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27章 殉爆

第127章 殉爆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27章殉爆武装泅渡实际上基本也是所有作战部队都会练的科目,有练得多的,有练得少的。

        练得多的部队,要求能在不依托漂浮物、或只依托背包作为漂浮物的情况下完成泅渡,在泅渡过程中能进行射击;练得少的就一句话,游过去就行。

        而此刻的陈沉和大鸟,就代表了这两种练法下的两种水平。

        陈沉可以轻松自如地用单手依扶漂浮物,另一只手举枪过水面做出准备射击动作,而大鸟虽然水性很好,但也只能双手扶住轮胎往前游,做不出其他的战术动作。

        好在他们的速度不算慢,河道不算宽,并且最重要的是,身后的友军在他们下水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展开进攻了。

        所有人在河岸找到有利掩体,4枚新40火喷吐出火箭弹,在短短一秒钟的时间间隔之内,先后击中了四个明哨上的四个重机枪阵地,高爆弹直接将架起的重机枪掀翻在地,哨位附近的倒霉蛋被爆炸的破片穿透,当场死在了地上。

        没有冲天的火光,只有撕碎寂静夜晚的巨大爆炸声。

        紧接着,李帮带领4名投手开始向对岸投掷烟雾弹,一轮4枚,三轮过后,整个月牙形码头已经完全被烟雾弹覆盖。

        而剩余的烟雾弹,则被丢在了他们的背后,用来隔绝有可能出现的来自泰国方面的窥视目光。

        通用机枪开始点射,暴露在烟雾弹之外的敌人还没有来得及举枪还击,就直接被打到在了地上。

        而守卫在突击艇旁的4名士兵,更是被白狗和杨树一人两枪放倒。

        他们距离敌人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这样的近距离交战,如果一个精确射手还能失手的话,那整个作战队伍的素质,就真的堪忧了。

        第一轮进攻的高潮只持续了20秒,可负责守卫突击艇的505旅已经完全懵了。

        什么情况!?

        人怎么会从对岸打过来?!

        是的,他们收到了消息,今晚各个点位有可能遭到袭击,所以其实对这支防守码头的连队是进行过加强的。

        两挺重机枪变成4挺,两个狙击手变成4个,火箭筒增加了8具,从旅长警卫连掉过来的精锐也有十几人,整个守卫队伍人数达到80人。

        可问题是

        谁也没想到攻击是从泰国那边来的啊!

        他们防守的主要朝向方向是北侧,是大其力的街道!

        这就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第一轮爆炸之后,所有人开始就地隐蔽,但还等他们来得及观察情况,接连不断的烟雾弹就直接在身边爆开,同时到来的,还有一颗一颗如同点名一般收割着生命的子弹。

        所有人都慌了-——他们甚至还没有看到敌人在哪!

        没错,他们也曾经训练过野外遭遇战的科目,但问题是那也只是练过而已啊!

        打仗哪有这么打的?不都是一个大部队冲上去,然后跟在战友身边朝着一个方向开枪,打完了往战壕、往掩体后面一蹲,换完子弹继续打吗??

        现在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哪来那么多烟?

        我是谁?我在哪?谁在打我?我怎么中枪了!?

        零星的反击开始出现,但防守部队已经陷入了一个彻底矛盾的局面。

        出烟雾区反击,那对面的精确射手以逸待劳,见人就打;

        在烟雾内,根本就看不到人,只能盲目开枪。

        这一刻,他们化身烟中亡魂,哪怕是没有离开烟雾区的,只要身边没掩体,也会被一颗接一颗的子弹击中!

        战斗才开始短短一分钟,80人的队伍,就已经至少倒下了20人。

        “撤退!撤退!”

        “撤到街对面!撤到楼上!”

        洛克码头实际上并不是在大其力的繁华区,主要原因在于,洛克河跟美塞河其实就是同一条河,作为界河分隔了缅甸和泰国,所以要找到一个适合作为码头的地点并不容易。

        这也就导致,哪怕它距离友谊大桥并不远,可由于周边相对崎岖的地形,建筑并不算密集。

        此时此刻,防守部队距离最近的一栋高层建筑足足有几十米。

        这几十米,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所有人开始尝试向后方建筑撤离,但哪怕撤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浓烈的烟雾中分辨出方向都不容易好吗?!

