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12章 平凡的死亡

第112章 平凡的死亡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12章平凡的死亡独立的会议室里,陈沉坐在陈家树对面,冷漠地看着他的脸。

        门口早就已经被白狗带人控制,而那些听过陈沉讲课的柴斯里佣兵更是虎视眈眈地站在远处,紧紧盯着陈家树带来的那十几个私兵。

        他们不懂什么利益啦、政治啦、或者是大势力之间的博弈,他们只知道,这个叫沉船的长官曾经教给他们许多实用的东西,在外面他们管不了,但如果有人想在柴斯里的营地里对长官动手,他们不需要胡狼的命令也会上去把敌人咬死。

        而与之相比,陈家树的警卫排私兵虽然已经算是第七旅精锐中的精锐了,可在声名远播的“狮子兵团”、以及深不可测的柴斯里面前,他们也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

        真正的、正儿八经的瑟瑟发抖的那种,因为他们知道,这次所谓的“谈判”几乎就等同于送死。

        实际上,在来之前,他们都已经劝过陈家树好几次了,但无论他们怎么说,陈家树还是决意要来。

        到底是为什么呢?

        难道他以为来了这里、表达了自己的所谓“诚意”,那个修罗一样的佣兵就会放过他了吗?

        对方杀陈旅长的时候可没有任何犹豫啊。

        最好的办法,不应该是赶紧收拾东西跑路吗?

        不管是跑到军委会地委会去告状,还是干脆隐姓埋名地藏起来做个富家翁,不都是一条出路吗?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如果不是陈家树承诺只要来的都给一笔大钱,他们是死都不会来冒这个险的.

        毕竟,现在可不只是沉船想要杀他,整个勐卡都是暗潮涌动。

        那些有机会上位的长官们,没有一个不在盯着陈家树这个最后的竞争对手,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动手,只是因为他们多少还要顾及点脸面、顾及点善后的麻烦,打算去找合适的人下手罢了.

        等等。

        这么一想,陈家树来找这个沉船就说得通了。

        因为沉船是这件事情的源头,不想死的话,还真的就得赌一把,试着搞定他.

        想通了这一点,警卫排的众人突然又有了盼头。

        说不定,陈家树、陈营长真的能搞定对方呢?

        大不了把家产交出来嘛

        希望还是很大的!

        瑟瑟发抖的私兵终于安稳了下来,他们满怀期待地看着远处那间营房,静静地等待着结果。

        而这时候,陈家树也终于开口了。

        “你杀了我哥哥。”

        他的表情平静,但陈沉一眼就看出来,这完全就是强装镇静。

        虽然他的表情控制得很好,但他的坐姿已经完全出卖了他。

        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脚尖指向侧面、上半身前倾而不是后仰。

        这是非常典型的防御+逃避动作,说明此时的他心里是绝对一点底都没有的。

        没有底,就说明没有能够决胜的筹码。

        那他这次来,就不是谈判,而是求情。

        为自己求情。

        于是,陈沉回答道:

        “对,还有你弟弟。”

        “为什么?”

        陈家树明知故问道。

        “你管呢?伱身上的悬赏也是我下的,怎么,主动来找我,是觉得自己死得不够快?”

        话音落下,陈家树的瞳孔骤然缩小了一瞬,但很快,他又重新调整好了情绪。

        “你不会在柴斯里的营地里杀我,名义上我还是第七旅的代理旅长,死在这里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事实上,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我们不需要你死我活,我们可以交易。”

        陈家树说的话是事实,陈沉确实不方便在柴斯里的营地里对他动手-——这大概也是他敢来这里的原因。

        从这一点上说,陈家树至少还是有基本的判断力的。

        但不方便,又不是不能。

        不过陈沉对他这个人不感兴趣,倒是陈家树说的“交易”,让他意识到了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有些东西,还真的就得是留个活口才能拿到的。

        “怎么交易?”

        陈沉开口问道。

        “我可以做旅长,我可以配合你的所有行动,我可以给你其他人给不了的利益。”

        “只要你支持我,我可以受你控制。”

        “说白了,你、柴斯里、万丰集团,包括缅军,不就是想找一个听话的代理人吗?”

        “我可以很听话,至少可以比你们选出来的其他人听话。”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换我一条命了吧?”

        “不够。”

        陈沉立刻摇头。

        “说点实际的,不要给我画大饼。”

        “我听命于你,而不是听命于柴斯里。”

        陈家树继续说道:

        “你应该明白这两者的差异,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跟你谈,而不是跟胡狼谈的原因。”

        “好好想想吧,你可以作为一个影子掌控第七旅,而不需要依附在任何人之下。”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结果,而现在,这样的结果就摆在你的面前。”

        “只要你点头,我们就合作。”

        “我相信你能搞定柴斯里,也能搞定万丰集团,我再强调一遍,你们需要的就是一个代理人。”

        “我可以在表面上做他们的代理人,但实际上做你的.”

