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28章 只要你追到我,我就给你砰砰砰

第128章 只要你追到我,我就给你砰砰砰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28章只要你追到我,我就给你砰砰砰505旅司令部内。

        召嘉良神情凝重地坐在沙盘后面,静静地听着副官的汇报。

        “.对方是从洛克河南侧发起的进攻,所使用的载具是一辆卡车,一辆民用卡车。”

        “下车之后,他们立刻展开队形,用火箭筒打掉了我们的四个机枪火力点,我们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明哨的重火力第一时间就失去了作用。”

        “然后,他们隔着河道投掷烟雾弹,接近50米的距离,大部分烟雾弹都落在了码头上。”

        “这严重阻碍了我们的观察实现,第九连的官兵们被打懵了。”

        “他们立刻组织了反击,但因为视线受阻,并没有对敌人造成太多有效的杀伤。”

        “不过,他们拖住了敌人一段时间,给装甲连的出动赢得了时间。”

        “装甲4连是从友谊大桥驻地出发的,到达洛克码头只花了不到两分钟。”

        “但在这两分钟之内,我们在洛克码头的守军几乎已经被打空了——这不怪守军,对方使用了云爆弹。”

        “而且,对方似乎是有热成像设备,从伤兵口述中我了解到,哪怕他们藏在烟雾里,没有掩体的情况下也被枪击。”

        “对方装备非常精良,而且目标明确”

        “总之,在装甲1连赶到之后,我们立刻对他们实施炮击,但那时候突击艇的速度已经提起来了,首发没有命中。”

        “然后他们就使用了突击艇上的23毫米机炮,从侧面打穿了突击炮的装甲,引起了殉爆。”

        “殉爆之后,我们的守势就完全崩溃了,没有人再去追击,但一线指挥官立刻安排了拦截工作,放在金三角公园附近。”

        “当时他们距离金三角公园还有接近40公里,我们有充足的时间调动防守。”

        “可问题是.他们没有走金三角公园的河道,而是开到了paradise酒店附近。”

        “您知道,那里是洛克河跟湄公河交汇狭窄处,常年渗流,最窄处的堤岸不到5米.他们直接把堤岸炸开,等了几分钟,缺口足够大了,水也足够深了,直接从那里开进了湄公河.”

        “怎么可能!”

        召嘉良立刻打断了副官的话,随后说道:

        “就算能炸开,深度也不可能够突击艇通过,而且短时间内怎么可能炸开呢?那里”

        “但问题就在这里了。”

        副官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那本来就是一个走私船经常通行的通道,基本上已经被反复开挖挖毁了。”

        “我们这次开船,本来也是打算走那条通道的,要不然从金三角公园口岸过的话,手续太麻烦。”

        “可以说,他们把我们本来要走的路走完了.”

        召嘉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下意识地开口问道: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这条路?”

        “知道有这条路不奇怪,知道能走才奇怪.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经跑到湄公河上了。”

        “我们仍然在追击,但不敢追得太近。”

        “我们通知了糯康那边,他们会沿河拦截,但是这艘船下了水,就跟坦克上了山一样。”

        “恐怕,我们得上直升机,要不然,就得由老挝那边出面拦截——他们还有一艘突击艇。”

        “开什么玩笑,这艘船本来就是他们的!”

        召嘉良怒斥一声,但转而又陷入了迷茫。

        是啊,不找老挝方面的话,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虽然号称南掸邦最强旅,可自己仅有的装甲装备也是集中在陆地上-——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那么眼馋这艘船,哪怕有风险也要买下来的原因。

        可现在,这船就这么被抢走了。

        在自己的地盘上,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打死了自己几十个人,然后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了!

        还干掉了自己一辆装甲车。

        你知道那装甲车多贵吗?!

        召嘉良咬牙切齿,平息良久之后才继续问道:

        “对面是什么人?有多少人?”

        “不清楚具体多少人,但肯定不会超过20个,因为一辆卡车装得下,一搜突击艇也全部装走了。”

        “至于身份.现在还不太好说,不过可以确定跟袭击连衣来的是同一批人。”

        “糯康的敌人?”

