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喑爷请上座在线阅读 - 第402章 我很确定,那是古枳

第402章 我很确定,那是古枳

        第402章我很确定,那是古枳

        江绯加速脚下的步子,脸色很沉:“怎么回事?怎么才两天不见你们俩就又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样子?”

        “阿绯!”

        听见他的声音,欧阳娜猛地转头,从地上踉跄着站起来,“快!阿绯你快救啊喑!”

        欧阳娜鲜少有这么惊慌的时候,连起身走过来,平地上都不住的往地上摔,好在江绯率先一步拉住了她。

        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江绯尽量让自己看上去理智些,可他落在欧阳娜头上的手指尖都是忍不住的颤抖:

        “别急,我看看。”

        绕开欧阳娜,疾速朝前。

        他走到沙发前的时候,才将已经脸色惨白阖着眼的宫九喑看了个清晰。

        当时间就是一阵倒抽气。

        少年穿了纯色的衣衫,纯正的青色,可即便如此也遮掩不住她腹间潺潺往外渗着粘稠液体的伤口。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现场每一个人的鼻间,即使是被雨水冲刷沾染过,也没有洗去那令人鼻间不适的血腥。

        因为在少年的身上,仍旧不停的冒出鲜红的液体,然后附着在青色的衣服上,最终透过无法吸收的衣料,凝聚成团

        掉落在浅色的沙发上。

        胸腔内,江绯的心脏像是忽然被人一掌捏紧,无法跳动。

        宫九喑的伤口很深。

        并不断的冒着血,就只因为如此,才让平时忍受能力足够强大的少年此刻都无法控制的休克昏睡过去。

        江绯的别墅内,是有私人手术室的。

        他立刻安排人用最快的速度将宫九喑推进了手术室,外面,欧阳娜靠着墙壁盘坐下来,死死的盯着那扇门。

        她身上多处侵染了红色的血迹,湿发凌乱的贴着,神情固执

        有人替她搬了椅子,但她就是直愣愣的坐在地上,什么动作都没有。

        就那么看着紧闭的房门。

        大脑混沌。

        忽闪过当时宫九喑反手将她挥至自己身后,在受了那任谁也没有料到的一刀后,被那人毫不犹豫拔刀而出的画面。

        撕拉的声音,伴随着温热喷洒的血腥味,在她的鼻息间不断萦绕。

        而她这个才应该受伤的人,被少年沾了血的手环着腰,在她愣神的期间,将她护了个周全。

        宫九喑休克昏迷之前,她细弱尤蚊的声音却还在她头顶轻笑着说:“都说了叫你听话,这下一时半会儿倒是让你逃了去……”

        少年说过,如果她跟上去,回来就揍她。

        欧阳娜恍然间忆起曾经被关入冰棺中的自己,本以为生命的尽头就是如此的她,那天见到了少年张扬肆意的脸,惹眼的浑身的冰冻之气都好似被融化了一般。

        大概那时,她也如现在的她一般。

        对彼此未知的生命而感到恐慌着,对吧?

        虽然知道他们啊喑向来命大,即使在曾经那样非人的环境中也顽强的生存下来,可今天的事情还是让欧阳娜赶到了几分挫败。

        她要的,只是记忆中那个漂亮明媚的小女孩,回到她的身边。

        然后向曾经一样温温软软的叫她:“小娜比,我有一个好大的花园,咱们去采花做花环好不好?”

        虽然后来的她回来了,即使对她一如既往的宠爱,可那个人,到底没了曾经鲜活的模样。

        她想常伴她左右,带她找以前的模样,可最后却兀然发现,原来自己的所认为,会是少年的拖累和负担。

        如果不是她非要跟着去宁泽市,或许宫九喑不会这般“顺利”的遭受了那边的暗算。

        垂在身侧的手五指握拳,欧阳娜一向潋滟的眸中,戾气翻涌。

        老家伙……

        一个多小时后,欧阳娜面前的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江绯一身疲惫,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正从地上起来的欧阳娜。

        本来热情开朗的女孩此刻像是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拼了命的往上站,却在站起来的时候因为在地上盘的时间太久,踉跄的往旁边空座的椅子上倒去。

        堪堪撑住。

        “你这是做什么,你放心,啊喑没事了!”

        江绯大步上前,将人扶起来,正好这时候里面的宫九喑被人小心的推出来,经过二人面前。

        躺着的少年五官依旧是那个五官,只是病态的苍白将她平时傲人的桀野侵染得不剩分毫,只有安静的平和。

        如果不是江绯说没事了,欧阳娜只觉得嗓子眼儿都要跳出来。

        “啊喑她,真的没事了吗?”

        她还是不确定的再问了一遍。

        “怎么,我你也不相信了?”

        失笑的摇了摇脑袋,江绯见她能站好了,便松了手,去摘手上染了血的手套。

        等他摘下口罩来,欧阳娜才看见那张一向内敛冷冽的脸上,此刻密密麻麻的全是汗,还夹杂着没有褪去的紧张与忧色,与他嘴角的笑意冲在一起,倒有了几分惨白的味道。

        长长的吐了口气,欧阳娜拍了拍他的肩:“辛苦了!”

        为至交好友做手术,是个医生,都会有心理压力的,江绯也不意外。

        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人是宫九喑。

        看了一眼她身上的惨状,江绯揉了揉额角:

        “你还是快些去收拾一下自己吧,啊喑没事了,你想让她一醒来就看见你这不人不鬼的样子?”

        正准备去追宫九喑的欧阳娜低着脑袋看了看自己,拍了拍脑袋:“哦对,我这个样子啊喑怕是一醒来也得再被吓晕过去!”

