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劝退窥视者?

第115章 劝退窥视者?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15章劝退窥视者?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陈沉主要是完成了一些小事。

        包括把东风兵团的利益分配规则输出落地啦,包括给佣兵团的所有人安排住处啦,包括安置好一些佣兵带过来的家人啦,当然也包括,给林河的哥哥林山迁了个坟。

        说实话,那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丛林环境下,尸体分解的速度很快,但一个多月的时间又无法完全分解,林山已经腐烂成了一堆泥,陈沉好险没当场吐出来。

        林河也好不到哪去,但到底是亲哥哥,最终几人还是都动了手,好歹把尸体包装好,运到了勐浪禅寺下葬。

        那个住持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他亲自为林山超度,陈沉从善如流,虽然不信佛,却也还是代林河供奉了两万美金。

        这已经算是巨额捐赠了,毕竟当初打一个万和乃,勐浪禅寺才出1万美金呢。

        当然,这样的花费也并不是冤大头行为,说白了,陈沉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强化自己队伍的内核。

        用先进的思想去控制佣兵是不可能的——不能说不可能,应该说完全就是扯淡。

        这片土地你不把它打碎了、打成粉了、打个赤地千里民不聊生了,种子都不可能种得下去。

        所以,还不如用宗教,起码它具备广泛的民众基础,并且导向还正确。

        反正救苦救难嘛!

        都是一样的

        仪式结束之后,住持拉着陈沉说了很多话,无外乎是赞许了他近期的表现,又表达了对他的期望。

        陈沉听得很不耐烦,心里只有一句话:

        哎呀,你是真能蹭啊.

        聊到最后,住持终于说到了正题。

        “此地即将大乱,业火焚烧,佛国不存,若无修罗庇护,地上百姓将无生理。”

        “我愿你救此乱世,救苦难众生”

        翻译过来就是:

        “大哥,罩我。”

        他大概也是从风吹草动中猜到了掸邦局势的变化,嗅到了战争的气息,想要靠着陈沉这颗成长中的大树,在乱世中活下来。

        陈沉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说“再看看吧”。

        但他不知道的是,早在他到来之前,勐浪禅寺就已经开始传播修罗的名号了。

        那些蒙昧无知的村民们可能没听过什么第七旅啊、军委会啊之类的东西,但他们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个传说:

        修罗降临,天罚降世,作恶多端的土匪、毒贩、军阀都已伏诛,若想要在地狱业火焚烧中幸免,就要信仰供奉修罗.

        这未必不是一种群众基础。

        最后的最后,住持向陈沉提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他把两万美金退了回来。

        大概是知道自己雇不起“修罗兵团”,他没说要让陈沉保护勐浪禅寺,而是

        找他买枪。

        什么大慈大悲加特林菩萨?!

        陈沉有点无语,不过仔细一想也确实是那么回事,如果他们有钱的话,上次遇到万和乃的土匪时至少不会那么被动。

        少林武僧还得买刀买棍呢,我缅北和尚买把56冲怎么了?

        于是,陈沉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毕竟现在东风兵团多余的枪很多,送一批要淘汰的战利品过来就得了。

        住持对此大为欣喜,转佛珠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总之,林山最终算是入土为安,并且还获得了往生的权利,从勐浪禅寺回去的路上,林河心情放松了不少,也终于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个应当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人的活跃。

        “队长,回去以后我能学认字吗?”

        林河开口问道。

        “要学,伱要学的东西多了,不只是认字。”

        “趁着这段时间没有任务,你得跟着李帮把最基本的训练都做完。”

        “在这一方面他很有经验,跟着他你会成长得很快。”

        “总之,不要怕苦,怕苦干不了大事。”

        听到陈沉的回答,林河坚定地点了点头,但片刻之后,突然又问道:

        “什么叫苦?”

        什么叫苦?

        陈沉被他问得一愣,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啊,对这个少年来说,到底什么样的经历才叫苦呢?

        训练叫苦吗?打仗叫苦吗?学习叫苦吗?

        应该都不算吧

        与其担心他吃不了苦,倒不如担心他现在赚到钱的速度太快,迷失在那些他从未经历过的、将会带来巨大感官冲击和生理快感的种种诱惑之中。

        也许,自己应该给他一个目标。

        一个在“报仇”这件事情之外,还能支撑着他继续往前走的目标。

        略微思索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

        “苦分很多种,但我想了想,对你来说应该没太大问题。”

        “反倒是另外一点.你现在有钱了,你打算做点什么?”

        这下轮到林河发愣了,因为他对自己手里的钱其实没有太大的概念。

        是的,他知道那是一笔非常非常大的钱,大到如果他在6岁的时候得到这笔钱的话,他的父母不仅仅不用死,甚至他们一家都能一跃成为当地的“豪强”。

        不过,除此之外,这笔钱还能做什么呢?

