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天寻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功夫世界) 穿越《功夫》世界

第二十二章(功夫世界) 穿越《功夫》世界

        入夜。

        许长安微闭双眼,下意识唤出了人物属性界面:

        【人物:许长安】

        领地等级:5级(进度12%)

        人口:12306

        灵气值:0.9%

        威望:620

        招募值:3/9

        人物属性加成:15%

        特殊道具:随身包裹(蓝)

        专属技能:回春术(二重)

        这一次的人物属性,可谓发生了一次飞跃。

        毕竟,一下子统领了整座海岛,成为唯一的领主,人口规模与领地规模大幅提升,属性自然也会相应的大幅提升。

        领地等级直接连升3级,    从2级升到5级。

        人口之前不足千人,现在一万多。

        灵气值变化不大,从0.8%提升到0.9%。

        威望提升明显,从100多直接攀升到620,招募值上限也增加到9人。

        人物属性加成从8%提升到15%,效果立竿见影,毕竟这是全属性提升,    连带着真气也增幅不少。

        回春术从一重升至二重。

        最让许长安满意的是,    随身包裹的品质也提升了。

        之前是白板,容量只有一立方左右。

        现在品质为蓝,容量提升到五立方米左右,足足扩容了五倍之多。

        数日后,又到了穿越诸天的时刻。

        现在可供选择的世界越来越多,倒是让许长安多少犯了一点选择困难症。

        其中有经典武侠,也有一些动漫世界、西方奇幻世界等等。

        好在cd间隔时间也不算长,思来想去,许长安最终选择了《功夫》世界。

        这部电影也不说有多好看,总之许长安也就看了十来遍……

        选择这个世界,首要目标自然要学会那威力惊人的……如来神掌!

        有机会能找到那个神秘老乞丐的话更是锦上添花,因为那老乞丐藏了不少武功秘笈。

        另外,还可以顺便招募个懂得近代科技的人才。

        ……

        民国。

        十里洋场,    申城警署。

        “还、有、谁?”

        随着一声嚣张的大喝,    警署里的一众警员纷纷转头,    假装自己很忙。

        一个身着旗袍,珠光宝气,体态妖娆的女人架着腿,叼着一支精致的烟嘴坐在椅子上,    一副矜持且高贵的派头。

        另一个身着马卦,穿着长筒靴的男子站在屋子里,一副上级教训下级的语气: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因为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就被你们给抓到这儿来。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你们局长也得给我们鳄鱼帮面子……你特么的不认识我?”

        此人,正是鳄鱼帮帮主,外号刚子。

        “走!”

        发完飙,刚子带着女人以及一众手下扬长而去。

        走出门对面便是一间电影院。

        刚子的手放在女人的翘处转了一圈,一副得意洋洋的语气道:“我做什么生意都不会做电影,星期天电影院一个人都没有。”

        “咦?车子呢?”

        手下一脸惊疑地看着空荡荡的大街。

        来时,汽车明明停在门口的,怎么不见了?

        “嗯?”

        刚子皱了皱眉,扭头看了看街头街尾。

        静!

        安静的可怕!

        刚子心里一紧,当即吩咐了一句:“回去!”

        随之急急走向警署大门。

        哪知,大门却“砰”一声关上,包括楼上的窗户,也一扇接一扇关了个严严实实。

        这时候,街面突然颤动起来。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自街头、街尾传来。

        “叫人!”

        刚子大喝一声。

        “咻!”

        手下赶紧拉响了一支信号发射弹。

        “不用发了,乡巴佬,    你在警署抖威风的时候,你的小弟已经全都被我搞定了,嗬嗬嗬……”

        说话之人,乃是一个戴着白色礼帽的男子,露齿一笑,满嘴烟牙。

        此人名叫阿琛,斧头帮大当家,人称琛哥。

        “斧头帮,我跟你拼了!”

        刚子一脸悲怒,大喝了一声,随之……

        掉头就逃。

        “突突突……”

        一阵突突声,几个手下瞬间倒在血泊中。

        刚子跑着跑着,一把斧头闪电般飞了过来,自膝盖以下瞬间斩断了他的一条腿。

        “啊……”

        刚子惨叫了一声扑倒在地。

        眼见着阿琛捏着一把锋利的斧头,扭着不知什么舞步走过来,刚子强忍剧痛,抬手道:“慢着,慢着,你还记得吗?我还请你吃过饭呢。”

        结果,阿琛却一声不吭,高高挥起斧头砍了下去……

        另一边,那浑身珠光宝气的女人吓得花容失色,颤抖着声音道:“大哥,你放过我吧。”

        阿琛转过头,一头都是血:“别傻了大嫂,我不杀女人,你走吧。”

        “谢谢大哥。”

        女人转过身,艰涩地迈着步子。

        哪知刚走几步。

        “砰!”

