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33章 血战

第133章 血战

        “击中目标!”

        “击中目标!”

        “我这边也打中了!武装货船船头受损,但是他们还在靠近!”

        “挡不住,没有重火力,打不沉!”

        陈沉的耳边不断传来呼叫声,第一轮的40火袭击已经结束,4发火箭弹击中了4艘货船,但由于距离太远,命中范围并不精确。

        除了一艘货船水线以下被破坏漏水停下之外,其他三枚火箭弹都打在了货船的上部。

        虽然造成了一定的杀伤,但由于有钢板加固,实际上效果也极为有限。

        相对来说,损失最大的反而是那几艘快艇。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靠前侦察的两艘小艇便直接被重机枪和高炮打碎,上面的敌人哼都没哼一声就落到了水中。

        东风兵团先声夺人,可问题是,也只是先声夺人而已!

        三艘货船还在不断靠近,快艇藏到了武装货船背后,对方的反击已经开始了。

        炮弹不断掠过,无后坐力炮和迫击炮朝着烟雾的方向轰炸,已经返回的大鸟驾驶着突击艇在河道上来回往复地穿梭,躲避从天而降的炮弹。

        正如陈沉所说的一样,水流就是最好的掩体。

        如果不是因为落水的迫击炮弹冲击力大大降低,东风兵团这边很可能已经船毁人亡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现在的局势也绝对算不上是均衡。

        对方所使用的武装货船的强度大大超过了陈沉的预料,己方失去爆破武器之后,对他们的威胁已经降低到了极限。

        东风兵团这边能做的,只有依靠视野的优势,不断点射、击杀暴露在甲板上的敌人,试图对他们造成威慑。

        “白狗,先把甲板上的炮手打掉!”

        “杨树,从侧面射击,看看有没有机会斩首!”

        “找高价值目标,别光顾着打人!”

        陈沉一个接一个地下达着命令,与此同时,手里的m82a1也一刻都没有停止射击。

        子弹穿透钢板,击中了一个正在操作重机枪的敌人,他的血泼洒了一地,身体从腰部开始折成了一个侧向扭曲的弧度。

        很恐怖,很惊人,但敌人却没有被吓退。

        此时,货船已经进入了缓流区边缘,陈沉期盼着他们能撞上某一个礁石搁浅,但这一次,他的运气不好。

        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进入急流区之后,三艘货船的速度也开始有所提高。

        这就是伏击的核心区了。

        双方距离不到400米,对方的火力越来越密集。

        由于有钢板掩体掩护,己方想要造成杀伤非常困难,但对方却可以好整以暇,直接对己方进行扫射!

        唯一能够穿透夹板的,就只有23毫米高炮,85重机枪,以及自己手里的m82a1。

        “1号!对准甲板扫射!先给我清一波!”

        “白狗,你打2号船!压制住对方的火力!”

        “白狗收到!但我快没有子弹了!”

        听着无线电里的声音,陈沉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穿甲武器子弹消耗的速度太快了。

        如果对方真的冲到了面前,那么突击艇一定会被炸毁,没有任何可以幸免的可能.

        等等。

        陈沉突然一个激灵,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

        没错,自己是要保住突击艇,保住证据。

        但是,谁他妈说一定要这艘船保持完整、保持功能性了?!

        难道炸得只剩一堆残骸的突击艇,就不是突击艇了吗?!

        上面的证据已经被自己取了下来,它只要还在这,只要没被糯康的人彻底销毁,就足以证明一切了!

        所以问题的核心,根本就不在于要把突击艇以完美无瑕状态交给756旅,反而在于.

        要把来到这里的敌人全杀了。

        不要让他们把突击艇带走。

        通行证、突击艇、突击艇上的货物,这是一条互相勾连、互相交集的证据链条。

        想要证明505旅的确在贩毒,三者缺一不可。

        但,烂了的突击艇,也是突击艇。

        明白了。

        自己真的是钻了牛角尖——或者是犯了激进主义的错误,居然真的觉得能把这艘船拿回去自己用。

        可实际上,根本就不必那么完美!

        陈沉的思路瞬间开阔。

        此时,丛林里的火势已经愈演愈烈,陈沉果断下令道:

        “1号,白狗,大鸟,打空子弹,然后撤退!”

        “把船开上岸搁浅,把发动机给我炸了!”

        “放弃保护突击艇,所有人以杀伤有生力量为第一目标!”

