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身后是整个人类史!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南笙杂货铺

第一百零九章:南笙杂货铺

        “这就是在席卡矿镇上发生的一切了。”诺贝尔说。

        “法理?”临城不屑的冷哼一声,“这黑海之地上还有法律?强盗就强盗,还非得用法理这种遮羞布,可笑。”

        “无论我拒绝还是同意,他们都会派遣军队来,我怀疑,他们的部队可能已经在不远处严正以待。”诺贝尔说。

        “所以,    我用炸药把他们全炸死了,想要拖延一些时间。

        而在之后,我拷问过那剩下的那人,他说,他们是一支负责将稀有矿物送往白城的护送队伍。

        送完回来后听见了爆炸声,然后发现了这里的矿产,    那个领头的艾克就想将那矿产上交给席卡矿镇的主人席卡领赏。

        所以,    这意味着席卡矿镇的人不会那么快发现这边。

        不过,    他们迟早会发现这支护送队伍失踪,并且很快就会根据他们的行动轨迹找到火山矿区。

        按照这些人的反应,他们可不会坐视我们安心的开采那里的矿产。”

        “你做的不错。”达芬奇说,“这是最正确的选择,火山矿区距离我们的基地实在是太近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工业园区,对我们的整个工业体系产生威胁。”

        “圣火教,即将到来的神灾,还有这个席卡矿镇,明明只是想要好好发展,聚集地都不到两百人,麻烦倒是一个接着一个。”临城吐槽道。

        “这恰恰说明了这个世界的动荡与不安。”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诺贝尔问道。

        “毫无疑问,结盟。”临城说。

        “找谁?”

        “天空城。”

        达芬奇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名字,“白城跟天空城有着长达数十年的恩怨存在,而且,白城做梦都想占领天空城这个空中港口,掌握天空商会的财富。

        所以,毫无疑问,    他们有着天然的矛盾,如果说有机会打击白城下属势力,他们显然会相当乐意。

        目前为止我们获得的情报是,拥有空艇的只有三个势力,天空城、白城以及那些以抢夺空商为生的空盗。

        席卡矿镇是没有空艇的,白城以强大的武力逼迫这片土地上的势力臣服于他们,强大的制空权就是这种武力之一,他们不会让黑海之地的人拥有。

        所以,只要我们能从他们手中买下尽量多的空艇,对于未来与席卡矿镇交战,无疑占据强大的主动权。

        我们手上的筹码还是很多的,电动引擎、氢气的制造生产,足以跟他们谈下这些东西。”

        几个学者纷纷点了点头。

        “不过....我们还要再加一把火。”临城低声轻喃,“在我们去天空城之前,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达芬奇似乎也想明白了临城的意思,“门捷列夫不是说有一个席卡矿镇的矿场距离主矿区很远,守备相对薄弱,主力支援速度有限吗,    那里怎么样?”

        “看起来你跟我想到一个地方去了。”临城的脸上带着些许兴奋的笑容,    “既然惹到了他们,那就惹到底吧。”

        诺贝尔仔细思考了一下,    点了点头道。

        “那辆行军车是护送稀有矿物的车队,路线是固定的。

        所以席卡矿镇如果发现了他们的人失踪,只要沿着他们走过的路线去查找,那么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矿区,并且接着威胁到我们的工业园区。

        如果我们能隐秘且快速的攻击那处矿产,他们的注意力大概率会转移到那处矿场。

        那里距离火山矿区起码有五十多公里,工业园区的压力就会相应缓解。

        并且,只要做的足够隐蔽,我们就能有更长的喘息时间,让我们能寻求天空城的结盟。

        就算无法转移,反正我们已经惹到了席卡矿镇,惹的多跟少都是一样的,不如以此机会加快我们发展的步伐。”

