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小说 - 网游竞技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34章 战胜

第134章 战胜

        一场战斗的胜负往往是许多因素叠加的结果。

        如果要按照绝对力量来计算,糯康兵团与东风兵团实在是天差地别。

        他们拥有4艘武装货船,6艘快艇。

        他们拥有总共10挺重机枪,数十枚火箭筒,4门单兵无后坐力炮。

        他们总共有200多人,两百多把枪。

        可是,他们输了,输得莫名奇妙。

        ——

        当然,其实这一点都不莫名其妙。

        首先是在战术的布置上,他们其实并不算外行。

        为了获取情报,他们派出了直升机侦查;为了避免在河道上被截杀,他们在接近可能的伏击点前兵分两路;为了突破东风兵团用烟雾建立起来的视野封锁区,他们不计代价地快速突进。

        如果不考虑实际的战场情况,这样的策略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既稳健、又务实。

        可问题就在于,战场情况是会发生变化的。

        直升机被打掉了,他们所能依赖的只有其最后发出的情报,而没有得到精确的信息;兵分两路之后,地面部队被迅速蔓延的山火阻拦,根本没办法前往战场;快速突进之后,他们本来已经取得了优势,但距离拉近了,反而是进入了手感火热的陈沉的收割区

        哪怕最后一个决策,“撤回去重新组织进攻”,其实也没有做错。

        但,战场上发生的唯一一个“意外情况”,断绝了他们的后路。

        森林大火引燃了直升机里泄露的燃油,引发了火箭弹的殉爆,毫无规律到处乱飞的火箭弹刚刚好撞上了正在撤退的船队,把他们逼停在了深水区。

        士气本来就已经崩溃,这个实际上并没有从根本上造成多大伤害的突发事件,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实上,如果这时候桑康能果断站出来稳定军心,哪怕坚持到浅滩再弃船,他们又能失去什么呢?

        不过是损失一条起火的船罢了!

        可他没有站出来。

        于是,当第一个人开始跳河之后,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东风兵团仅剩的6人组中,1人专门负责对河中目标补枪,另外四人分别以间断火力压制住近处的三艘船,而最后一人-——身披重甲的李帮,则带着他一身的手雷、以及那把aa-12,顺着舷梯冲上了1号船的甲板。

        他根本就没有去清理1号船的舱室,而是直接往里丢了一大串手雷和震撼弹。

        紧接着,他站到了重机枪的后面,开始对面前的所有目标进行无差别扫射。

        当枪声响起时,就连最开始被击中、搁浅在最外围浅滩的那艘货船上,所有人也都开始弃船逃跑了。

        反抗约等于无,在重机枪的掩护下,东风兵团的其他人也分别登上了1号船,占据了这艘船上的3个重机枪火力点。

        地上还有没来得及发射的78式82mm无后坐力炮,白狗冲上去扶正脚架,对准还在行驶中的3号船直接打了过去。

        轰然巨响,这艘货船的尾部被炸出一个大洞,最终停在了外围浅水区的边缘。

        再也没有任何抵抗了,所有人都在逃命。

        只有东风兵团的6人组,在冷漠而又坚定地倾泄着火力。

        十分钟过去,太阳已经完全升起,但森林大火燃烧的黑烟却遮蔽了大部分的光线。

        河道上到处飘着尸体,场面如同末日。

        这时候,整个河道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活动的目标,陈沉当机立断,下令开始肃清船舱。

        简单的cqb作战。

        李帮仍然顶在最前面,震撼弹开路,aa-12清扫,藏在1号船船舱里的最后两人被击毙,留下1名队员操作重机枪,剩下的人开始向远处的3号、4号船前进。

        2号船已经不用管了,殉爆的火箭弹点燃了它的油箱,这艘船现在正烧得火热.

        “团长,高价值目标在3号船!应该是个指挥的首领!”

        作为观察手的杨树提供了关键信息,陈沉毫不犹疑,立刻下令道:

        “白狗,开热成像跟我突击。”

        “还有烟雾弹吗?往船上扔几个!”

        命令下达的一瞬间,3枚烟雾弹向三号船的甲板飞去,在其他人的掩护下,陈沉和白狗顺利登船,随后陈沉一脚把烟雾弹踢进了船舱里。

        片刻之后,有人咳嗽着从里面钻了出来。

        陈沉毫不犹豫地就是一枪,但就在他准备往里面扔手雷时,一个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别打!别打!”

        “我投降了,我投降了!”

        “出来!”

        陈沉喊道:

        “所有人排成队!到门口来!”

        “马上,马上!咳咳.”

        陈沉默默数了几个数,随后,手里早就已经拉开插销的手雷丢了下去。

        “轰!”

        船舱里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投降不杀?

        你跟我开玩笑呢?

        鬼知道你手里有没有枪,身上有没有炸弹?

