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大战将近!

第119章 大战将近!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19章大战将近!一声令下,演习开始。

        战壕中的红方好整以暇,在到达有效火力范围之前绝不开枪,而正在以单纵队队形向战壕目标点前进的蓝方则更没有用开火拖慢前进速度的打算。

        场面既安静又诡异,一直到双方距离拉近到300米左右,蓝方进攻的号角终于吹响。

        前出的掷弹手开始向前投掷烟雾弹,两名榴弹步枪手对堑壕前突弯曲处发射枪榴弹。

        训练弹就像一个大炮仗一样在红方佣兵面前爆开,他们不为所动,但导演却直接宣布了3人出局。

        于是,战斗正式打响。

        枪声密集响起,激光线条在烟雾中乱飞,虽然大部分被阻挡,但仍有少量最为击杀指示的激光穿透了烟雾,射向了蓝方的方向。

        ——

        可这并没有造成任何杀伤,因为蓝方根本就没有打算以烟雾作为掩护。

        在留下一名机枪手作为火力压制之后,剩余六人组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进行突击,300米距离瞬间被拉近到200米,所有人抢占掩体,开始进行最后的冲击前准备。

        动与静的转换,就在一瞬间。

        变速,就是堑壕冲击战的精髓!

        这个时候,蓝方全部隐蔽在树丛、岩石或者是地面褶皱之后,红方的直射火力失去目标,有限的爆炸物则根本没办法造成有效杀伤。

        4挺轻机枪在持续开火维持压制态势,但问题是,7人组的分布实在是太散了!

        是的,他们人数很多,可弹药终归是有限的,平均一人占据超过300平米的活动范围,哪怕是有3人一组对单个目标进行压制,都无法完全限制住蓝方的行动!

        以至于,蓝方甚至还能在火力持续的间隙,轻松自如地转换掩体,并且继续向前突进!

        这就是攻守双方的优劣转换。

        很多人以为,在遂行冲击战斗、或者干脆叫做“阵地突击”战斗中,守方是优势极大的一方,只要对着面前不断扫射,哪怕是一只兔子也跑不过去。

        但事实上,这是典型的刻板印象。

        实际情况是,在攻守双方兵力都达到了一定的规模、武器装备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守方的优势确实很大。

        但如果一次阵地突击战中,双方的人数都在百人以下,甚至20人以下,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因为,守方的火力密度,根本就没办法覆盖广阔且地形崎岖、掩体众多的战场,根本就无法形成有效的压制!

        我不往前冲,你能怎么样?

        枪声一停我就跑,枪声一响我往地上一趴,打?你打个锤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陈沉穿越的第一仗,明明人数相差并不大,但他所在的同盟军连队,却被缅方咬得死死的、甚至连人数也被咬到只剩20几个。

        因为守方的活动范围是有限的,而攻方则是接近无限的。

        这种活动范围的差距,会将守方的压制力无限稀释,甚至稀释到根本无足轻重的程度。

        这个时候,红方的白狗也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

        己方消耗了大量的弹药,演习预定的弹药基数已经打掉了一半,但他们居然连蓝方一个人都还没有打掉!

        而且,对方都已经突进到150米范围,马上就要开始最后的冲击了!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压制就是慢性死亡,不压制,等对方冲到30米之内,那己方的优势火力就全部失效,将被迫进入近距离作战节奏,那时候就是纯粹赌命了。

        怎么办?

        白狗的脑子飞速旋转,他试图收缩防线,增加火力厚度,但就在他命令下达的一瞬间、在防线内人员开始调度的一瞬间,对方的指挥官敏锐地捕捉到了火力变化的征兆。

        最后的冲击立刻发起,掷弹手再次使用烟雾弹遮蔽,同时使用爆炸物进行火力压制。

        火力组占据优势点位全力输出,机动组则按照fm战术规范侧翼突进。

        胡狼和陈沉两个精确射手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00米不到的距离内,他们从侧翼打掉了3个机枪点位。

        红方的火力瞬间弱了下去,被烟雾弹分割的战场中,蓝方已经突进到了30米以内。

        接下来,就是彻彻底底的短兵相接。

        什么枪法、什么装备,在堑壕战中都失去了意义,唯一决定胜负的,就是一个字:

        快!