        “或许不需要结盟,我们只需要尽量多的空艇,我们如果有很多蓝卷的话,也能达到这个目的不是吗?”达芬奇指了指某个方向。

        他们转过头,发现迅鹰不知何时跟他的机械师走下来那艘空艇,并且进入了棱堡内部,在这临时商业街内闲逛。

        工业园区更新出来后,街道上就多了很多玩家开的商铺,都是用木头简单的支撑起一些兽皮造起来的,基建目前而言因为人数的愿意进展缓慢。

        不过,随着炼金术师的逐渐增多,还有人数的加入,这个基建速度将会成倍的上升。

        虽然简陋,但是迅鹰绝对不会认为这伙人是一些落后的原始人。

        在见识到那电动引擎后,他早就明白了一点,这群人绝对来自于一个庞大的势力。

        所以,对于他们贩卖的物品,迅鹰非常感兴趣。

        身为一个商人的直觉告诉他,他能在这里淘到不少好东西。

        他在从始至终的工程队修好的木屋前驻足,上面的牌子已经画好了,有几个字虽然有些奇怪,但还能认出拍卖行的意思。

        不过现在这个临时拍卖行还没开,正在处于招人的阶段,毕竟修好的时间也不过才是前天而已。

        他在驻足了片刻后就看向了那些小摊,在一个名为“南笙杂货铺”的小铺的面前停下。

        相比于其余店铺都是用木头跟兽皮支撑起来的,这杂货铺竟然是一栋木屋。

        这自然是因为南笙拥有的炼金术的原因。

        在打了蓝血药剂后,对于她来说在两天之内造一栋木屋根本不在话下。

        笙,在迅鹰所理解的古人类语中,应该是乐器的意思,所以南笙应该是南方的乐器的意思。

        这是一个相当罕见的字,如果不是他身为空商见多识广的话或许还认不出。

        能够起的了这种名字的,应该是同样颇具学识的人。

        他已经可以想象里面的场景了,一位美丽的少女正在低头抚琴,而四周则是一些他未曾见过的乐器。

        无论在哪一个时代,人们对于精神世界的追求都是不会变的。

        所以乐器在天空城有着相当高的销量跟市场。

        他带着好奇撩开了门帘走了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幅被木框框起来的油画。

        那是他从未见到过的画画风格。

        那是一个女人,坐在河边洗漱的女人,她裸露着大片的肌肤,晶莹的肌肤吹弹可破,但是关键点却都没有露,白色透明的纱布缠绕在上面,若隐若现,女人的眼中带着媚态,看上去像是风尘女子。

        画中的人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但却有一种照片所没有的,如梦似幻的感觉。

        虽然画作乍看上去很涩情,但是在看久之后,却令人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悲伤。

        女人的怀中抱着一个几个月的孩子,女人看向孩子的眼神中也带着些许慈爱,但眼底深处却带着些许忧虑。

        她是风尘女子,因为生活所迫而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样的她,又如何能当的好一个母亲呢?

        她似乎是这么想的,她在忧虑自己一个人是否能将那孩子养大。

        孩子那天真的笑容跟母亲的忧虑形成的鲜明的对比。

        让整幅画中在有着亲情的温馨的同时,却又有着一种来自现实的悲伤。

        是的,明明只是一幅画,迅鹰的脑海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故事。

        恍然惊觉的时候,眼角就已经泛起了泪花,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他的头皮在发麻,深深的震撼笼罩他的心头。

        而这时,南笙也从侧室走了出来,看见迅鹰,好奇的问道。

        “你要买什么吗?”

        “我只是来看一下。”迅鹰缓和了一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他看向南笙,“这些画,都是你画的吗?”

        南笙点了点头。

        “你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你的名字,注定将响彻整个世界。”迅鹰认真的对着南笙说。

        “是....是吗。谢谢你的吉言。”南笙显然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夸过,略微有些不太习惯,但还是点头应道。

        她抬起头,看着他正在画的这幅母子画,这算她画的最好的一幅画了,也是第一次得到了达芬奇的赞赏。

        “我能买下它吗?”迅鹰道,“我出二十张蓝卷。”

        “二.....二十张蓝卷!?”南笙微微张大眼睛,这些昨天官网对于天空城更新了全新的情报。

        也同样更新了天空城正在使用的货币,一张蓝卷,可是等价四十大碳币的,那岂不是....八百大碳币!!!

        “不行吗?”迅鹰皱眉道,这是他能出的起的最高价值了。

        “当然,卖卖卖!”南笙兴奋的喊道。

        不卖是傻逼!

        “你这里不是杂货铺吗?除了这些画之外,应该还有其余东西吧?”迅鹰问道。

        “当然,在隔间。”南笙热情的说,看向迅鹰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堆大碳币。

        迅鹰看了看四周墙壁上的画,那都是南笙过去练手的画,都是裸露特别大的油画,十几幅挂了一圈,虽然没有最初那一幅那触及灵魂的震撼感,但画的仍旧精致。

        能涩到这种境界,它就是艺术品。

        他准备等下将这些画全都买下来。

        天空城有不少富商,他们对于这些艺术品是最喜欢的。

        在满足了衣食无忧后,他们的钱多的没地方花,自然会去追求一些心灵上的满足。

        特别是这种风格的艺术品。

        他只要将这幅母子画往那一挂,就说其余的画是同一作者画的,这些画一定会在这些富人中爆火。

        而那幅母子画他则不打算卖,它会永远挂在自己的办公室收藏。

        那个隔间应该卖乐器的地方了吧,画画跟乐器显然也是有关联的。

        脑海中想着乐器间的模样,他跟着南笙走进了拉开帘子走进了隔间,泛着寒光的大刀瞬间令他的眼神停滞住了。

        面前的,是一个架子,架子上的刀呈梯形,刀刃斜向,下方则是有一个圆形的口子。

        迅鹰觉得,那应该是放人头的地方。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一个.....断头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