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生命值在线阅读 - 第726章 输了,但也赢了(今晚夜班)

第726章 输了,但也赢了(今晚夜班)

        魔都一院。

        导管室的急诊操作间。

        陆晨正全神贯注进行着术前准备。

        患者的心衰症状刚刚稳定,但是在吸氧状态下,氧饱和度只有90%上下,血压也只能维持在90/60mmhg。

        急诊手术,不同于平诊,风险高了不少。

        而且,因为患者的不稳定因素存在,需要尽快完成手术,避免心衰再次发作。

        铺巾、消毒、穿刺,一气呵成。

        陆晨完全没注意到操作室外,早就已经围了一群人。

        “这是陆晨吧,他要什么急诊手术啊?”

        “好像是主动脉瓣重度狭窄的患者,那应该是急诊tavr手术!”

        “我看这患者的状态不太稳定,风险很高啊!”

        这时候,岛国交流团,渡边教授带着手下的医生,也好奇地走了过来。

        翻了翻放在操作室外的病历,翻译官立刻对渡边说道:“尊敬的渡边君,这位华夏医生,正准备给患者进行急诊tavr手术。”

        “哦?急诊tavr手术?”渡边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你们这里还能做急诊啊?那我们就先看看吧。”

        渡边没急着走,反而是驻足观看。

        一旁,院长、主任等级别的人物,自然也不会离开。

        刘军朝操作室看了眼,发现是陆晨,有些诧异对一旁的张树清道:“我记得他好像是当心内科住院总了吧?怎么跑过来做手术了?”

        张树清低头思索,翻看了患者的病历,小声道:“这个患者病情很重,需要进行急诊tavr手术,刚才我和老朱都没空,只有陆晨能做了。”

        “陆晨能做急诊手术了?”刘军疑惑道。

        “可以做。”张树清微微点头,便把陆晨之前手术的经历,自己在魔都中心医院担任tavr学习班导师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知道你这个学生优秀,原来不仅是科研厉害,而且这临床手术操作,也是一把好手啊!”

        刘军颇为感叹,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也是要把他们这些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饶是如此,刘军只觉得陆晨的水平和张树清等人相近,或者略有不如。

        不过,岛国交流团想要观摩,他肯定是无法拒绝的。

        ……

        操作室内。

        陆晨继续进行自己的操作。

        首先,便是入路的选择情况。

        患者主动脉弓部走行尚可,主动脉弓部三根毛开口未见明显狭窄征象、未见发育变异。

        胸主动脉、腹主动脉走行较平直、未见明显钙化斑块,管腔未见明显狭窄,双侧髂动脉-股动脉走形稍迂曲。

        综合考虑以后,陆晨选择了右侧股动脉做为主入路。

        入路很顺利,但是这瓣膜输送却是难住了!

        陆晨停下了手中操作。

        急诊操作室外,众人注意到了陆晨的动作。

        “我就说了吧,急诊tavr手术不好做啊!”

        “你们看着患者的超声和ct,这患者是type0型二叶瓣,高度钙化,钙化分布偏向瓣叶交界处,手术难度高啊!”

        “我觉得比刚才那四台手术还难吧?!”

        岛国的渡边教授,也是摸了摸下巴,翻看着眼前的病历资料,嘴里喃喃道:“心脏角度为62°,输送器过瓣难度增加,瓣膜植入同轴性差,释放过程中更易移位,这又增加了操作的难度……”

        他并没有在意陆晨的操作,而是在思索着,如果自己遇上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考虑了半晌,渡边还是微微摇头,一时间没有想到好的解决方法。

        这个魔都一院倒是也太不幸运了,怎么偏偏碰到了这种高难度的手术呢?!

        ……

        此时,陆晨低头沉思。

        脑海里,闪过往日在系统面板中练习过的tavr手术。

        穿刺、瓣膜输送、释放……等等难点,不断在他的脑海中放映着。

        突然间,陆晨灵光一闪。

        曾经他在系统空间中使用过一个辅助方法,可以将人工瓣膜送入指定位置。

        想到这里,陆晨对一旁的助手道:“选用18mm球囊预扩,l23号venusa-valve瓣膜,然后拿一个圈套器过来!”

        助手是常驻导管室的医生,他怔了怔,“圈套器?”

        “对!”陆晨道,“患者心脏角度太大了,我看能不能使用圈套器进行辅助过弓及跨瓣。”

        助手会意,立刻拿出了圈套器。

        随着球囊预扩进入,陆晨开始进行瓣膜输送。

        导管室外,渡边教授看到了陆晨的操作。

        他眉头微微一皱。

        这是什么操作?

        用venusa-valve瓣膜?然后还要用圈套器?

        看这个手术医生之前的操作,他并不是初学者吧?

        怎么会犯这么低级错误?!

        可是,随着陆晨输送瓣膜的操作持续,在圈套器的帮助下,venusa-valve瓣膜居然顺利达到了既定位置!

        “这……就结束了?”

        渡边教授惊愕不已,他身旁两个参加刚刚切磋手术的岛国医生,和他是同样的表情。

        “渡边教授,这个华夏人干了什么?”

        “我……我都没看清楚,他怎么就把瓣膜送进去了?”

        渡边眉头微蹙,他紧紧盯着陆晨,没有说话。

        此时,陆晨在将瓣膜送入之后,开始了术后超声的评估。

        术后造影及超声提示,未见明显反流无瓣周漏,瓣膜置入位置良好,形态完整,术前跨瓣压差50mmhg。

        术后几乎无压差!

        相当成功的手术!

        渡边教授通过操作室外的屏幕,将超声结果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可能?”

        “为什么华夏人还会这种高难度的tavr手术?”

        渡边黑着脸,看着操作室内的陆晨,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

        一直在操作室外观摩手术的张树清和朱庆山,此时都是激动不已。

        其他人只能察觉到陆晨突然就把瓣膜输送其中,没有看到最关键的因素。

        而他俩是内行,最能看出其中的门道。

        陆晨的这次操作,可以说是填补了华夏tavr高难度操作手术的又一空白!

        不仅使用圈套器跨膜运输,同时使用venusa-plus可回收输送系统,确保瓣膜稳定释放的同时,还降低冠脉风险!

        就凭这一手操作,陆晨绝对可以算是魔都,乃至华夏tavr手术操作的天花板存在了。

        当张树清和朱庆山看向一旁的岛国医疗交流团时,发现他们已经默默离开了。

        甚至都没来得及跟院长、主任打个招呼,便率先离开了……

        见岛国交流团走了,院长、主任等人也立刻离开了。

        ……

        当陆晨走出操作室的时候,围观的众人已经离开了一大半。

        “老师,您的切磋结束了?”陆晨摘下手套,疑惑地看向张树清。

        张树清看着陆晨,满脸笑意地点点头。

        “谁赢了?”陆晨好奇道。

        “我们输了,但也赢了。”

        张树清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陆晨摸了摸脑袋,有些不明所以。

        ------题外话------

        今晚夜班,暂时就一章了。

        明天休息。

        起点515活动,5月15号每更新5000字,读者可以抽奖一次(读者粉丝值500以上)

        争取当天多更一些,让大家抽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