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衡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灵观古今,三载火门化魔仙

第一百二十二章灵观古今,三载火门化魔仙

        琅環馆,衡华提笔书写《九度扶风仙经》。

        头顶悬浮龟甲,“巽卦”图正将大道灵韵刻录。

        叮铃叮铃——

        门口风铃响起。

        衡华抬头一看,赶紧放下笔,收起龟甲。

        “阿姐,你怎么来了?”

        伏衡华在三位现存的本堂兄长、姐姐中,对伏瑶轸最为敬重,    赶忙起身迎接。

        蓦地,风门穴射出剑气,在体内演化剑诀。

        伏衡华不得不分出心神,以神识驱使造化真元,也凝成一口剑迎战。

        迎战时,可增加伏衡华的剑术经验。伏丹维可谓用心良苦。

        只可惜,    太疼了!

        衡华一边忍着痛,一边喊道:“啸鱼,    过来给阿姐上茶。”

        啸鱼在二楼清点书本,    慌忙下楼给伏瑶轸备茶。

        “我记得,阿姐喜欢喝花茶。这‘春日菊’是啸鱼亲手制作,你尝尝。”

        请伏瑶轸入座,他也走到屏风隔间的茶室。

        忍着剑气扎经脉的痛,衡华慢慢坐下来。

        女子仪静体闲,双手捧茶闻了闻。

        “用火泉烹的?”火泉既竹沥。

        啸鱼点头。

        伏瑶轸浅饮后,伏衡华问道:“阿姐是否看到了什么?为何护着那个混账小子?”

        “那你针对他,又是为何?”

        “谁针对他?我那是救他。他落到桐君手里,少不得掉去半条命。所以,我帮他扒掉两层皮,让他逃一个大劫,多好。”

        伏瑶轸莞尔:“我把桐君的蛊兽劝退,她也说是救人。说你要弄死傅玄星,而她大发慈悲出手,    只拿走傅玄星半条命。”

        伏衡华冷笑连连,    正要反驳时,伏瑶轸柔声劝道:“傅玄星与我家大有渊源,你二人长他三岁,    不可欺负他。”

        “渊源?傅玄星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作为弘文阁主人的我都没开口,老爷子便让他住到我的地盘了?

        “上一辈的渊源。也因为这小子,玄微派和我家才有了些交情。”

        伏衡华想到宋春秋当初来收徒。

        伏瑶轸:“不止收徒,兄长与东墨阳结识,也是早年留下的情分。”

        “具体的事,我看不清。但我知道,玄火扇得三叔重新祭炼,内藏五朵仙焰。而这五朵南明火,便出自剑鞘。”

        老爹曾经持有过南明离火剑鞘?

        伏衡华皱眉沉吟。

        “阿姐看到那小子持有剑鞘了?”

        “看到了。我还看到你们在二龙涧的事。那剑鞘应是三叔算计的结果。纵然傅玄星这次不偷跑出来,未来宋前辈也会让他去二龙涧,配合你与流徽灭魔。”

        “可看到剑是何物?”

        伏瑶轸摇头:“阻碍太多,我道行低微,看不清楚。”

        “低微?你比三哥修为都高,都快赶上五叔,你还修为低微?”

        伏瑶轸刚进门,衡华便察觉了。

        她已经完成筑基九层。

        道基圆满,真火旺盛,    坎离交融。

        距离结丹,    只差一步机缘。

        而她,    如今才九十岁!

        “我这一步,    在百年之后才得一丝突破机缘。”

        伏瑶轸道:“这也是我窥探天机的代价。”

        ……

        傅玄星得伏瑶轸指引,来到蟠龙大殿求教。

        伏丹维望着少年,仿佛看到他体内的剑鞘与剑。

        “他们不敢再对你如何了。”

        挥挥手,将山下徘徊的蛊兽撵回七步居。

        “你可曾练过剑?”

        少年本想说会。但想到眼前这人的身份,飞快摇头。

        在伏丹维面前,又有几人敢说懂剑?

        “玄微派以阴阳两仪为主修。而你用离火、玄水参阴阳。老夫便指点你一套‘两仪长风剑’吧。以风御水火,辨阴阳。看好了——”

        伏丹维手指代剑,金色剑气瞬间爆发。

        ……

        琅環馆,衡华默默喝茶。

        对于伏瑶轸的修行,他不插嘴干涉。

        因为她师承四景老人,那位前辈自会帮她安排。

        “傅玄星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我们家的孩子。未来伏家大兴,少不了他出力。你不可怠慢。”

        “这是阿姐看到的?”

