        陈沉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却没有放下来。

        他隐约觉得,这次的突袭实在是有些太过顺利了,而越是顺利,就越说明有可能会有更大的危险发生

        这是墨菲定律。

        动力伞继续升高,无线电里,白狗的声音响起:

        “我们已经交火!”

        “敌方已经前出追击,我们拦住他们了!”

        “我们只能撑二十分钟!马上按预定计划撤离!”

        “明白!”

        陈沉大声回答,随后喊道:

        “5号,迅速撤离,迅速撤离!”

        “明白,我已经撤到安全地带了!”

        非常好,在这种时候,林河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不要让自己操心。

        而很显然,他做得很好。

        “火箭炮操作员呢?撤走!炮不要了!”

        陈沉继续下令,耳机里很快传来了答复声,但很快,声音便被一声沉闷的响声所覆盖。

        陈沉骇然地向下看去,随后发现在营地的东南角落里,一门155榴的炮口正在冒出硝烟。

        而在那门炮的旁边,还有一个奇怪的、长得像小水塔一样的、用四根细长支架支撑住的白色圆柱体。

        陈沉懵了。

        愣了足有半秒钟,他才反应过来。

        “快跑!c-ram!他们有c-ram!”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在反火箭炮雷达的指引下,第一发炮弹已经脱膛而出,奔向了狮子兵团、或者说东风兵团的火箭炮阵地。

        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

        虽然这玩意儿的探测精度在5公里范围内只能到百米级,但在这样密集的炮火下,想要活下来,真的不容易。

        果然,第七旅也不是废物。

        不仅仅是这装备,光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瞄准、炮击一套动作这一点,就说明他们绝对是训练有素的!

        此时,陈沉的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快速撤离。

        ——

        可往往,越是这种时候,事情就会变得越发不顺利。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鸣声响起,陈沉看到,营地里有一架双管火炮,正在朝着他的方向开火.

        87高炮。

        有效射高1500米,射速700发,初速1050m/s。

        使用25mm炮弹。

        沾上就死。

        陈沉明明记得,在前期的情报侦察中,没有任何人提到过这件装备。

        无论是林河的侦查、还是白狗的信息共享、又或者是从那名私兵嘴里逼问出来的情报,都没有。

        那就意味着,只有最后一种可能。

        这门炮,是新的。

        陈益民,你是想防谁??

        陈沉深吸一口气,握住操作杆的手越发稳定,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没有多余的火力可以用来摧毁那门炮,也没办法要求任何人去把那门炮上的炮手打掉。

        只能赌,赌对方只是在蒙,赌他们这门炮上没有加装86式红外跟踪瞄准具。

        但随着炮弹呼啸而过的距离越来越近,陈沉明白,自己赌输了。

        他当机立断地向下猛冲,可这毕竟是动力伞,而不是战斗机,哪怕是俯冲的速度,都无法摆脱炮弹的追击。

        最近的一发炮弹已经打穿透了上方的伞衣,只要再来几发,哪怕是不击中自己,失去升力坠落后,自己和李帮两人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这是几乎无解的局面。

        可陈沉却没有任何要放弃的意思,他紧紧盯着下方黑沉沉的地面,默默计算着距离地面的高度。

        大不了就赌一把,重新爬升。

        不管怎么样,狮子兵团该撤了。

        他的声音极度稳定。

        “白狗,撤。”

        “不需要接应了,立刻撤离!”

        “我他妈听到了,有高炮!我正在带队往前突击,狮子兵团没有让雇主去死的先例!”

        白狗的声音虽然焦急,但同样冷静。

        可陈沉知道,他来不及。

        有一发炮弹擦过,一根伞绳被击中,动力伞瞬间倾斜。

        没救了,艹。

        “1号,要坠机,准备迎接冲击!”

        ——

        然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背后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炸裂的响声。

        追击的炮弹瞬间停歇,陈沉下意识回头看去,恰好目睹了火焰冲天而起的一幕。

        卧槽。

        标枪。

        贯顶打击。

        紧接着,他的耳机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沉船,你最好告诉我陈益民已经死了。”

        “这发标枪,起码值他妈几千万!”

        半小时后。

        战后的营地重归平静,收到消息的陈家树匆匆赶来,而刚刚走进营区大门,他就被眼前的惨烈状况惊呆了。

        到处都在燃烧,到处都有伤兵,举目四望,滚滚黑烟甚至比这午夜的天还要黑。

        他茫然地向前走,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后者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开口说道:

        “陈总,我们被打了!”

        “.我看出来了。伤亡情况怎么样?”

        实际上,陈家树真正想要问的是“我哥怎么样了”。

        可同时他也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自己就越不能慌。

        一旦自己表现出对其他人的漠不关心,那这支队伍就彻底完了。

        所以,他只能压制住自己内心如同洪水一般汹涌的不安,强行表现出一副镇定的神色。

        而在看到他的表现之后,那张脸的主人也终于松了口气。

        他开口回答道:

        “伤亡至少过百,对方的火力太猛了。”

        “火箭炮,榴弹炮,温压弹,重机枪,最后还有导弹!”

        “他们一定是老缅的人,只有老缅有这样的火力”

        老缅?

        陈家树的嘴角略微抽搐,心里却忍不住升起一阵寒意。

        哪里会是老缅?他妈的怎可能是老缅?

        这是东风兵团!是沉船!

        他们怎么敢的?他们怎么敢就这么打进营地里来?他们又是怎么能打得下来的?!

        陈家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

        “敌人的情况怎么样?全部剿灭了吗?”

        对面的男人愣了。

        足足几秒钟之后,他才回答道:

        “.打死了一个,在营地外围。”

        “似乎是接应的人员。”

        “直接袭击营地的我们没打死。”

        听到这个结果,陈家树反倒是平静了。

        没错,这就是那个男人的风格。

        抓得住他,才是见鬼了吧。

        他摇了摇头,似乎想要驱除掉心里的恐惧,可这一点用处都没有。

        那个男人的那张脸,就如同恶鬼一般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良久之后,他才终于缓过神来。

        随后,他开口问道:

        “陈旅长呢?”

        “他在指挥所。”

        还在。

        这是最好的消息了。

        陈家树瞬间恢复了冷静,他整肃了神情,语气低沉地对男人说道:

        “带我过去。”

        男人没有说话,径直走向前面带路。

        从他们的位置到指挥所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但越是靠近指挥所,陈家树便越是能感觉到这场战斗的惨烈。

        地上到处都是烧焦的人体,很显然,对方还使用了燃烧弹。

        他偏过头去,不看那些让他心悸的惨状。

        而当他走到指挥所前、看到还相当完整的大门时,他终于算是彻底放心。

        看来是真没事了。

        然而,当他走进空荡荡的房间时,他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他看向一旁的男人,开口疑惑地问道:

        “我哥呢?”

        男人沉默了良久。

        终于,他回答道:

        “他旅长他.在墙上.”

        他的结局我很满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