        他皱着眉头,良久之后才试探着回答道:

        “买一块地?”

        “买完地,然后呢?”

        “建个房子,娶个老婆,生个孩子?”

        听到这里,陈沉笑了。

        “如果你只想做这样的事情,那我来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你会被人盯上,你的房子会被抢走,你的老婆会被人侮辱,你的孩子会像你一样,亲眼看到自己的父母因为种种原因死在他的面前。”

        “然后,他会以为你报仇为终身目标,他可能会成功,也可能会失败,但失败的概率更大。”

        “因为,他不会再遇上第二个我。”

        “当然,也有可能他成功了,然后像你一样选择了隐退,选择了去过安稳的生活,但当他的生活逐渐好转起来时,那些手里拿着枪的人,又会把属于他的一切都夺走。”

        “发现了吗?这是一个循环。”

        “你的父母之所以会死,不是因为那只被抢走的野猪,不是因为你父亲的病,不是因为年幼的无能为力的你,而是因为这片土地的规矩。”

        “没有任何人能用正常的方式突破他们头上那块沉重的天花板,因为你们的皮肤太柔软、你们的骨骼太脆弱了。”

        “得用枪,用7.62x39mm的子弹,用107口径的火箭弹,用155榴弹炮,用五对负重轮的坦克,用一往无前有去无回的强击机”

        “那块天花板可能有几百米、几千米厚,但炮弹会一点一点把它轰开。”

        陈沉略微停顿了片刻,随后继续说道:

        “生在这片土地,你就必须去战斗。”

        “如果你想要活着,想要让你的后代也好好活着”

        “那么你的一生,就已经注定了,是他妈战斗的一生。”

        处理完林山迟到的后事之后,陈沉带着林河重新回到了勐卡。

        他本来想立刻就启动针对林河、以及新加入的“狮子兵团”的训练,但就在他进了勐卡城区,刚刚路过万丰酒店大楼的时候,彭旭成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没有别的事情,只是邀请他赴宴——代表何布帕邀请他赴宴。

        对这样的邀请,陈沉是真的很恼火的。

        不去吧,好不容易换了批人,不熟悉熟悉,那自己仗就白打了;去吧,万一又是鸿门宴,自己还得想办法应对。

        就不能大家保持基本的默契,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吗?

        于是,陈沉开口对电话里的彭旭成问道:

        “是非得去吗?如果何布帕对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大可以现在就说出来,没有必要去玩鸿门宴那一套。”

        “我就孤家寡人一个烂命一条,往林子里一钻谁也抓不到我,但我要是杀回来,他也未必.”

        “不是,不是!”

        陈沉的话还没说完,彭旭成连忙打断了他。

        “你啊,有时候真的是想得太多了!我什么时候坑过你?陈深和、陈家人的事情,你去孟宾之前我就提醒过你吧?”

        确实提醒过,不过彭旭成说得太隐晦、太模糊,哪怕是绝顶天才也不可能猜得到。

        还是陈沉干掉了陈深和、彭旭成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时,他才逐渐反应过来的。

        ——

        那时候彭旭成说“柴斯里很重要但活着更重要”,指的就不是在其他佣兵团的进攻下活着,而是在第七旅的报复下活着。

        他哪里不懂zz?他太懂了!

        所以彭旭成算是根墙头草,可也是一根只想赚钱、对自己没太多坏心思的墙头草。

        想到这里,陈沉的语气也缓和了一些。

        “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能直说吗?”

        “给你引荐一个人——后续这个人会跟我们有相当多的交集,得要知道你。”

        还要引荐?那就不是三方势力中的任何一个了。

        第四个势力?!

        陈沉愣了一愣,转而问道:

        “不会是缅军那边的人吧?”

        “不是,你去了就知道了。”

        不是缅军的人

        果敢更不可能,这会儿都还在打着呢。

        那就只能是佤邦了。

        “鲍永祥?不对,不可能是鲍永祥,鲍永祥的女儿?是哪一个?鲍晓梅?”

        “.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猜到这些事情的?我就说引荐一个人,你就能猜到是鲍晓梅?”

        对面的彭旭成声音都有些变了,恐怕如果陈沉在他面前,他已经冲上来抓着陈沉的肩膀问他为什么了。

        “这有什么不好猜的?现在佤邦是第一个签协议的,北掸邦马上将要成为第二个,优秀经验要传递嘛,准确的说,是要趁着第七旅这边局势还不稳定,想办法层层控制,慢慢渗透。”

        “鲍永祥是缅方选中的榜样代言人,但他不可能亲自过来,他儿子也不可能。大点的那几个女儿都有事情做,小点的女儿又太小了,仔细想想,也就鲍晓梅比较合适。”

        “这老登心是真大啊,真打算把鲍晓梅推上台前了?”