        女人惨叫一声,一头扑倒在血泊中。

        “上面的人听着,出来洗地啦……”

        斧头帮二当家抬起来,嚣张地大喝了一声。

        当今社会动荡,斧头帮行事狠辣,吞并了不少帮派,以雷霆之势快速崛起,一跃成为申城首屈一指的地下势力。

        不过,在繁华之外,一些贫困的区域,却可享有暂时的安宁。

        “猪笼城寨,嗯,就是这里了。”

        一个身着短褂的男子站在大门外,看了看门坊上的四个大字,不由喃喃自语了一句。

        相对于整个申城来说,这里属于典型的贫民区。

        一幢u形状的破旧楼里,挤着数百户人家。

        楼下,有裁缝铺、粮油店、铁器铺、脂胭铺、粥店、医馆、公众浴室……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院子里,猪、牛、狗、鸡、鸭、鹅悠闲地踱来踱去。

        “一、二、三……”

        两个男子吃力地抬起两麻袋米放到一个躬着腰的汉子背上。

        “苦力强,行不行啊?”

        “行!”

        苦力强应了一声,竟然一脚将地上的另一袋米踢了起来,一齐叠加到背上,随之脚步轻快而去。

        粥店中。

        “呼噜噜……”

        “咕噜……”

        一个穿着宽松睡衣的男子吃完早点,先用酒漱了漱口,漱完又给咽到肚子里。

        随着冲着店主吆喝:“阿鬼,多少钱?”

        阿鬼一脸讨好,挡住男子假装掏钱的手,又包了两根油条递给男子:“送的,送的……”

        “你可真懂事。”

        男子一边说,一边又捡了两根油条。

        “阿鬼,我回去跟老婆商量一下,减你的租金……”

        此人,正是猪笼城寨的男主人,人称包租公,成天就喜欢各种占小便宜。

        “包租公早!”

        “包租公早……”

        一路上,不停地有人上前打招呼。

        “咦?小朱啊,又长高了,来,叔叔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路过裁缝铺时,包租公嬉皮笑脸走了进去。

        裁缝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人称胜哥,此刻正低着头整理着石膏模特身上的衣服。

        包租公一脸坏笑,抬手一抓,颇有一种偷摘后庭花的姿态。

        “哎哟……”

        胜哥惊呼一声,急急转过身来,双手护胸:“包租公,别这样……”

        “胜哥,这件衣服的叉,我想开高一点。”

        这时,一个涂着猩红嘴唇的女子拿着一件旗袍走了进来。

        “哎呀,有流星。”

        包租公抬手一指,大呼了一声。

        “哪里啊?”

        女子信以为真,转头去看。

        包租公趁机上前将脸贴了过去。

        女子没看到流星,疑惑地转过头来,又厚又翘的红唇正好挨到包租公的脸……

        包租公恶人先告状:“阿珍,你来真的?”

        “哎呀,包租公,你怎么这样啊……”

        龅牙珍又羞又气,掉头跑出了裁缝铺。

        “阿珍,别走啊,再聊一会儿……”

        院中水笼头下,一个年轻男子光着上身,一边刷牙,一边洗头。

        洗着洗着,突然没水了。

        拍了拍水管,拧了拧水笼头,还是没水。

        于是,年轻男子抬起头瞟向楼上一间窗户大喝:“包租婆,包租婆……”

        “吱~”

        窗户打开,一个叼着香烟,裹着头发的妇人探出头来。

        “为什么突然没水了呢?”

        年轻男子摊了摊手问。

        “咣!”

        包租婆关了窗户,“噔噔噔”风一般下楼而来。

        一到院中便大喝道:“水费不用花钱啊?你们这些混蛋,这个月房租也不交,还这么多废话。”

        “但是我的头才洗到一半,你把水闸关了……”

        包租婆一脸霸气道:“我不光现在关,从明天开始,逢一、三、五停水,二、四、六间隙性供水,怎样?”

        这,就是猪笼城寨的日常,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包租婆……”

        “叫魂啊?”

        包租婆正在气头上,冷哼一声,斜着眼瞟过去,结果却发现并非租客。

        来人,正是许长安。

        来到功夫世界,自然要先找个落脚的地方。

        花花绿绿的十里洋场固然有不少好玩的地方,但是,又怎及猪笼城寨的人间烟火,百味人生?

        “你是这里的包租婆对吧?我想租房,不知还有没有空房?”

        “有有有,进来谈。”

        包租婆当即春风满面,带着许长安带到楼上。

        “你想租什么价位的?好一点的还是一般的?”

        “都什么价位?”

        “你一个人的话,一到三楼只能合租,厕所、厨房、浴室共用,一个月十块,店面的话要三十块。

        四楼呢有单独的房间,厕所、厨房、浴室也不用跟下边那帮家伙挤。

        不过价格就要贵一些了,一个月二十五块。”

        “行,那就租楼上,先交三个月房租。”

        许长安二话不说,当场掏钱交了三个月房租。

        这钱是他提前兑换好的,随身包裹里还带着不少金币、金锭之类,这么点小钱难不倒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