        召嘉良皱眉问道。

        “糯康手下没有那么强的队伍,他们的打法,他们的效率.起码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现在有两种判断,一种判断是,对面是泰国水下拆除攻击部队的特战人员。”

        “这个观点还是很可信的,他们有动机,有能力,作战风格、作战方式也很符合。”

        “要说唯一不符合的,就是他们逃跑的方向了——他们是开船向北逃窜的,指向三福、小勐拉的方向。”

        听到这话,召嘉良略微沉吟片刻后,开口说道:

        “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如果真的是他们,就不可能把赃物运到自己家里去,至少要先倒一次手——有可能他们跟老挝有联系,甚至跟北边.”

        “北边不太可能,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点。”

        “在第二种判断力,有人确实认为是北边,但你想想,如果真的是北边,真的要搞出那么大的动静,甚至比开战的动静还大的话,北边还用得着这么干吗?”

        “他们要么派人悄悄打通关系开走了,要么.炸的不应该是码头,应该是咱们的指挥部。”

        召嘉良的背后猛地渗透了一股寒意,他突然有些庆幸:

        还好不是

        “那就是说查不出来是谁了?”

        副官摇摇头,坦率地回答道:

        “抓到他们之前,肯定是查不到的。”

        “那就抓到他们!”

        “.我们的巡逻船要抓他们恐怕真的很难,武器强的速度慢,速度快的没武器.总之试试吧。”

        召嘉良也只好点头,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

        “这是个教训。”

        “一艘武器齐全弹药齐备,还装了那么多货物的船,居然连基本的安全措施都没有,就那么被他们开走了?!”

        听到这话,副官不由得有些无奈。

        “我们本来就打算尽快出发的,总不能出发前几分钟再准备武器以后我会把命令下发下去,加强管理。”

        “还他妈管理个啥!”

        召嘉良愤怒地瞪了副官一眼,继续说道:

        “最值钱的都已经被抢走了,难道他还会回头来抢我们的破烂吗?!”

        “别说那么多了。”

        “追吧,快点追!”

        “通知糯康,让他做好拦截准备!”

        与此同时,江龙突击艇上。

        陈沉坐在驾驶室里,一边开着船,一边看着白狗递上来的材料。

        “召嘉良亲自开的通行证,交接清单,跟泰方的联络函清单上写的还是抗生素类药物.啧啧啧,还好没运过去,要真运过去,泰国方面也要被拉下水了。”

        “这些东西加上电台,加上船里的货,再加上这艘船本身,召嘉良是不认也得认,不管最后落到哪一方势力手里,他都得要脱层皮。”

        “不用说了,捶得死死的,现在就看怎么把这批东西运过去了。”

        陈沉摇了摇头,把东西放在一边,随后继续说道:

        “召嘉良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但他们的水上力量基本追不到我们,接下来入局的,可能就得是糯康了。”

        “他跟505旅合作那么深,这点事情被抖出来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

        “他们一定会全力拦截我们,甚至有可能封锁整个河道。”

        “真的不好办啊.我们还是太被动了,就这么一艘船飘在河上,他要是狠下心来拉几艘船,搞几十个火箭筒轰炸,我们还真的躲不过去。”

        “更别说他们还有直升机,甚至可能还有单兵导弹了。”

        “三福是一个大关,一过三福,湄公河的支流就变多了。”

        “如果要拦截我们,糯康一定会在那里部署重兵。”

        “我们只能冲过去,但怎么过去,还真的是个问题”

        听到陈沉的话,白狗点了点头说道:

        “确实很难,糯康手里船很多,哪怕是调一批民船在三福附近拦截,我们也很难过得去。”

        “不过看你的样子怎么感觉也没当回事?”

        “有什么好办法吗?”

        陈沉无奈地摇了摇头,回答道:

        “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靠武力冲过去。”

        “但是我们现在重火力不足,靠一挺高炮的话杀伤效率太低,打死一批不难,但要快速通过基本没有可能。”

        “现在只能先过去看看,赌他们动作没那么快——毕竟我们现在离三福也就剩下20公里不到,从发起进攻到现在就过去了90分钟,还是有机会赶在他们前面的。”

        “当然,如果真的被堵住了,那就掉头呗。”

        “我们现在燃油充足,顺流而下至少还能有接近300公里的航程,足够我们开到会晒了。”

        “那里是玄阮隆的地盘,我给他送这么一个大礼,让他有机会扳倒糯康,我就不信他不同意。”

        “毕竟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玄阮隆?他有什么故事吗?”