        慌不择路之下,有人被岸边的障碍物绊倒、有人失足掉进水里、有人挤挤挨挨地跟友军撞在一起,然后又下意识地慌乱开枪.

        枪声,水声,呼喊声,碰撞声,远处马达启动的轰鸣声

        整个码头都乱成了一锅粥,而就在这一片嘈杂声中,一个冷静平稳的声音传到了陈沉的耳机里。

        “立刻下潜,准备使用云爆弹。”

        陈沉拍了拍身旁的大鸟,两人抓住临时绑在轮胎上的绳索,立刻开始了下潜。

        水是最好的掩体,只要不是直接发生在水中的爆炸,由于液体压缩比与空气的差异,冲击波传递的距离实际上是要比在空气中短得多的。

        一般来说,对于水下躲避水上爆炸有一套基本的经验公式。

        手雷爆炸,水下1米、距离爆炸物5米以内就基本无伤;

        105炮弹爆炸,想要无伤就得至少在水下1.5米,距离爆炸点10米以上;

        155榴弹炮,装药15公斤左右,起码得在水下3米,距离爆炸点20米以上.

        而现在,考虑云爆弹的特殊杀伤方式以及他们距离,陈沉两人实际上只需要潜入到水面下两三米的深度,就已经足够规避所有伤害了。

        ——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们只看到码头后方街道上火光一闪,紧接着,一声闷响传到耳中,一切便重归寂静。

        再次浮出水面,他们看到的是彻底陷入混乱的港口。

        事实上,云爆弹在开阔地区的杀伤效果并不算好,尤其是因为爆速的问题,硬毁伤能力十分堪忧。

        可“杀伤效果不佳”毕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近距离爆炸,高温高压还是能让绝大部分没有防护的步兵单位失能。

        再加上其声势浩大,两发云爆弹之后,整个码头几乎已经被清空了.

        陈沉带着大鸟快速游向突击艇,同时心里暗暗想道:

        这种好东西以后真的是多多益善,它在缅北这种主要以轻步兵为主的战场环境下实在是太他妈好用了

        仅仅花了半分钟时间,两人终于游到了突击艇边缘。

        一发震撼弹之后,两人从后方登上突击艇。

        迎接他们的,是突击艇上两个满脸懵逼,枪都已经丢到一边的小兵。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陈沉的枪响了,两个小兵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仰倒在地,随后他快速突进到驾驶舱,仅仅花了几秒钟时间就找到了插在钥匙孔里的钥匙。

        拧钥匙解锁,按下电打火按钮启动,这一刻,陈沉觉得自己开的不是一艘军用舰艇,而是一艘用来运猪脚的大飞。

        ——

        这也算是国内厂家的传统艺能了,毕竟096虽然没有钥匙,但门上都还要设计一个挂锁呢

        “白狗,我拿到船了,准备登船!”

        “明白,准备登船。”

        “对方支援部队已经赶到,距离只有400米了!”

        “够了!”

        陈沉推动油门,这艘江龙双柴油机喷水推进器溅起巨大的浪花,船头甚至跟赛车弹射起步一样翘起,猛地冲向了对岸。

        几秒钟之内,船已经行驶到了河中央,陈沉猛地挂上倒档全速倒车,惯性作用下,登陆艇仍然狠狠地撞上了河滩。

        紧接着,船头遥控跳板打开,陈沉大声喊道:

        “上船!上船!”

        “1号!操作高炮!我教过你的!”

        “白狗!操作船头机枪!”

        “其他人船舷隐蔽,阻挡追兵!”

        一连串的指令下达,在交替掩护之下,众人纷纷开始登船。

        李帮一个健步冲到了那门双联装小口径高炮炮台上,抓住握柄在电机辅助之下调转了炮口,对准了远处河道上两艘正在观望的快艇。

        然而他们却没有冲过来。

        很遗憾、但也很合理。

        他么的这种火力,谁来谁死,两艘小艇你敢过去?!

        疯了吧?

        当兵是为了吃饭的,不是为了吃席,更不是为了让别人吃自己的席!