        陈沉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思地皱眉,他明显感觉到,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熟悉的轨迹。

        很多细节上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在未来,只会是越来越多

        听到陈沉的话,彭旭成无奈地说道:

        “这种称呼你最好不要在鲍晓梅面前说,她跟鲍司令的感情很好,并且也很尊重”

        呵,老登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沉在心里暗暗说道。

        讲真的,对缅北的这几大势力,陈沉虽然都看不上,但到底还是有高低区分的。

        果敢那边不用说,面上的东西都是假的,四大家族都一个吊样,什么都干,没有底线,死不足惜。

        佤邦呢,相对亲北方,获得的支持多,鲍有祥自己是北方出身,多少还讲点脸面,很多事情不会做绝。

        但你要说他是个好人,那就纯扯犊子了。

        当年干倒坤沙之后,粉他也没少卖,还是被西方国家定义为“后坤沙时代毒王”之后,迫于压力才开始禁的。

        到后面赌场、电诈发展,佤邦方面可是没少参与其中捞钱。

        一个冷知识:妙瓦底虽然在缅甸南部接近泰国边境上,但它也属于佤邦,是南佤邦军的地盘。

        除了妙瓦底,邦康附近的新开发区孟平、以及金三角核心的大其力,那也是他们搞诈骗捞钱的重要基地。

        而其中,鲍永祥的几个女儿就占了不少的股份,甚至直接参与经营,这就有点让人望而生厌了。

        相比之下,倒是南北掸邦这边,一天到晚打生打死的,这类狗屁倒灶的事情反而真的要少一些,问题比较严重的小勐拉,那还是掸东军的地盘,并不归北掸邦军、南掸邦军管

        所以,综合这些信息,陈沉真的很难对鲍家人有什么好脸色。

        当然,抛去情感因素,哪怕以最理性的方式去看待,佤邦这时候参与到北掸邦的事情里来,也绝对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反而有可能分走一部分利益。

        ——

        哎?

        等等。

        自己能想清楚这点,何布帕想不清楚?

        这才刚安定下局势,就有人想来插手想来试探底线,他居然还好声好气?

        他不知道鲍家的意思、不知道缅方的意思吗?

        懂了。

        又他妈要把我当枪使!

        陈沉气恼地呸了一声,随后直截了当地问道:

        “何布帕能给我什么好处?”

        彭旭成愣了一愣,他可能也没想到陈沉那么快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但他也懒得纠结了——反正在他看来,陈沉就是无所不知老谋深算奸猾狡诈的代表了。

        于是,他开口回答道:

        “他给不了你什么好处,但现在咱们是利益同盟,咱们自己的利益受威胁了,你也不可能不出手吧?”

        “如果方便的话,何布帕自己就干了,还不是身份上的问题?他毕竟要考虑缅方的面子。”

        “那你们怎么不干?万丰集团怎么不干?”

        “.那我现在不是在问你吗?”

        彭旭成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说道:

        “你要是不想干,那我们就自己干了。但是你要是愿意出这个头我给你搞个好东西,柴斯里给不了你的好东西,怎么样?”

        “什么好东西?”

        陈沉终于有了点兴趣。

        “装甲车。”

        “正儿八经的装甲车,准确地说是防地雷反伏击车。”

        “卧槽?你们还能搞到这玩意儿?!”

        陈沉这下是真的心动了。

        防雷反伏击车!!

        陈益民警卫连第四排被闷死在车里的教训还历历在目,现在的他是真的需要一辆可靠的防弹载具。

        本来他想着,搞两辆民用防弹版suv改装一下凑合凑合算了,但现在,彭旭成居然说他有防雷反伏击车!

        远超预期!

        这就是紧密合作的好处吗?

        这种感觉真的太爱了!

        对面的彭旭成听出了他的激动,于是也不再卖关子。

        “没错,但只搞到两辆,可以匀给你一辆,但是要付钱的。”

        “南非派拉蒙产的掠夺者,可以改装增加遥控武器站,但武器站设备过来还得等几个月,时间不定,因为要分开走私过来。”

        “???????”

        陈沉彻底惊了。

        派拉蒙掠夺者,2007年上市。

        陆地航母,最强民用装甲车——当然,也有军用版本。

        能上遥控武器站的,毫无疑问就是军用版。

        很显然,万丰集团这边钻了个空子-——他们拆掉了军用产品的武器站,伪装成民用送到缅北,然后再分次把武器站设备弄过来.

        高手,高手啊。

        “你们怎么拿到许可的?”

        “这你就别管了,我们怎么也是缅北最大的商业集团之一好吗?你还真以为我们的产业就勐卡这点啊?”

        “真就这点东西的话,我们怎么配跟柴斯里平起平坐?”

        “大其力那边,我们连武装直.算了,你到底干不干?”

        陈沉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

        “需要我怎么做?直接弄死,还是杀她全家?”

        我说一下啊,本文提到的所有事件纯属虚构,与真实事件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