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天寻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第二十三章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之前,包租婆还在为收不到房租而生怒。

        这一下子收了三个月房租,而且还是楼上最贵的房间,瞬间心情大好,眉开眼笑。

        “小兄弟果然是个爽快人,如果以后还要继续租,一定给你打个折扣。”

        “多谢包租婆。”

        “不客气,    你需要什么日用品楼下几乎都有***到外面买便宜的多。”

        “嗯,我一会就去……”

        不久后,许长安来到楼下。

        先去了一趟棉胎店,订了一些床上用品,又去杂货店买了一些脸盆、水杯之类的生活必需品。

        最后,来到位于院中挨近楼梯的理发店。

        店主正是之前洗头洗到一半没水的那个年轻男子,    人称酱爆。

        店里还兼营着连环画,要是客人多了,    还能翻翻连环画打发时间,    生意头脑不错。

        这小子看似一副蠢相,其实也是个练家子。

        在原剧情中,一拳便将斧头帮二当家打得飞出七八米开外,口吐白沫。

        偏偏,却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

        实际上,这小小的猪笼城寨内可谓卧龙藏虎。

        正所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城寨中实力最强者莫过于包租公夫妇二人,一个是太极高手,一个擅长狮吼功,当年闯荡江湖时,人称“神雕侠侣”。

        成天扛粮包的苦力强,擅长十二路谭腿。

        看似娘兮兮的裁缝胜哥,真名叫洪胜,乃是洪家铁线拳传人。

        早餐店店主阿鬼,擀面都与众不同,用的是又粗又长的竹竿,    五郎八卦棍传人。

        因为种种原因,大家都退隐江湖,    以普通人的身份混迹于市井之间,彼此间并不知对方身份。

        “先生剪头啊?”

        一见有客人进店,酱爆下意识上前问了一句。

        凑近一看,不由一脸恍然:“原来是你呀?你也要在这里租房?”

        许长安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已经和包租婆谈好了,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

        对了,我叫许长安,不知兄弟如何称呼?”

        酱爆憨厚地笑了笑:“大家都叫我酱爆……坐下吧,你想怎么剪?”

        “随意吧……要不剪个平头好了。”

        入乡随俗,在倚天世界许长安留的是长发,来到这个世界后自己胡乱修剪了一番,看起来像个鸟窝。

        是该好生打理一下了。

        “嚓嚓嚓……”

        酱爆的手法很快,也很娴熟,没过多久便理完了。

        许长安在镜子里偏头看了看,果然精神了许多。

        “要不要打个发蜡?”

        “不用,要不修个面。”

        酱爆应了一声:“好,我把椅子放倒,    你躺下……”

        修了面,    整个人更是感觉神清气爽。

        “多少钱?”许长安起身问了一句。

        “给五毛钱就好了。”

        “一块钱,    不用找了。”

        “谢谢,    谢谢……”

        酱爆一脸喜悦,倒也懒的推辞,毕竟赚点小钱不容易。

        许长安正准备离开,却发现有两道熟悉的身影正慢腾腾走过来……

        心里一动,假意道:“反正也没什么事,要不我再看看连环画。”

        酱爆一脸热情:“随意,随意,以后想看了随时来看。”

        许长安坐到一边,顺手拿起一本《武松与潘金莲》津津有味地翻看。

        没过一会,两个男子走了进来。

        “哪位剪头?”

        “我大哥!”

        左侧的男子指了指身旁那个高大肥胖,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

        正主终于出现了。

        穿着一身皱巴巴,破烂灰西装的男子正是男主角阿星,人称星仔。

        肥胖男是他一个好友,小名肥仔聪。

        星仔是个孤儿,从小便倍受欺辱,立志出人头地,成就一番大事业。

        结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混来混去却混成了一个街头小瘪三,靠坑蒙拐骗为生,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这不,又带着小伙伴前来碰陶瓷来了。

        酱爆用毛巾掸了掸椅子上的毛发,冲着肥仔聪示意:“请坐!”

        肥仔聪大刺刺坐了下来,微闭双眼……

        “嚓嚓嚓!”

        “剪完,谢谢,五毛钱。”

        “哇!”

        星仔惊呼了一声。

        酱爆一脸得意,接口道:“很漂亮吧?”

        哪知星仔脸色一沉:“干嘛剪这么漂亮?谁让你剪这么漂亮的?找茬啊?”

        “嗯!”

        肥仔聪配合地做出一副凶相,肩一抖,抖开身上的风衣,亮出胸前两把交叉的斧头。

        这个纹身,正是斧头帮的标记。

        其实二人并非斧头帮的人,只是扯虎皮拉大旗,便于敲诈。

        两把斧头也不是真的纹身,而是画上去的。

        “大哥,你别生气,他是我朋友,让我来跟他说……”

        做戏要做全套,先威吓,再谈判。

        星仔走到酱爆身边,一副关切的样子扶着他的肩小声道:“看到没有,斧头帮大哥,两把斧头你也亲眼看到了。

        你把他头发剪那么漂亮要死人的,知道吗?”