        非常诱人的前景。

        答应他,陈沉立刻就可以拥有一支超过两千人的队伍,真正掌控一地的局面。

        答应他,陈沉就能脱离佣兵的命运,成为像胡狼一样运筹帷幄的指挥。

        答应他,东风兵团就可以跟其他所有势力平起平坐,甚至还有可能压过一头.

        谁不会为这样的前景心动?

        只要是个男人,就会幻想着裂土分疆、占山为王。

        这是一种原始的、本能的野性,如果有机会的话,没有人能抵抗住这样的诱惑。

        ——

        但,陈沉可以。

        他摇了摇头,开口问道:

        “你是把我当傻x了吗?”

        “我看出来了,你来这里不是想求活命,你是来报仇的。”

        “想把我拉下水是吧?想跟我同归于尽?”

        陈家树愣了。

        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有种错觉。

        对面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是能看穿人心的修罗?!

        如果不是的话,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里,就彻底洞穿了自己隐藏最深的想法??

        是的,自己不是来求饶的,自己是来报仇的。

        当小弟的头在自己身边炸开、当自己看到大哥粘在墙上的尸体、当自己试图去把他拉下来、却只揭下来一层薄薄的油脂和血肉时,自己就没有想过要苟活了。

        血亲的死,会带来血仇。

        他虽然庸碌,但并不懦弱。

        所以,在看到悬赏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想要靠枪、靠炮去杀人是不可能的,哪怕知道这个沉船就在柴斯里的营地里,他也没法下令让第七旅对柴斯里发起进攻,因为那会立刻引来哗变。

        唯一的机会,只有自己亲自过来,然后给对方提供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只要沉船答应放过自己,他就死定了。

        因为那意味着,本来应该属于其他人的利益,被沉船拿到了手中。

        ——

        他一定会死的,那些如同饿狼一般的军阀不会放过他,甚至连柴斯里都不会放过他。

        可为什么,对方就这样轻描淡写地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陈家树觉得自己的脑子很乱,他张了张嘴,却看到对方已经从腰间抽出了手枪。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陈沉开口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们真的可以合作!”

        “不知道就算了。”

        下一秒,枪声响起。

        “砰!”

        子弹穿过了陈家树的眉心,将他掀翻在了地上。

        陈家最后一人,就这么死在了他的面前。

        以最平淡、最寻常的方式。

        陈沉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你错就错在不是陈益民。”

        “说得就好像你真的能掌控第七旅一样.如果是他来谈判,可能我就答应了。”

        “可惜是你。”

        收起枪,陈沉示意白狗进来收尸,后者赞许地看了陈沉一眼,开口说道:

        “我还以为你真会答应他的。”

        “答应个锤子,我像是活够了的样子吗?”

        停顿片刻,陈沉忍不住又继续说道:

        “可惜啊,要是他是陈益民就好了。”

        “不过,陈益民不会来找我谈判,如果他来跟我谈判,他就不是能掌控第七旅的那个陈益民了.”

        “真是个矛盾的悖论。”

        听到他的话,白狗微微点头。

        随后,他又好奇地问道:

        “你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干嘛还要放他进来?直接在门口干掉不就行了?”

        “我知道个屁啊,我以为他真是来求饶的,我以为他会说什么保险箱密码啦、银行账号啦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要是能问出来,那我至少能分一点吧?”

        “不像第七旅,我沾边都不能去沾.”

        白狗没有再说话,他指挥队员拖走了陈家树的尸体,随后眼神又看向了陈沉。

        这个男人,这个自己的现任队长,真的很不简单。

        始终冷静,始终清醒,始终谨慎。

        如果换成其他人,恐怕就真的要下水了吧?

        可他却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掌控力的问题。

        对第七旅没有掌控力,你凭什么去掌控它?

        陈家树到底还是有根基的,他都能死,难道你不能死吗?

        在自己不够强大的时候,喝点汤就行了,可千万别想着吃肉——

        不过说起来,按照这个发展趋势,吃肉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吧?

        想到这里,他走到了陈沉的面前,压低声音问道:

        “所以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开干?”

        “我的意思是,正儿八经地开干!”

        “.”

        陈沉翻了个白眼。

        “队伍是自己养出来的,不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先搞钱吧,没钱就没人,没人就没背景,没背景就没势力不过至少,现在我们在勐卡算是正式站稳脚跟了。”

        “放心,跟着我干,有你的肉吃。”

        “陈家树死了,分赃的时候到了。”

        “就这一两天的时间,你机灵点,我这次要争取一波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