        又是一次变速,蓝方在进入堑壕之后首先做了一次整队,仅存的五人分成两组,分别从两侧发起进攻。

        交错的火力让那个白狗出现了误判,他错误地把相对较多的兵力投放在了带有轻机枪的那一侧,反倒让有两个精确射手压阵的机动组如鱼得水地进入了直接行动的节奏。

        这已经不是战斗,而是收割了。

        速度提到极致,无论是射击还是运动,胡狼和陈沉配合默契。

        在某一瞬间,陈沉甚至找到了以前做ipsc训练时的节奏

        进入堑壕30秒,战斗结束。

        红方全部阵亡,蓝方仅剩一人存活。

        但胜负,就在这一人之间。

        白狗目瞪口呆地看着向他走来的陈沉,话都说不出来。

        是的,他输了。

        但是,他他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明明自己就是按照之前在狮子兵团学的东西做出了绝对没有错误的完善部署,明明在这场战斗中绝大多数时候,己方都还占据着优势,明明在最后的冲击前,己方的伤亡还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就连被枪榴弹炸出局的那三人,他觉得也是导演组放水罢了。

        可最后,战局却在不到一分钟之内逆转!

        接近30分钟的战斗,最大的伤亡,只发生在这60秒之内!

        这可不是什么装备的压制、枪法和技术的压制。

        这就是.战术的压制。

        换句话说,按照陈沉的部署,只要是技术水平过关的佣兵,都能打出相近的结果!

        白狗突然一个激灵,脑中闪过了一丝明悟。

        核心,就在于蓝方的变速突击。

        对方每一次的快节奏攻击,都正好对应着己方的薄弱点。

        无比精准,无比果断。

        这就是真正的战术吗??

        妈的,狮子兵团以前学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白狗冲上前去,一把握住了陈沉的手。

        随后,他开口说道:

        “长官,我要学这个!”

        接下来的两天,陈沉按照计划完成了对新人的突击特训。

        效果是显著的——当然不仅仅是在战斗素养上提升的显著,更重要的,还是服从性的提升。

        一句话,打服了。

        这本来也是陈沉的目的之一,战场上的事情是说不准的,他们总能想到各种各样的理由为自己开脱。

        不是你们比我们强,是时势造英雄,是我们的枪不好,是我们的装备差,是早饭没吃饱,是早饭吃太饱了

        一句话,shi拉不出来怪地板太硬。

        但现在呢?

        我给伱设置完美的标准化的条件,双方完全对等地硬碰硬再来一场,你服不服?

        再加上陈沉在射击训练中展示的、找回感觉之后的百米靶枪枪十环的惊人战绩,新人们算是彻底服了。

        他们毕竟是佣兵,对什么利益啊,zz啊,谋略啊没有太大的感知。

        但,打仗狠,在他们的眼里就是真的狠!

        两天的时间,陈沉的威信正式建立起来。

        虽然还只是个开头,还不算稳固,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至少,每个人在见到他时,都已经开始发自肺腑地叫一声“团长”,而不是按照有意无意的疏远的做法叫“长官”了。

        基本的融合训练结束,陈沉挑选了10名队员,由叫做桑叶的小队长带队前往孟洋执行任务,而白狗则带着剩下的人继续留在勐卡训练,等待后续任务。

        不得不说,狮子兵团原本的基本盘是真的大。

        这才收编短短几天时间,汇聚到陈沉手里的可接任务就已经达到了3个。

        有武装押运的,有夺点进攻的,甚至还有他妈捉奸抓人的.

        “你们以前真的是,什么都干啊”

        坐在东风兵团办公楼二楼的办公室里,陈沉对着白狗无语地说道。

        “那也没有,这种以前我们也不接的不过这个比较特殊,我觉得可以接一下。”

        “为啥?”

        陈沉好奇地问道。

        “团长,你看任务简报呀,这次抓奸发任务的是华美商行,华美商行是孟洋最大的商行,被搞的也不是华美商行老板的老婆,而是他的女儿。”

        “据说是个毛头小子,不知道为什么被老板的女儿看上了,私奔了一段时间,回来都已经怀孕了。”

        “现在老板就想把那小子抓回来干掉,可惜找不到人。”

        “你不觉得这事儿很有意思吗?总感觉是个大八卦”

        听到白狗的话,陈沉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这有啥意思?我倒是觉得挺离谱的,缅北这种地方,居然还有郎情妾意两小无猜的剧情?”

        “谁知道呢?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的。”

        白狗摊了摊手,继续说道:

        “从背景上看,要抓的那个小子就是一个平民,但是能接触到华美商行老板的女儿、还能把人家搞定,肯定是有点本事的,肯定不是什么纯粹吃软饭的家伙。”

        “他手里说不定会有华美商行的什么秘密或者把柄,要不然华美也不可能开出5万美金的高价来抓这么一个人。”

        “我的意思是,要是我们能掺一脚的话,这事儿可能还有更大的好处,不仅仅是那点钱”

        “你小子那么精,怎么以前不是你当团长?”