        命令下达,东风兵团的所有人立刻开始行动。

        李帮不遗余力地扣动扳机,炮管打红,穿甲燃烧弹撕碎了1号货船的装甲,子弹横扫过整个甲板之后,带起了一丛接一丛的血花。

        白狗的重机枪打空了两百发子弹,二号货船甲板前的钢板千疮百孔,原本隐蔽在后面的敌人已经全部倒地。

        “大鸟,转向上岸!”

        “1号,撤了!”

        白狗大声喊道。

        而此时,李帮打空了最后一发炮弹,毫不犹豫地抓起一旁的枪冲到了船头。

        突击艇没有丝毫减速,向着岸边猛冲而去,而三人则借着烟雾的掩护扑到水中,又迅速爬到了岸边的掩体后面。

        “现在怎么打?”

        白狗开口问道。

        “没有花里胡哨了,见人就打。”

        陈沉冷静地回答道。

        双方的战斗陷入了残酷的拉锯战,东风兵团这边站位极其分散,对方的爆炸物基本发挥不出多大的作用,随着货轮穿过急流区,战斗开始向着最纯粹的方向演变。

        对枪。

        距离只有150米不到,任何一发子弹,都可能蒙到一个运气不好的倒霉蛋。

        陈沉不断地变换着位置,借助热成像仪的帮助,朝船上的敌人射出致命的子弹。

        敌方的重机枪架起来了,但还没等开火,一颗来自后方的子弹便穿透了射手的身体。

        毒贩毕竟是毒贩,他们没有那么高的战斗素养,更没有那么高的战斗意志。

        在发现“探头就会死”这件事情之后,他们做出了在他们看来最正确的选择:

        信仰射击。

        这绝对不像画面中表现出来的那么可笑-——事实上,在一百多米的距离上,在真的采用“过顶射击”这种策略时,敌方的压制力开始变得强大到有些吓人的程度。

        只要大致瞄准,倾泻的子弹就会压得东风兵团这边抬不起头!

        甚至连陈沉的位置都已经暴露,逼得他不得不放弃m82a1快速转移。

        第一个战斗减员出现了,手持m240的机枪手被一颗不知道从哪艘船上飘来的子弹击中了面部,当场倒地不起。

        小组的步枪手发现了火力中断,立刻上前接替了他的位置,可就是这一瞬间的压制火力空白,让敌方打出了一波凶狠的反击。

        所有人开始齐射,刚刚接过m240的步枪手再次倒地!

        一瞬间减员两人——或者说,是减员20%!

        双方的平衡即将被打破,但好在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布置在后方的杨树发挥了作用。

        他的svd枪声一次次响起,又一次次从后方收割掉了高价值目标的生命。

        摇摇欲坠的天平,硬生生被扳了回来。

        借着这个机会,陈沉终于重新找到了战位。

        hk416开到单发模式,陈沉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刻,战场上的硝烟再一次激活了他久远的身体本能,相比起上一次的丛林追击,他的感觉甚至更加强烈。

        小海螺上脸,双目瞄准。

        这是一种进阶版的瞄准技巧,在使用小海螺这种准直式瞄准具时尤为有效。

        它可以利用双眼视像重叠原理进行瞄准,使用一只眼观察目标,一只眼透过瞄具瞄准。

        两只眼所看到的不同视角会在人体视觉习惯下发生重合,既能保证瞄准的快速性、准确性,又能保证对战场环境的感知。

        甚至于,在运用到炉火纯青的程度时,这样的瞄准方式可以把固定倍率的瞄具,打出变倍瞄具的效果。

        在此之前,陈沉尝试过许多次用这样的技巧去瞄准射击,可身体的本能却不是短期内能训练出来的。

        只有今天,只有在强大的、可能要全军覆没的压力下,他突然又得到了突破。

        船边露出了一个头,那只是一个探头观察的敌人,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开火。

        但就在这一秒钟的时间,使用双眼瞄准的陈沉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

        随后,枪口横拉,准星与头重合,扳机无意间扣下,子弹出膛。

        敌人当场向后仰倒,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陈沉感觉,自己终于恢复了大部分的实力,进入了高效率作战的状态。

        ——

        当然,这并不是玄幻中那种所谓的“无我”状态。

        在战场上,你要是敢说只专注于“射击”这一件事情,那你肯定会比其他所有人死得都要快。

        所以恰恰相反,陈沉并不是“无我”,而是“无处不在”。

        他对战场变化的敏锐性有了大幅提升,每一刻应该要做什么、应该要如何跑位、什么时候应该停下射击、射击时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怎么去扣动扳机.