        白狗好奇地问道。

        “他之前委托第七旅打掉了勐卡附近的一个制毒营地-——打着禁毒的旗号,是我们动的手。”

        “卧槽?!”

        白狗大惊。

        “修罗兵团?伱们?!”

        看着他的表情,陈沉才猛然意识到,当时这件事情做下去,己方确实是没有暴露具体身份的,只有一个跟所谓“修罗兵团”有关的传说在到处流传。

        现在看来,哪怕是狮子兵团也只是听到了传说、大概了解了事情经过,对真实的情况却不甚了了。

        真的是江湖上没有我的名字,但却到处都有我的影子了

        陈沉微微点头,回答道:

        “没错,修罗兵团。”

        “不过那都是瞎叫出来的,目的就是掩人耳目。”

        “嘶这样的战例你们不拿出来宣扬,居然还要掩人耳目”

        “如果是我们的话,早就他妈写在办事处的招牌上了!”

        “-——不过也是,咱们现在的名声,也不需要这种小事来加成了.”

        “是吧,明白就好。”

        陈沉不再多聊,而是转而问道:

        “现在装备剩余情况怎么样?”

        “火箭筒还有最后4发,云爆弹已经没有了。”

        “刚刚检查了船上的装备,高炮子弹还有接近400发,基本能够用,船头有一挺85重机枪,但子弹不多,只剩下两百多发的样子。”

        “其他的步枪、轻武器弹药倒是足够,投掷物也够,不过在水面上基本很难说发挥多大的作用。”

        确实。

        水站和陆战虽然看上去都是双方拿着枪对射,但其实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

        在陆地上,你有足够的机动范围,能通过掩体建立优势,枪法、战斗素质的差距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

        但水上呢?

        船就那么大,可供射击的点位就那么多,你能玩出什么花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代舰艇越来越向着皮薄馅大的方向发展,注重火力,注重先发打击,却不再注重防护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杀伤力过剩,一方面则确实也是因为水战的特殊性,导致了双方最有效率的战术,就是远程导弹対轰。

        海上大型舰艇交锋尚且如此,河川舰艇之间的战斗就更不用说了。

        除非是吨位降低到一定程度,降低到快艇、冲锋舟级别,那还有点闪转腾挪的空间。

        除此之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问题很大啊。

        陈沉叹了口气。

        火力不足恐惧症又犯辣!!

        “所以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了,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掉头去会晒,要么就硬打。”

        “不过硬打的话,我们现在的火力又差得太远——也就是说,我们得想办法去哪里搞点大家伙来用。”

        “要不去把老挝在这边的军营抢了?”

        白狗冷不丁地说道。

        “.你疯了是吗?”

        陈沉有些莫名其妙,他搞不懂,怎么跟自己打过几仗之后,身边这些人就变得一个比一个激进了?!

        李帮和鲍启不用说,石大凯也变了,现在连白狗都开始叫嚣着要干老挝军营了!

        一个个都怎么回事?

        我他么也不是个莽夫啊,怎么带出来这些人?!

        好不容易收住了白眼,陈沉皱着眉说道:

        “打老挝军营是不可能的,哪怕我们打得过也不可能去打。”

        “不过说起来,在三福南边一点,我还真知道有一个地方能搞到好东西,可以作为备用计划。”

        “大炮?”

        白狗兴奋的问道。

        “不是大炮,但是比大炮还猛。”

        “到底是啥?!”

        白狗的好奇心彻底起来了。

        陈沉微微一笑,回答道:

        “三福那边有个城镇叫万邦,万邦那地方三面环山一面环水,交通基本都靠水路。”

        “但是因为在金三角,它经济还挺发达-——有好几个加油站那种发达。”

        “有加油站,就有运油船。”

        “我记得那地方的油罐船是搞一艘渔船改的,每周都会来一次。”

        “我们去看看在不在,不在的话另想办法。”

        “但如果在的话.那就给他们来一个爽的。”

        说到这里,陈沉停顿了片刻。

        随后,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狠劲。

        “一个死吗毒贩也来掺和我的事情?”

        “拦我?全给他砰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