        陈沉开口问道。

        “嗨,世袭制,再加上胡凯程打仗确实厉害,练兵也有一手,大家也都是服气的。”

        “而且我自己什么水平我知道,我做军师还行,做团长确实还差不少。”

        白狗嘿嘿一笑,回答道。

        “行吧。你派两人过去看看什么情况,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拉倒吧。”

        5万美金确实也不少,在人手够用的情况下,分出去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好嘞,团长!那我现在安排下去?”

        “去吧去吧。”

        白狗乐呵呵地退出办公室,但没多久又返回来,给陈沉放在桌子上的空杯子里加满了茶。

        陈沉对他翻了个白眼。

        什么狗腿!——

        不过,从他被胡凯程压了那么久还老老实实、进攻时主动冒险尝试营救这两点来看,他还是个讲规矩的狗腿。

        那就够了。

        他不就想多赚点钱吗?

        给他呗。

        什么都不想要的人,才是最不可信的人。

        想到这里,陈沉微微摇头,重新看向桌面,去梳理东风兵团后续的训练和行动计划。

        现在他可不是一个只需要冲锋在前的佣兵队长了,他是一支专业兵团的老大,需要考虑的事情显然更宏观、也更具体。

        怎么去提升这支兵团的战斗力、怎么实现长期经营、未来怎么转型、怎么在大变局中牟利.

        这都是问题。

        说到这个,756旅那边怎么还没动静?

        难道吉雅还没跟他们达成一致吗?

        陈沉挠了挠头,可也就在这个念头从他心里划过的瞬间,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沉船,我是吉雅。”

        !!

        想什么来什么?!

        陈沉愣了一愣,立刻问道:

        “什么事情?”

        对面吉雅的声音有些疲惫,但也隐约透露着一丝振奋。

        “我跟何邦雄达成一致了。”

        “有几件东西,在大其力,我需要你去帮我把它取回来。”

        “报酬由756旅付,时间必须在两周之内。”

        “帮帮我,接下这个任务。”

        “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会给你更多的回报。”

        “没问题,多少钱?”

        陈沉干脆地回答,而对面的吉雅则愣住了。

        那么容易就答应了?

        还以为要想尽办法才能说服他的

        也是。

        他虽然完全不在意我的死活,但南掸邦乱起来,对他有好处

        想到这里,吉雅继续开口道:

        “50万美金,只要东西,任何方法都可以。”

        “什么东西?”

        “存储卡,有照片和视频的存储卡,另外,还有一包样品,几根手指,装在密封袋里。”

        “手指??”

        陈沉眉头皱起。

        存储卡和样品都可以理解,手指是什么鬼?

        “是从尸体上割下来的手指,我从坟堆里挖出来割下来的.”

        “505旅在麻果问题上意见不一致,他们组织了一次清洗,有一批人消失了。”

        “是糯康的人动的手,我从清盛一直跟着他们,在押运完要交给505旅的装备之后,他们顺手帮505旅干了点脏活。”

        “这是最重要的证据,因为它可以证明我说的所有事情的真实性。”

        “只要证明这些消失的人死了,505旅贩卖麻果就做实了。”

        “756旅会以此为基础制造舆论,断绝505旅跟缅方合作的可能,逼迫他们跟756旅形成同盟坚决开战。”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不是吗?”

        吉雅毫不隐瞒地把她手里掌握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逻辑通顺,意图明确。

        但.

        跟踪毒贩跟踪了一路,还他妈敢去挖尸体?!

        这是什么心理素质?

        也难怪在地牢里被当成星怒折磨了那么久,意志都丝毫没有被摧毁。

        是个狠人。

        “明白了,我可以做。”

        陈沉冷静地回答,但终究,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即使这样,你觉得你真的能活下来吗?”

        “505旅不配跟泰方作对,东西拿到之后,他们会立刻把你交出去。”

        吉雅沉默了几秒,回答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至少现在,机会已经越来越大了。”

        “至少,这个电话是我自己打给你的,对吧?”

        “明白,详细情报交给我,两天后出发。”

        说罢,陈沉挂断电话,又重新打给了彭旭成。

        “彭老板,756旅那边的机会来了。”

        “我要去一趟大其力,拿一点东西回来。”

        “这次我是为大家办事,资金方面你们总要给到位吧?”

        “不要多,160万美金。”

        “两周内,事情就要开始发生变化了。”

        “明白,我会处理好!”

        放下电话,陈沉长长吐了口气。

        远在大其力的那只蝴蝶,开始扇动翅膀了。

        缅北的风渐起,大战将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