        兵不厌诈,船舱里空间太大,手雷不一定能照顾到所有死角,但排着队就不一样了

        静静等待了片刻,李帮顶在前面进入了船舱,几声枪响之后,3号船的船舱全部肃清。

        紧接着,是远处的4号船。

        这一次,他们真的没有再逮到任何敌人。

        确定区域已经清空,陈沉立刻下令道:

        “返回阵地,抢救伤员。”

        ——

        实际上,现在的六个人身上也多多少少都带着点伤。

        杨树的腿被爆炸的弹片划过,刮掉了一块皮肉,现在还血流不止;李帮的脖子被防弹衣反弹的子弹擦伤,好悬没伤到动脉;白狗的防弹衣没有护肩,肩膀中枪,左手已经抬不起来;陈沉自己的防弹衣陶瓷板被击穿,不过幸好子弹只是嵌进了皮肉里.

        但这都是轻伤。

        已经倒地的那些人,却基本没救了。

        因为那些人,全都倒在了山火的过火区。

        战斗还没结束时,陈沉没有下令救援,因为他知道,就靠东风兵团剩余的这几个人,根本就没办法兼顾。

        万一进攻节奏中断,敌人再杀回来的话,那就只有一个死字。

        这很残忍,但还是那句话,没人死,就没人能活。

        所以,当他回到伏击阵地时,他已经做好面对四具焦黑尸体的准备。

        ——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水边,还有人活着。

        矮脚,身边还有一个大鸟。

        看到陈沉返回,矮脚艰难开口,断断续续地解释道:

        “大鸟把我拖回来的,爬过来的”

        “老炭和石头没救了,在林子里,烧了”

        顾不上听他的话,陈沉立刻蹲下来查看大鸟的伤势。

        膝盖上方五厘米贯穿伤,大鸟自己做了压迫止血包扎——除了止血带之外,他居然还用了两根自行车轮胎用的那种气门芯带。

        这救了他的命,虽然血的颜色是鲜红的,但血流速度很慢。

        “伤到大动脉了,1号,医疗包。”

        陈沉开口说道,随后伸手掐住大鸟的脖子,感受颈动脉的搏动。

        还好,很微弱,但确实还在跳。

        没死,就有救。

        此时,李帮已经打开了医疗包,陈沉继续说道:

        “肾上腺素,两支。”

        军用肾上腺素并不是电影里那种大大的针管,而是像宾馆的一次性小管牙膏,只不过带针头罢了。

        李帮手脚麻利地把肾上腺素打进了大鸟的手臂,而陈沉则是抽出了急救包里的手术刀片,对准大鸟腿上的伤口一刀划下。

        被子弹击穿的溃烂肌肉立刻被划开,陈沉直接把手伸进大得可以容纳四根手指的伤口摸索,没花几秒钟时间,便找到了已经收缩成一团的大动脉血管。

        这样的操作在黑鹰坠落里也有表现,不过那个场景是夸张化的,因为在肌肉和结缔组织的拉扯下,血管收缩进腹腔的情况实际上极少极少发生,大多数时候都是像陈沉现在面对的一样,向近心端收缩个几厘米、十几厘米罢了。

        这就给了陈沉操作的空间。

        他扯出血管,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拇指加力按压-——跟夹黄鳝的手法一样。

        “止血钳!线!”

        他简短开口,李帮立刻给他递上了他需要的东西——之前训练的时候枯燥的科目在这一刻终于发挥了作用。

        陈沉夹住大动脉,继续说道:

        “扎带!”

        “胶布别针!”

        “弹性绷带”

        短短两分钟时间,陈沉完成了对大鸟腿上伤口的处理。

        归纳总结下来,就简单的几句话:

        把血管扯出来,用止血钳夹住,用线和扎带锁住止血钳,然后用胶布和别针把止血钳固定在大腿上.

        非常简单,非常粗暴,非常没有人性。

        如果这是在手术室的话,一下手术台,陈沉就要被送上法庭。

        因为他的处理方法,是以大概率牺牲掉整条腿为代价的,根本就不考虑所谓的预后。

        但那又怎么样呢?

        先他妈活着吧!

        做完了所有事情,陈沉尝试着稍稍放松了大鸟腿上的止血带。

        裸露在外的血管立刻鼓起了几分,但还好,没有破裂,也没有飙血。

        死不了了。

        陈沉长舒了一口气,直到这时候,他才有心情去关心一旁矮脚的伤势。

        “你怎么样?”

        他开口问道。

        “我肚子中了一枪.”

        陈沉解开了矮脚的防弹衣,随手抹去积在皮肤上的血液查看伤口。

        腹部中弹,三级防弹衣没能挡住对方轻机枪的子弹,不过好在子弹的威力已经大减,子弹撕裂了腹腔,却也失去了足够的翻滚力量,没有伤到主要脏器,血流速度很慢。

        ——

        他受伤的情况,倒是跟石大凯几乎一模一样.

