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成为阿飘的北凉王妃

第六十五章 成为阿飘的北凉王妃

        徐凤年缓缓睁开眼睛,匡庐山巅依旧云淡风轻,神符仍在手中,扭头看去,李飞盘坐在他身侧,双目紧闭。

        远处李淳罡黄龙士等人,也毫无异色的坐在篝火旁闲谈,    一切都好像是做了个梦。

        可徐凤年知道,那并不是梦,因为李飞传他的那道符箓,正清晰的显现在脑海中。

        那四式合一的一招,他同样没有忘记,如今他再斩石头,    完全可以做到刀罡薄如刀锋,破石而不伤地。

        甚至他的修为都因这次意外情况,而进步了一大截。

        等于说,    天地风流刀他已经大成,如今所欠缺的,也就是那份足以斩破空间的修为。

        等到他臻入陆地神仙之境,这天下将再也没有他一刀斩不断的东西。

        但天象境到陆地神仙,他不仅仅是需要积蓄修为,最关键的是一份感悟。

        不过这不是目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先把娘亲的魂留住。

        他一骨碌爬起身,身形几闪之间便到了营地,急吼吼的对青鸟道:“青鸟,帮我找个茶壶,要干燥的,快。”

        众人见状皆是一愣,有些不明所以,青鸟却是没有任何迟疑,立刻返回帐篷中,很快就找出一个茶壶。

        她打开茶壶盖子,    以真气将茶壶内的水迹蒸干。

        “好了。”

        顷刻间将茶壶彻底蒸干后,    青鸟便将茶壶递到徐凤年手中。

        他接过茶壶,闭目再回想了一下那道符箓的笔画,随后睁开双眼,心神之力涌出,手指隔空对着茶壶比划开来。

        其实以心神之力印刻符箓,根本无须手上动作,但手上动作也不是毫无作用。

        能起到一个加深意念,使意念更集中、更明确的作用。

        这跟御器之时,直接以神识控制法器是一样的道理。

        在不施展什么法诀的情况下,御器之人可以直接以神识控制法器飞行,无需手上动作。

        但配合剑指指挥法器的飞行轨迹,会让法器的反应速度更加灵敏,也更加精准。

        这就像端着枪射击和举枪瞄准射击的区别。

        很快,那道符箓就被印刻到茶壶上,茶壶泛起一阵幽幽绿光,随后收敛。

        在徐凤年动作时,众人便已起身围过来,好奇的看着他。

        看他似乎已经完成动作,温华这才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

        徐凤年道:“一会儿再跟你们解释。”

        说完再度闭上眼睛,以神识想道:“阿飞,我准备好了,    你那边怎么样?”

        李飞的声音立马在他脑海中响起:“我这也妥了,马上出来。”

        众人便发现,徐凤年眉心竟突然飞出一团七彩光芒,落在他面前化作李飞。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下意识的看向剑崖那边,却见那里还有一个李飞盘膝而坐。

        李淳罡道:“元神出窍?”

        黄龙士肯定了他的话:“是元神出窍。”

        其他人听到此话这才明白过来,这个世界能修出元神的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绝不会超过两掌之数。

        今日他们算是长了一大波见识。

        七彩光团化作李飞后,只见他右手掌心之上,漂浮着一团拳头大小的幽绿色光团。

        左手掐了个手印,随后化作剑指向着徐凤年手中茶壶一指。

        那幽绿光团立时拉长,如同水流一般自壶嘴处涌入壶中。

        待光团全部进入茶壶,李飞对着茶壶抱拳躬身一揖,道:“委屈伯母暂且于此壶中潜修,待他日小侄恢复修为,定为伯母重塑肉身,复活还阳。”

        听到李飞的话,旁边的徐脂虎浑身一颤,一双秀目圆睁,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黄龙士开口对李飞问道:“这莫非是养鬼壶?”

        起身的李飞翻了个白眼,道:“我觉得养灵壶或者养魂壶更好听。”

        “呃……呵呵。”黄龙士尴尬的笑了笑。

        徐脂虎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李飞的胳膊,颤声道:“阿飞,你刚才是在对谁说话?”

        李飞微笑道:“这世上能让我唤作伯母的,还能有谁?”

        徐凤年则是直接抬起养灵壶,贴到自己脸上,双目通红的道:“娘,你能听到吗?”

        “嗡”

        养灵壶突然轻轻震动开来,徐凤年连忙将之放下,捧在手心里。

        只见壶嘴上喷出一股白雾,于离地丈余的位置形成一朵云团,吴素的身影,就那么凭空浮现在云团之上。

        黄龙士心下了然,这不就是僵约世界,马丹娜死后的状态吗?