        援军还未到来,对面的码头上到处都是呻吟着、挣扎着的伤兵,但一轮打过之后,战场陷入了短暂的、诡异的真空期。

        除了时不时响起的通用机枪短点射的爆鸣声和突击艇的马马达声,周围居然是一片寂静.

        “人齐了吗?报数!”

        “10!齐了!”

        “走了!”

        陈沉再次推动油门,突击艇猛地窜出。

        可也就在这时,对方的援军终于赶到了港口。

        而这批援军所使用的火力.超过了陈沉的想象。

        他们有一辆装甲车!

        一辆暂时还看不清楚型号,但从轮廓上能明显看出用途的轮式突击炮!!

        陈沉的心猛然沉了下去,但久经战场的队员们也不是吃素的。

        甚至不用他下达命令,在突击炮现身的瞬间,最后一发云爆弹便脱膛而出。

        轰然巨响之下,爆炸的火光暂时封闭了突击炮的射界,跟随着炮车突击的那些步兵再次遭了殃,一轮爆炸至少又放倒了十几人。

        可问题是,也仅限于此了。

        云爆弹对装甲单位的杀伤聊胜于无,哪怕是突击炮这样的轻装甲,但只要具有基本的三防功能,如果不是正面命中的话,基本无法造成有效破坏。

        眼见炮口机已经瞄准了突击艇,陈沉立刻大喊道:

        “1号!高炮射击!”

        听到命令之后,李帮立刻调转了23毫米高炮炮口,对准了远处的突击炮。

        “轰!”

        突击炮开火,炮弹以毫厘之差擦过了行进中的突击艇,在水面掀起了巨大的水花。

        紧接着,连续的爆破声响起。

        “突突突突突”

        高炮开火了。

        嘶吼声中,23毫米穿甲弹打在了突击炮的正面装甲上,但又立刻弹开。

        陈沉顾不上去看这一幕,他全神贯注地操控着突击艇,避开从前方迎击而来的武装快艇,沿着洛克河向湄公河方向驶去。

        现在,速度就是生命。

        只有够快,才能活着!

        白狗暂时接过了指挥指责,他先是命令机枪手打掉两侧的武装快艇,随后又对李帮喊道:

        “1号,打侧面,打侧面!”

        “正面装甲有加强,打不穿!”

        码头面向河道的视角极为宽阔,李帮当机立断地调整了炮口,对准轮式突击车的前轮一发点射。

        他的技术很差,但他现在要做的不是在上千米的距离上击中飞机,而是要在150米不到的距离打中一辆静止不动的装甲车。

        蒙都能蒙上了!

        一轮点射之后,突击车前轮和轮毂直接被炸碎,整辆车倾斜出了一个别扭的角度。

        随后,炮火向上延伸,子弹穿透了相对脆弱的侧面装甲。

        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突击车原本还在运动的炮口和机枪就停止不动。

        可李帮扣住扳机的手却没有放松。

        又过了几秒,火焰突然腾起。

        沿着轮式装甲车的各个缝隙,那些亮蓝色的火苗如同喷气发动机的尾焰一般争先恐后地钻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又变成了亮白色、随后转为明黄色。

        火焰夹杂着融化的金属,如同射流一般喷向空中,洛克码头的夜晚,放出了一场绝美的烟花。

        但这还不是结束。

        燃烧已经进行到末期,在高温高压和持续的撞击之下,恐怖的殉爆发生了。

        一声轰然巨响,这辆轮式突击车的炮塔直接被掀飞数米高,随后又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碎屑乱飞,冲击波横扫了整个河面,甚至掀起了一圈明显的白色波纹。

        “隐蔽!”

        白狗大声喊道,所有人扑倒在突击艇的甲板上。

        突击艇剧烈摇晃,但陈沉握住船舵的手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稳。

        他再次提速,船头破开浪花,一往无前。

        心有余悸的白狗举着枪站起身,洛克码头已经是一片火海。

        浓烟滚滚之下,他看到那辆刚刚还是99新的突击炮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堆残骸。

        在火光和烟雾的掩隐之下,有蹒跚的人影在码头上走动。

        他们拿着枪,却再也不敢开枪追击。

        这一仗打得.

        比自己打过的所有仗,都更凶,更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