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24章 对狙?对个屁!

第124章 对狙?对个屁!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24章对狙?对个屁!四人组一路向前,出了树林下了山坡之后,沿着大其力中央医院门口的街道朝着高尔夫球场的位置快速前进。

        实际上,这个高尔夫球场的位置已经在大其力主城区的边缘,或者也可以说,是在一座城市典型的富人区内。

        所以,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也没有撞上任何一个在路上无所事事的路人。

        10点15分,在连衣来与情人发生争执、机巡1组被调走之后的5分钟,四人跨过了600米的距离,到达了预定潜入点。

        这是一条贯穿高尔夫球场的河道,实际上也是专门从洛克河引出来的支流。

        陈沉小心地透过铁丝网观察内侧明哨1组的动静,然后借助树丛的遮挡,带着李帮和白狗下到了水里,杨树则留在外围隐蔽观察。

        寂静的夜里,水花溅起的声音有些明显,可当对方看向这边的时候,却只看到了平静的水面。

        几秒钟之后,陈沉的耳麦里传来咔咔的电流声,那是杨树发出的信号。

        他们开始在水下摸黑向前,能作为参考的,只有反射着淡淡幽光的荧光条标记。

        他们很幸运,也许是因为疏忽,也许是为了保障水流通畅,这处河道真的就没有设置拦网!

        他们顺利地摸到了高尔夫球场内侧,从脚下地形变化来看,河道已经明显变浅。

        稍稍站起身,陈沉的头露出了水面,而此时,明哨1组的所有哨兵全部背对着他。

        他没有立刻发起进攻,而是缓慢地挪动身体,等待头上的水珠全部滑落了,再慢慢探出肩膀。

        这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出水时的噪音,事实证明,这样一个潜入作战中并不长长出现的细节,也的确非常有效。

        明哨1组专注地观察着前方的动静,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已经从水中绕到了他们的后方。

        “出水上岸”,这个在游泳池里只需要几秒钟的动作,陈沉三人足足花了三分钟。

        而等他们的脚踏上坚实的地面时,一切就都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

        陈沉打了个手势,简单地向其他两人分配了任务。

        李帮和白狗各负责两侧的两人,而自己则负责中间的两人。

        匕首已经出鞘,这是一把极端武力pugio搏击匕首,刀身全长223毫米,刀刃长度107毫米,采用双刃设计,矛形刀身,把刺击性能拉到了极致。

        这把刀没有各种军刀上常见的锯齿设计,刀身设计无比流畅,突出的就是一个快。

        刺入快,拔出快,在某些测试中,甚至它在刺入猎物身体之后,需要好几秒钟的时间才能看到鲜血涌出。

        陈沉要的就是这种快-——他可没有时间去慢慢地用不规则刀身折磨死自己的敌人,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

        切断敌人的喉管和大动脉,让他们瞬间失能。

        内弧设计加聚合物涂层的把手非常适合用力握持,哪怕此时陈沉的手上全是水,也没有感到哪怕一丝的滑动。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此时,猎人距离猎物还剩下最后的10米。

        陈沉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也许这种事情,林河会做得更加顺手?

        毕竟,他是跟着他哥哥刀猎过野猪的男人.

        能杀野猪,只要稍加训练,杀人恐怕更简单吧?

        陈沉轻吐一口气,距离拉近到5米。

        这就是最后的突击距离了,继续向前,被发现的概率会扩大到几乎百分之百。

        左手抬手,随后握拳。

        三人一冲而出,各自扑向了自己的目标!

        陈沉的第一目标仍然是右侧的敌人,这与所谓的个人习惯无关,只是因为,在击杀右侧的敌人之后,左侧敌人势必会转身,而这时候自己就可以发挥右手刀的优势,不需要大幅度调整朝向角度,就能发起连续进攻!

        步伐沉重,但敌人还没有察觉。

        仅仅半秒之后,两侧敌人被扑倒,而陈沉手里的pugio也已经架到了右侧敌人的脖子上。

        他左手直接塞进了对方张开的嘴里,以一种怪异但有效的姿势压住了对方的舌根,让他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

        这比单纯的捂嘴可有效得多了。

        紧接着,锋利的刀刃如同切豆腐一般刺入了对方的喉咙,然后在间不容发的半秒钟内,将他的整个脖颈全部割开。

        在很多流传出来的“暴恐视频”里,割喉都被表现得非常困难,需要用一把刀子反复磨来磨去。

        可那仅仅是没有人性的暴恐分子有意制造的恐惧罢了。

        事实上,刀刺下去、拉开来的瞬间,你几乎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只会感觉对方的头莫名其妙地向后一仰。