        青鸟和魏叔阳条件反射的跪倒在地,叩首道:“拜见王妃。”

        吕钱塘和舒羞没见过吴素,但他们如今也是北凉王府的扈从,见了青鸟和魏叔阳的动作,自然也跪倒在地,口呼:“拜见王妃。”

        徐脂虎和捧着养灵壶的徐凤年,更是泣不成声的跪倒在地,呼喊道:“娘。”

        黄龙士跟呵呵姑娘只是微微欠身,以示尊敬。

        漂浮在半空的吴素,略微降低高度,柔声道:“乖,青鸟,魏叔,好久不见,大家都起来吧!”

        “娘,女儿好想你。”徐脂虎起身后,再唤了一声,张开双臂就想抱住吴素,结果抱了个空,她的手直接从吴素魂体中穿了过去。

        李飞温声道:“大姐,伯母如今是魂体,活人触碰不到,等她修成阴神,便能凝聚实体,那时你们母女再抱头痛哭不迟。”

        徐脂虎愣了愣,又忍不住捂着嘴抽泣不止,徐凤年一手抱着养鬼壶,一手揽住姐姐的肩膀,姐弟两个皆是泪如雨下。

        那边青鸟也在默默垂泪,只是她的性子,让她流泪也是那么安静。

        魏叔阳侧过身子,抬起袖袍拭去泪水,终究是年纪比较大,较为稳重。

        吴素脸上同样带着又悲又喜的神色,可惜鬼没有肉身,哭不出眼泪。

        她看着一双儿女哽咽道:“乖孩子,娘能重新回到人间,天天看着你们,已是侥天之幸,你们该高兴才是,不要哭。”

        “高兴,我们是高兴。”徐凤年连连点头,涕泪横流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让吴素心疼不已。

        李淳罡感慨万千的道:“真没想到,竟然还有再见到王妃的一天。”

        吴素看向李淳罡,也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道:“李剑神能从那里走出来,可喜可贺。”

        李淳罡笑道:“你家那口子要是看到你,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

        李飞调侃道:“伯父这些年,不知道做了多少双布鞋,总算是没有白费,有机会再给伯母穿上了。”

        他这话一出,徐脂虎和徐凤年顿时边哭边笑,吴素脸上也浮现出极尽温柔的笑意。

        李飞道:“你们一家人好好说说话吧!我先回归肉身,今晚损耗了些魂力,需要打坐恢复一番,伯母记得,卯时之前要回到壶中。”

        “卯酉两个时辰,乃是阴阳交替之时,卯时之后阴退阳涨,于伯母魂体不利,酉时之后阳退阴涨,便可出来。”

        “青鸟懂得御器飞行之术,一会儿你去城镇之中找个香炉,再寻些上等清香来。”

        “日后随时香火不断,可加速伯母凝聚阴神,一次也无须多,保持三炷清香即可。”

        “另外,伯母吃东西是用闻的,要喝酒的话,把酒倒在地上,心里想着这是敬伯母的,她便能喝到,这个你们应该懂。”

        “最后,在伯母离开养灵壶出现在外面时,她方圆三丈范围内,不得外放真气,尤其是阳刚属性的真气,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徐凤年仔仔细细的将李飞所说一一记下,吴素则是感激的道:“谢谢你,阿飞。”

        李飞微笑道:“都是一家人,伯母何须说这个谢字。”

        说完再欠了欠身,随后化作一道七彩流光,转眼间没入剑崖旁的肉身之中。

        李淳罡这才有机会问出心底的疑惑:“王妃之前在什么地方?今晚又发生了什么事?”

        吴素脸色沉了下来,解释道:“当年我死后,放心不下凤年,因执念得以截留一缕魂魄,盘踞在凤年识海深处。”

        “今晚赵黄巢元神出窍,以秘法入凤年梦中,想要伤他魂魄,坏他心神,让他走火入魔,我便现身护他。”

        “可惜我只是一缕残魂,根本不是赵黄巢的对手,幸而凤年自身境界够高,阿飞来得及时,否则后果难料。”

        “阿飞将我即将消散的魂魄稳固住,进而损耗自身魂力将我魂魄补全,我才得以留存。”

        听完母亲的话,徐凤年眼中杀意凛然,咬牙道:“龙虎山,欺人太甚,真当我北凉是泥捏的吗?”

        黄龙士开口道:“此事未必是龙虎山的意愿,很可能是赵黄巢的私人行为。”

        “世子将此事算在整个龙虎山头上,实非明智之举,至少赵希抟对北凉,是抱有善意的。”

        徐凤年默然不语,徐脂虎则是正色问道:“娘,当年京城白衣案,有没有赵黄巢?”

        吴素略一沉吟,便点头道:“有。”

        当年她不肯说出来,是因为百姓好不容易过上太平日子,她不希望再起刀兵。

        也不希望儿女为了给她报仇,面临生死危机。

        但赵黄巢着实欺人太甚,不仅连她的残魂也不肯放过,甚至还对徐凤年下手,这就不能忍了。

        黄龙士建议道:“若世子想杀赵黄巢,到时候下手一定得果断,不给任何人说出他身份的机会。”

        “知道他身份还下杀手,和不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杀死他,意义截然不同。”

        徐凤年目光森寒的道:“前辈说的有道理,所以只要找到赵黄巢,什么都不必说,直接动手即可。”

        说完他看向吴素,问道:“娘,除了赵黄巢,还有谁?”