        哪怕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就像个女疯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欧阳娜觉得自己脑子都有些拎不清了。

        她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抿了抿唇,还是问:“啊喑的伤口,什么程度?”

        提起这件事,揉着额角的江绯动作忽然一顿,他收了收颚,放下了手去看欧阳娜:

        “很重,伤口内被恶意搅过,里面肉碎了不少,伤口也深。”

        欧阳娜呼吸一窒:“刀搅伤口?”

        下手的那个人,可真狠!插了一刀不说,竟然还在伤口内搅动!

        她眼睛忽然间就红了。

        “这个年头怎么还有人用刀?”江绯拧着眉,脸色很不好看,还隐隐透着几缕不加掩饰的怒意:“还有,是哪个蠢蛋擅自做主把刀拔掉的?”

        知道点常识的人都懂,不管是什么尖锐器物造成的伤口,都不能轻易把东西拔除伤口,这只会加速死亡!

        提到这个江绯就无法抑制的愤怒生气,可看着欧阳娜同样一声狼狈,他又咽下了喉间的指责。

        “算了,你先去洗漱吧,一会儿在说。”

        “嗯,”欧阳娜点点头,看着江绯强压怒火的样子,她还是解释:“刀不是我们拔的,那个人攻击啊喑的时候就把刀拔回去了。”

        江绯顿了顿,吐了口气:“知道了。”

        洗漱完,欧阳娜有恢复了那个张扬明媚的大明星,她下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客厅内有人正在打扫那一地的痕迹。

        换的新沙发已经被放好,沾了殷色血迹的那套旧沙发正被人们抬出门去。

        外面雨还在下,但已经没有来的时候那般大的骇人了。

        欧阳娜在沙发上坐下来,另一侧单人沙发上,江绯指了指桌上的姜汤:“喝了吧,小心感冒。”

        男人已经换了一身居家的休闲服,多了几分闲适的味道,没有他穿白大褂时的那般一尘不染。

        “哟,还是小绯子懂事,”她也不会客气,直接端了一口闷,跟喝酒似的,喝完还擦了一下嘴,表情有些皱:“我去,你这姜汤加辣椒了吧!好辣!”

        看着她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江绯放下了心,轻笑:“欧阳大小姐,姜汤不就是辣的吗?”

        把碗递给旁边走上来拿的人,欧阳娜砸了咂嘴,理了理身上被自己压皱了的睡衣。

        江绯耳朵这套别墅算下来也是以前她、宫九喑、江绯三人最爱一起呆的地方,所以这里面有两间房是她们二人的,里面也都又她们自己的物品。

        “你还准备医药箱做什么?”

        她才发现江绯身前的桌上还放了医药箱,已经打开了,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医药物品。

        江绯已经起身走过来,蹲在了她坐的沙发前,拉了她的手,将睡衣衣袖往上掀,霎时间就露出好几道殷红的血痕来。

        看着像是被什么东西摩擦割破的痕迹。

        几不可微的叹了一声,江绯拿蘸了消毒水的面前,给她擦了擦那些伤口:

        “就知道你自己不知道弄,要是啊喑起来看见,得有多心疼?”

        无所谓的啧了一声,欧阳娜也不抽手买,就任由他为自己处理,反正这以前也是这样的:“等啊喑起来,我这些小伤口早就……”

        话说到一半,她忽然就顿住了。

        快速为她简单的处理过伤口,避免感染后,江绯坐回去,完全没去在意她刚才说的话。

        他一边慢条斯理的收着医药箱,一边缓缓开口:“说吧,怎么回事。”

        缩回手去的欧阳娜动作顿了顿,她撂下衣袖来挡住伤口,垂下眼,神色落寞懊悔:

        “如果不是我非要跟着去,啊喑也不会因为要护着我不得不受了这一刀的。”

        当时情况复杂,突然窜出的人让欧阳娜登时就惊了一下。

        本想着好好活动一番的她没有想到这最后会有人突然出来,将她们原本稳赢的局面瞬间逆反。

        “就怪我太自负,觉得什么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欧阳娜垂着脑袋:“啊喑说过不让我去的,本来她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是我的擅自床入打破了平衡。”

        江绯锁上了医药箱,坐回去:“谁伤的啊喑?”

        凭宫九喑的身手,即使出现了欧阳娜这个意外,也不可能会重伤至此除非那个人超乎了几人的意料之外。

        原本神色萎靡的欧阳娜抬起头,咬牙切齿:“古枳!”

        听见这个名字,江绯的眼底肉眼可见的集起晦暗来。

        这个藏在黑暗里的毒舌。

        这一次竟然叫她咬到了跟前来。

        “啊喑回去的目的原本就是她,但是两天来没有任何水花,倒是古世淮那老家伙急不可耐的蹦跶出来,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古枳一直等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杀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原本当时解决完古世淮的那群人她们完全没问题的,只是最后关头又来了另一波人,同样以斩杀宫九喑为主。

        “可是那人一露面,第一个下手的就是我!仿佛认定我就是啊喑的软肋似的!”

        这让当时的她百思不得其解。

        “你怎么就确定那是古枳?”

        江绯默了一瞬,还是不解:“她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把自己在黑暗里藏的严严实实的人,怎么会突然不顾一切的暴露在你们眼前?”

        闻言,欧阳娜沉默了一秒,她仔细的回想当时见到的那个人,很快抬眼,视线坚定:

        “我很确定,那是古枳。”

        ?        ?惊喜惊喜大惊喜哈哈!今天爆更万字,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还有我跟你们说,漂亮打字一向图快,所以错字很多,然后今天打字的时候打着打着忽然间觉得不对,倒回去一看发现自己把“花环”打成了“花圈”,哈哈哈,当场就给漂亮整笑抽了哈哈哈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