        “伱死不了。1号,给他一针肾上腺素,帮他包扎好。待会儿顺便帮大鸟把腿包起来,两侧上夹板隔离,轻一点。”

        “明白。”

        李帮立刻动手,而陈沉则是在裤子上随手擦去一手的鲜血,重新拿上了枪。

        这一刻,他的形象极为可怖。

        但其他还站着的人看向他的眼神,却是难以掩饰的震撼和敬畏。

        能杀人,能救人。

        而且,哪怕是在救人的过程中,他的行动也透露出一种无可挑剔的秩序和效率。

        先处理最紧急的大鸟的伤口,干净利落地止血。

        血止住了,优先级下降,再去看矮脚。

        矮脚确认死不了,但需要先包扎,于是下令先给他包扎,再去处理大鸟仍然裸露在外的血管.

        他不可思议地掌控和执行着所有的细节,绝不出错,也绝不放弃。

        “团长.”

        杨树突然觉得自己很想说点什么,但他的话还没出口,便被陈沉打断。

        “跟我上3号船,确认高价值目标。”

        “.明白。”

        于是不再多话,留下一人看守伤员警戒,剩余4人登上了已经没有任何动静的3号船。

        “哪一个是高价值目标?首领是哪一个?”

        陈沉开口问道。

        杨树有些为难的挠了挠脸,回答道:

        “脸都让1号打烂了,不太好认.等等,就是这个!”

        陈沉看向杨树手指的尸体,一时间没看出什么特殊,他下意识地用枪翻动了一下对方的脸,而当对方脖子上那道标志性的疤痕出现在眼前时,陈沉忍不住叫出声来。

        “卧槽!”

        “桑康!”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因为他确实没有想到,这货居然会亲临战场!

        这吊人就这么死了?!

        真的是太便宜他了

        好歹连衣来死前还挨了12刀呢,他居然就挨了一发手雷加一枪?

        陈沉叹了口气,轻轻摇头。

        算了。

        死了就行。

        一次行动,糯康团伙三个主要头目打掉了两个-——虽然他们根本就不是主要目标。

        但,也算可以了。

        同时,按照肉眼可见的尸体估算,这场河上战斗,东风兵团这边至少打掉了40人以上。

        剩余的敌人,已经全部逃入了丛林中,在没有头目带领的情况下,估计是不会再回来了

        而己方阵亡两人,重伤两人。

        这个伤亡比非常惊人。

        可陈沉还是觉得不值。

        因为他手下的每一条命,都比一个毒贩的命要值钱得多。

        糯康。

        我只不过是打死你几个人而已,你怎么敢的呢?

        下一次,就轮到你了.

        陈沉默默取出了卫星电话,拨通了何邦雄的号码

        在西风的吹拂下,大火吞噬掉了三角区的所有植物,可燃物烧尽,又被几十米宽的河流阻挡,火势终于弱了下去。

        姗姗来迟的756旅援军奔跑着绕过火场,带队的团长心里充满了忐忑不安。

        这么大的火,这么剧烈的爆炸声和枪声.

        那支东风兵团,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自己真的很努力在赶了,可问题是,自己的队伍是有极限的。

        所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在这种情况下,哪怕能赶到,战斗力恐怕也达不到平时的一半。

        而现在,距离预定位置只剩下最后几百米,却还没有听到新的枪声。

        完了。

        团长默默握紧了自己手里的枪,随后大声下令道:

        “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一瞬间,这支队伍里所有人的情绪都紧张了起来。

        真的要打?

        对面可是金三角最强的毒贩。

        他们的武装力量不仅不比756旅要差,甚至在水上,比756旅还要强。

        这怎么打?

        哪怕己方人数占优,但对方是有重武器的啊!

        实在打不过的话.跑吧。

        有人的脚步慢了下来,有人悄悄藏到了队伍后面。

        团长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可他却没有出声呵斥。

        因为,他的想法其实也是一样的。

        ——

        然而,让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他终于穿过树林、来到河边时,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副诡异、荒诞、却又显得无比震撼人心的画面。

        四艘大船沉在水中,其中一艘已经烧成扭曲的骨架,冒着滚滚黑烟。

        河岸边漂浮着数不清的尸体,流速慢的浅水已经被氤氲的鲜血染红。

        山火燃烧后漆黑的树林飘散出点点火星。

        升起不久的朝阳在青烟和薄雾中放射出暖黄色的光芒。

        而在河岸边,有几个人影围绕着一堆篝火。

        他们浑身尽染鲜血,手里却捧着冒着白汽的水壶。

        当自己的脚步声被察觉到时,那些人全部回望过来。

        这一刻,他汗毛倒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