        吴素摇摇头,道:“我愿意说出赵黄巢,是因为他对你下死手,触碰到了我的逆鳞,至于其他人……我不会说。”

        “事情都已经过去,我也有了复活还阳的机会,为免横生枝节,此事……就算了吧!”

        黄龙士道:“王妃此言差矣,王妃宅心仁厚,固然想要化干戈为玉帛,可离阳皇室和当年动手的人会这样想吗?”

        徐凤年附和道:“前辈说的不错,娘早晚是要复活的,等京城知道这个消息,定会怕娘说出当年之事的真相,致使北凉造反。”

        “就算我们不动手,他们也会忍不住先下手,若事情真的闹大,恐怕就不是杀几个仇人能解决的了,到时候依旧会天下大乱。”

        “只有我们先将那些参与者解决掉,此事才能真正揭过。”

        “娘,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您可以既往不咎,但做子女的,若连杀母之仇都不报,孩儿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听完徐凤年的话,吴素一声叹息,同时又为徐凤年的孝心欣慰不已。

        “也罢,你说的有道理,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既然注定要对上,不如先下手为强。”

        吴素虽然在面对儿女和身边人时,十分温柔端庄,身上随时散发着母性光辉。

        但别忘了,她出身吴家剑冢,还是一代女子剑仙,该有的杀伐果断,她并不缺。

        徐脂虎徐凤年姐弟精神一振,神色肃然的望着母亲。

        吴素缓缓道:“此事的幕后主使是谁自不必说,策划整个过程的是元本溪,直接动手的主要高手有三人。”

        “南阳柳氏老祖柳蒿师、人猫韩生宣、皇室老祖赵黄巢,其他一应大内高手被我杀了大半,剩下的也无足轻重。”

        “除此之外,病虎杨太岁把你爹骗去喝酒,拖住他的脚步,皇后赵稚负责向我传递假消息,引我入京。”

        “而这一切的起因,则是钦天监算出我怀的是个男孩,北凉有后,所以钦天监监正谏言,抹杀我腹中孩子,也就是凤年你。”

        听完母亲的话,徐凤年将这些人一一记在心里,开口道:“好,这些人孩儿都记住了,他日定一一取他们项上人头。”

        “孩儿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王仙芝当年有没有参与?”

        吴素摇头道:“王仙芝不仅没有参与,相反,是得他相救,我才顺利逃出京城。”

        徐凤年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愕然,“这么说我跟王仙芝不仅无仇,反而欠了他一份恩情?”

        吴素道:“可以这么说。”

        徐凤年苦笑着望向李淳罡和黄龙士,道:“那这样一来,我和阿飞就不好跟王仙芝动手了。”

        “到时候取老黄的剑匣,只能有劳二位前辈拖住王仙芝。”

        黄龙士咧嘴一笑,道:“老朽算到,老李到武帝城前,必可重入陆地神仙之境,到时候还得看他的,老朽就不掺合啦!”

        徐凤年和李淳罡皆是眼前一亮,李淳罡呵呵笑道:“你这老家伙,打架我不怕你,可这卜算我是服的,既然你都这样说,看来老夫是稳了,哈哈哈……”

        吴素好奇的看向黄龙士,问道:“凤年,这位前辈是?”

        徐凤年介绍道:“跟徐骁和人猫齐名的另一个魔头。”

        吴素恍然,道:“原来是黄前辈,那就难怪了。”

        她心里也是暗暗惊奇,看这情形,黄三甲竟在为北凉效力,是徐骁的手笔,还是因为凤年?

        他是真心为北凉效力吗?此事私底下可得好好问清楚。

        毕竟此人以一己之力,挑动春秋九国乱战,令天下陷入战火,魔头之名实至名归。

        谁知道他投身北凉,是怀着怎样的目的?

        ……

        正事说完后,其他人各自歇息,青鸟飞去附近城镇,弄来大量上等香火。

        徐脂虎和徐凤年姐弟,陪着母亲聊了一夜。

        吴素从他们这,对李飞有了一个更全面的了解,也知道黄龙士是因为李飞才投效北凉。

        弄清此事后,他们也不再讨论什么大事,就是说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

        直到卯时将近,吴素才回到养灵壶中。

        徐凤年只是打了会儿坐便神采奕奕,徐脂虎则是回到帐篷睡觉,天亮以后大家也没叫她,任她睡到日上三竿。

        李飞早上的时候也结束打坐,他将五灵天仙诀传给了吴素,加上香火不绝,最多年余功夫,便能修成日游神。

        到那时,她便可与活人一般生活,徐骁想做个亡灵骑士都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