        而这也将是敌人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抬头。

        陈沉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抽出匕首之后,他伸直手臂,向左侧刚刚回头的敌人刺出了一记远距离刺击。

        刀尖刺入了喉咙,陈沉贴身上前,压住了对方的持枪手。

        而其实这也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在冰冷的刀刃刺入身体的瞬间,这些没有经过真正的特种作战训练的安保人员,就已经完全被本能控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两次刺杀,两秒完成。

        这就是刀尖向前的反手刀的优势。

        其实关于这一点,有一个经典老谣,说歹徒都喜欢刀尖向前反手持刀便于捅刺,特种兵都喜欢刀尖向下正手持刀便于划切,还编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

        但实际上,陈沉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的教材中看到以正手为主的杀伤教程的,哪怕是经典的匕首操,后面的正手握刀动作也被称作“捕俘刀法”,而不是“杀敌刀法”。

        当然,抛开这一切不谈,你一个特种兵,最常见的用刀场景除了野外生火做饭时刮个镁棒、削个筷子、切个自带的火腿肠,也就剩下潜入作战时的背刺杀敌了。

        你正手握刀,那伱怎么割喉?

        ——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刀战,东风兵团三人组大获全胜。

        陈沉确实已经找回了许多的感觉,甚至连这种对肌肉记忆要求极强动作,都已经可以顺畅完成了。

        在他击杀两名敌人之后,李帮和白狗也击杀了另外两人。

        白狗动作同样顺畅,但李帮就粗暴得多。

        他刀用得不好,于是直接一枪托干在了对方的后脑上,把那人的颅骨都敲下去一块,当场倒地不起——你别说,还真是之前陈沉教过的用法

        三人简单把尸体拖到了隐蔽处,随后沿着高尔夫球场果岭的边缘绕了一个圈,绕过了暗哨的视线,几乎是擦着机巡2组巡逻范围的边,冲到了目标别墅的外围。

        而此时,机巡一组也才刚刚赶到不久,正在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向别墅的内部安保询问情况。

        三人组没有被发现,大家都在忙着吃瓜。

        情人手里的枪时不时就响一声,不知道是射向了地上那个女人,还是射向了不知名的某处。

        “至少8个人以上,目前看到4人穿有重型防弹衣,应该是连衣来带过来的保镖。”

        “其他安保全部没有防弹衣,机巡1组有2级防弹衣。”

        “先处理保镖,再处理机巡一组,安保最后处理。”

        “房间内没有信息,盲打。”

        “1号,准备烟雾弹,丢满。”

        “杨树,架好枪,盯住连衣来,别让他从外围跑了,实在不行就击毙。”

        “白狗,震爆弹,然后跟我突击。”

        “收到。”

        所有人低声回答,随后杨树在耳机里再次报告:

        “我看到了别墅电箱,在草坪上,可以同步开一枪试试能不能断电。”

        “同意,听我指令。”

        陈沉简短回答,随后伸出手倒数。

        3。

        2。

        1

        陈沉猛地握拳,早已准备好的震爆弹瞬间出手。

        随后,就是李帮紧随其后的烟雾弹,以及杨树开出的击中电箱的一枪。

        砰的一声,电箱冒出了火花,别墅里的灯黑了一半,但却没有完全断电。

        但这不重要,本来也就是锦上添花而已。

        热成像仪全部切换到红外模式-——这其实也是陈沉只带四人的原因,因为他只有4个四目夜视仪。

        紧接着,陈沉和白狗翻身而出,枪口指向了被震撼弹炸得不知所措的4名保镖。

        巨大的声响、闪光再加上接踵而至的烟雾,敌人完全陷入了一片茫然,陈沉两个短点射爆头击杀两人,白狗放倒一人,最后一人蜷缩在地上,距离拉近后被一枪击毙。

        重型防弹衣根本就没有发挥作用,50米的交战距离,有投掷物制造的完全优势提供充分的瞄准时间,防弹衣能挡住什么?

        露头就是死!

        相比之下,机巡2组则更是脆弱,他们甚至连防弹衣都没有,唯一还站着的那个被打成了筛子,而其他三人则被逐一点射收割。

        李帮投掷烟雾弹的动作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先是用两枚烟雾弹封锁了别墅的正面,将别墅与其他外围安保彻底隔绝,紧接着又开始向室内投掷。

        浓烟滚滚,十几秒的时间内,他已经投出了6枚烟雾弹,全部命中预定位置。

        “1号,跟随突击!”