        一目了然。

        就好像眼前的敌人头上都带了敌我识别标志一样。

        就好像他开了自瞄一样。

        短短3分钟的时间,陈沉的枪下已经多了8条人命。

        只要是胆敢靠近拥有射界的重机枪点位的敌人,全部都被一枪毙命。

        三艘船,4把面向东风兵团位置的重机枪,全部被打得哑火了!

        而在他强大的压制力之下,货船上的敌人全部陷入了恐慌。

        这还怎么打?

        露头就是个死,甚至连子弹是从哪个方向射来的都不知道!

        因为每当他们根据身边的队友倒下的方向去进行射击时,都会发现那个位置上根本空无一人。

        枪手在不断转移、不断射击,每一次转移和射击花费的时间都不过几秒钟!

        这是什么恐怖的效率!

        是的,对方在人手上处于全面的劣势,可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己方甚至有可能被慢慢咬死!

        这一刻,敌人的心态开始出现了崩溃前的裂纹。

        他们盲目地开着枪,盲目地寻找着那个最恐怖的敌人。

        ——

        终于,有人看到了陈沉。

        在蔓延而来的磅礴的山火之下,他的身形被火光照亮。

        一道黑色的剪影突兀地从树干后探出,随之而来的,是一发精准击发的子弹。

        砰的一声,观察者倒下。

        他身边的队友肝胆欲裂。

        树林里,有鬼!

        看到那只鬼的人,都死了!!

        “快躲起来!别探头!别探头!!”

        士气正式开始崩溃,他们明明在人数上还占据优势-——而且是70对8的绝对优势,但他们却真的不敢再打了!

        “快跑!先撤!先撤!”

        “拉开距离!用炮打!”

        落在后面的3号货轮首先开始倒车,桑康在布满装甲的指挥室里歇斯底里地怒吼。

        他下令让所有人再攻上去,可问题是,根本没有人再听他的话了。

        就连他的副官也开口劝他:

        “长官,先撤回去!重新组织进攻!”

        “我们近距离打不过他们,他们枪法太准了!”

        “他们已经死人了,撑不了多久的!”

        “只要再来几次远程进攻,我们就赢了!”

        “现在火太大,起码等火烧完再说!”

        桑康愤怒地握紧了拳头,他甚至想要自己冲出去操作重机枪,可他也知道,那只会让自己成为靶子。

        森林大火已经覆盖了整片区域,地面部队早就已经失联,不知道他们是逃跑不及被烧死在了火中,还是跳进河里求生来不及回答。

        只能先撤。

        桑康紧要牙关,挤出了一句话:

        “先后撤!”

        “看好那艘突击艇,别让他们开走了!”

        “放心,绝对开不.”

        “嗤——”

        副官的话还没说完,一声诡异的尖啸声突然响彻整片战场。

        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

        副官愕然回头,随后便看到了他绝对想象不到的一幕。

        那架坠毁的直升机已经被超高温度的森林大火火焰包裹,弹药殉爆后四处飞散开来,而在高温之下,火箭弹巢中的火箭弹,正在一枚接着一枚的飞出。

        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烟花。

        但这朵烟花,却堵死了船队向后撤离的道路。

        一发火箭弹越过了3号船的顶部,撞在后方的树干上爆炸。

        而剩下的

        则正在向这艘货船袭来!

        “趴下!!!”

        “轰!”

        3号船受到重创,2号船上燃起了大火,1号船作为行驶在最前面的“盾牌”,其实在李帮和白狗的压制射击中就已经千疮百孔。

        上面的乘员早就已经减员超过了50%,而伴随着最后的爆炸,他们彻底崩溃了。

        所有人都在跳水逃生,但他们的位置,还在急流区!

        急流区,就是深水区。

        所有跳水的人,都成为了靶子。

        “不要追击,不要追击!”

        “先扫清外围!”

        “报数,还剩下多少人!组成新的战斗小队!”

        “6!6个人!”

        “包围!包围!杨树!撤回来!”

        一道又一道命令下达,东风兵团开始进入了收割的节奏。

        6个人,收割几十人。

        白狗突然觉得心神摇曳。

        他一边开着枪,一边喃喃问道:

        “这就是战术的威力?”

        正在更换弹匣的陈沉听到了他的话,随口回答道:

        “错了。”

        “这是纯粹的强大,小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