        结果,酱爆摇了摇头:“不知道。”

        星仔气极,这小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不是应该惊吓不已,求他捞好么?

        “所以说你真是……哪,跟你也算聊的投聊,你赔点钱,我帮你摆平,好不好?”

        酱爆摇头:“不好!”

        “喂,你怎么就听不懂呢?你方不方便多少拿点出来,摆个十桌八桌……不行了半桌也行……”

        酱爆一脸恍然的样子:“哦,原来你勒索我。”

        星仔:“……”

        “大哥……大哥……”

        “呼……呼……呼……”

        星仔聪竟然睡着了,打起了呼噜。

        “噗……”

        明知不是笑的时候,许长安却没憋住。

        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很不幸,这事偏让星仔遇上了。

        “你笑什么?”

        星仔瞪了过来,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我告诉你们,我大哥马上就醒了,他睡醒了就要砍人,聪明的就赶紧拿点钱出来……”

        “好啊!”

        没想到,许长安竟然很爽快地应了一声,随之摸出几块大洋摊在掌心。

        星仔眼神一亮,急急走上前去。

        本打算敲个一块两块的小钱也满足了,没想到遇上了“冤大头”,居然主动拿出几块大洋。

        此一块非彼一块,一块大洋能换好几十块钱。

        星仔兴冲冲以为发了一笔财,却不料一伸手,居然有一种使不上劲的感觉。

        小小的大洋仿佛重若千钧,任他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拿起来。

        这下,星仔不由脸色一惊,心知遇上了异人,一声不吭走了回去,一巴掌将肥仔聪扇醒。

        “走!”

        肥仔聪迷迷糊糊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下意识问:“敲了多少钱?”

        “他勒索我!”

        门口,酱爆不知什么时间将包租婆唤了过来,指着星仔告状。

        一见包租婆只是个妇人,星仔胆气一壮:“肥婆,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我们是……”

        没等他说完,包租婆已经扯下脚上的拖鞋,一个耳巴子扇过去:“肥婆?”

        “喂,斧头帮……”

        “斧头帮?”

        包租婆抡着拖鞋又是一耳巴子。

        “大哥……”

        “大哥?”

        包租婆又是劈头一下。

        别看她平日里对一众租客凶巴巴的,可却没几个人愿意搬走。

        无它,因为猪笼城寨比外面安全的多。

        平日里免不了有几个小混混闯进来,想收保护费什么的。

        每逢这种情况,包租婆便会及时出面,打得一众小混混抱头鼠窜。

        从内心里说,租客们还是很感激她,至少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宁的生活环境。

        “赔汤药费……”

        “啪……汤药费了你还……”

        “自己人!”

        “啪……自己人了你还……”

        “够了啊,我叫人……”

        包租婆冷哼一声:“哼,叫人?腰间别着一只死耗子,你还冒充打猎的。”

        这展言子那是一套一套的。

        星仔跑到火堆边,点燃了一个炮仗,装模作样念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砰!”

        结果,慢了半拍,炮仗竟在手中炸响……

        “哈哈哈!”

        看着星仔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包租婆不由给逗乐了。

        这时候,肥仔聪也终于回过神来,趁人不备溜了出来。

        “死肥婆,你给我等着……”

        星仔远远扔下一句狠话,与肥仔聪一起灰溜溜逃出城寨。

        看着二人的背影,许长安不由笑了笑,倒也没去追。

        先让星仔吃点苦头也好。

        压力有多大,动力才有多大。

        “好了好了,没事了,大家散了。”

        包租婆冲着一众租客大喝一声,穿上拖鞋上楼而去。

        等到人群形开,酱爆走到许长安身边问:“长安,你真给那小子钱了?”

        “没,只是逗他一下。”

        许长安摊开手,几枚大洋依然握在手中。

        “那就好,包租婆虽然尖酸刻薄、蛮横霸道、如虎似狼、满脸横肉、蛇蝎心肠、穷凶极恶……”

        许长安:“……”

        “咳,酱爆,包租婆应该没你说的这么坏吧?刚才还替你解围来着。”

        酱爆一脸正色道:“我只是适当的做了一些艺术夸张,总的来说,包租婆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

        这里有不少租客欠了几个月房租,她也只是骂骂,从不主动赶人走。”

        “嗯,看的出来……”

        且说包租婆走到二楼时,无意中瞥见丈夫鬼鬼祟祟在浴室外偷瞄。

        城寨里有两个公共浴室,一楼男浴室,二楼女浴室。

        包租婆脸一沉,走了过去。

        “你个死鬼在这里做什么?”

        包租公狡辩道:“没……没做什么,我是看有没有色鬼偷看人洗澡。”

        刚说到这里,一个妇人走了出来。

        包租公大声道:“六婶,有没有色鬼偷看你洗澡?”

        六婶不吱声,抬手指了指包租公。

        “六婶,无凭无据你不要乱指啊……”

        随之,楼下的租客听到了一阵激烈的动静。

        “哈诶!”

        “砰砰砰砰……”

        不久后,包租公被人从二楼走廊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