        陈沉下达了第二个指令,随后李帮立刻抄起枪快速突进,走到站在门边的陈沉身后,用上拍击他的肩膀示意就位。

        这一次,别墅的大门是关着的。

        但陈沉早就有所准备,从胡狼那里得到的没有用完的c4发挥了作用,轰然巨响后,大门应声而倒。

        陈沉向屋内丢出了一枚震爆弹,随后快速切角,扫描简单角。

        右侧危险角敌人被陈沉连续射击击倒,左侧则被白狗击倒。

        实际上,白狗并没有经受过系统的cqb训练,但战场上训练出来的敏锐性还是让他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对简单角的控制达成之后,陈沉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一楼的会客大厅极为空旷,几乎没有任何掩体。

        左右两侧危险角分别被陈沉和白狗控制,那里没有任何敌人。

        而李帮则尽忠职守地执行着他的任务,向旋转楼梯上方丢出一枚震爆弹之后,继续又丢出倒数第二枚烟雾弹。

        此刻,整栋别墅都已经被烟雾灌满,而陈沉的耳机里,则传来了观察手杨树的声音。

        “目标进入了别墅,在二楼走廊最右侧房间,我失去视野了!”

        “明白!”

        一定要快,否则让他跑了就麻烦了。

        3人组再次提速,沿着旋转楼梯一路上冲,身穿拦截者全甲的李帮顶在了最前面,刚刚踏上楼梯就中了两枪,但他没有退缩,而是立刻半蹲开枪压制。

        陈沉从他的身侧开火,击倒了对面的两个红色敌人,白狗则向后方警戒,压制住了一个从房间探着手向走廊开枪的敌人。

        “1号,霰弹!”

        李帮向身后走廊丢出了最后一枚烟雾弹,随后立刻丢枪改持aa-12,对准敌人所在的门口间断开枪压制。

        ——

        三枪之后,再次探手的敌人吃了大亏,他的手腕才刚刚露出来,便被李帮一发霰弹打成了碎片。

        真·碎片。

        陈沉仍然在负责前方走廊的警戒,白狗则跟在李帮身后,开始向后方走廊清扫。

        “走了!”

        白狗拍了拍陈沉的后背,陈沉快速完成了一次换弹,随后枪口朝向不变向李帮二人的前进方向后退。

        接连不断的枪声传来,第一个房间断手的敌人被补枪,随后是在他对面的另一个敌人。

        李帮听到了那人在房间里的动静,于是直接对着门开火,一发frag-12高爆弹穿透木门,直接把那人掀翻在地。

        “安全!”

        “安全!”

        李帮和白狗一一发出确认,陈沉则向楼梯口和对面走廊补充了一颗烟雾弹。

        视线已经百分之百被遮蔽了,也许三楼还有安保,但却没人敢冲下来。

        因为,三人组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火力也太猛了。

        烟雾弹、震爆弹、霰弹枪、远距离的狙击手!

        这他妈是哪国来的特种部队?专门来抓连衣来的?

        505旅可没有这种本事,泰国佬也不愿意管,那能做到这点的,只有

        所有人的脑中都闪过了一个恐怖的名字,这一刻,他们不想抵抗了。

        快他妈跑吧!

        别打了!

        真把他们的人打死了,那才是要了老命!!

        别墅里不再有任何抵抗,三人组顺利地来到了连衣来藏身的房间。

        随后,霰弹枪破门,震撼弹开路,陈沉一脚踏进房间,一枪托干倒了茫然扑倒在地上的连衣来,随后又顺手抽出fn57,一枪干掉了刚刚还在跟连衣来争吵的那个女人。

        她曾经是最受宠的“大其力名媛”,关系网甚至强大到能通过其他金丝雀隔空给旅长召嘉良吹枕头风的程度。

        可她就这么死了,毫无征兆,也没有受到任何怜悯。

        这就是猎物的宿命。

        没有人会跟猎物谈心。

        陈沉抓起瘦弱的连衣来甩到李帮的背上,随后立刻下令:

        “撤退!”

        “杨树,阻击敌人,给我们开辟撤退路线!”

        “杨树收到!别墅侧门有车,启动状态,可以立刻走!”

        不用多说,三人组立刻下楼,顺利上车。

        此时,距离第一声枪响,只过去了2分40秒。

        最近的机巡二组和明哨1组已经到达别墅附近,他们有8个人,火力开始变得密集。

        “杨树,火力压制!”

        “我被暗哨压制了!对方有狙击手!”

        “他妈的,你的云爆弹呢!?留你在那是干什么的?!”

        陈沉一声怒骂,杨树沉默下来。

        几秒钟后,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云爆弹焚烧了整片树林,一切活物灰飞烟灭。

        中路对狙?

        对个屁!

        我直接给你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