        “灵视只能从众多可能性中,挑选最可能实现,对自身最有利的。

        “我所看到的,是自己与傅玄星在华莲池初见。当这个可能性成为现实,我二人的缘便确定了。”

        伏瑶轸一脸高深莫测,看得伏衡华直翻白眼。

        “可惜当今没有神婆巫女的行当,不然阿姐最适合不过。”

        “你的慧心放在早前,不也是当神算巫师的大好人选?”

        慧心、灵视,伏家最重要,也可以说是扶风仙宫传承的最重要两大天赋。

        凌家、伏家、阴家都保留两大天赋的延续。

        待啸鱼点茶,送来茶果玉糕。

        伏瑶轸道:“祖父的事,你忙活如何?”

        伏衡华伸手一招,将刚刚书写的功法递给伏瑶轸。

        “最古老版本的仙经,已经写出来。后面几层虽有些缺陷,但大体可以修行了。只是——阿姐自己看吧。”

        伏瑶轸捧起仙经,神色犹豫。

        但到底关乎祖父的安危,她先对四景楼方向谢罪,再对祖道堂方向行礼。

        然后才翻看扶风仙经。

        炼气九层、筑基九层,她前几日便听过了。

        重新回顾一遍,很快翻到金丹篇。

        结丹秘法,她没多看。直接去看更后面的金丹修行。

        顿时,她绷不住了。

        “难怪你要把这本书给我看,原来你推演的仙经是‘九转丹法’?”

        修仙之道经历过好几个时代。

        最初时代,修士不练本命金丹,只修先天一炁。

        后来随着天地一炁稀薄,修士转炼大道金丹。

        金丹九转,一步登仙。

        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这个时候,修行者境界有炼气九层、筑基九层、金丹九层。二十七层后,便是仙果。

        可因大道金丹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鬼神难容,天道谴罚,始有“三灾利害”。

        金丹五百年后第一灾,受天雷之劫。劫雷无穷无计,不可硬扛,只得寻避劫之法。待劫云散去,自身道行精进,抹去天地间的魂识烙印,寿与天齐。

        又五百年,修士内生阴火之劫。自脚下至天灵,火烧全身。若渡不过,千年道行一朝成灰。而度过火劫,仙体自成。

        再五百年,风劫来临。自泥丸宫而起,此风销魂散魄。倘若度过此劫,元神纯阳。与仙体合,立返清霄,逍遥自在。

        所以,最初版本的《九度扶风仙经》除却金丹修行外,只附带渡劫之法。

        “我得凌前辈告知,扶风仙宫的化婴法是后五代宫主推演自创,并不通顺。”

        扶风仙宫创立,正逢元婴道兴起。

        三灾凶险,金丹修士闻之色变。

        三代宫主以后,纷纷转修元婴道。

        元婴道能多活五百年,有两千年时间应对三灾劫数。且三大劫关之后,三灾利害之前,多了一个化婴劫数。

        此劫既是对前三劫数的归总,也是对后三灾的预演。对避三灾有磨砺效果。

        而且元婴境出现,金丹修士可以增长实力,达到十分之一的劫仙水平。

        伏瑶轸看过九转丹法的修行,指出几处破绽。

        “我师四景老人不肯转修元婴道,一心参悟金丹道理。蹉跎金丹三转已有四百七十三年。”

        古法九转丹法,第四转必受天雷之劫,一步迈入劫仙,实力提升百倍。

        而元婴之法取了个巧,以三转金丹孕育赤婴,实力提升十倍。再得五百年修炼,以元婴冲击劫仙,实力提升十倍。

        “他老人家对天雷劫尚畏惧如天敌,更遑论祖父当下?纵然祖父恢复全盛期,想要应对天雷劫,胜算也才只有一成。”

        “所以啊,我和大长老协商。根据古法九转法,研究适合当下的元婴体系。但——”

        伏衡华愁眉苦脸。

        可能性太低了。

        有巽卦相助,自己和神洛天书也需五六年时间推演。

        伏瑶轸听罢,闭上眼凝神。

        待再度睁开时,双眸明亮如星。

        过了一会儿,她双目刺痛,连忙闭上眼。

        “祖父以古法证道,概率比师尊更低。可借鉴师尊的经验,古法胜算提高一成。而如果以化婴法突破,成功率有七成。

        伏瑶轸调息后,睁开眼道:“我看到你将功法推演成功。但功法仅是一方面,想要增加祖父的成功率。我们需要从外力着手。”

        “那份丹方?其他材料都凑得差不多,这次有韦家的灵药,足够做两回了。只是三味主药麻烦。”

        伏瑶轸:“玄金参已然得道,与我家有缘,自然来投,无须刻意去找。

        “天月灵蕈火候不够,如有宙光神水点化,能立增五百年岁月。”

        “宙光神水是天下九大真水之一。这等稀罕货?去哪里找?用四景风成不成?”

        伏瑶轸思考后,迟疑道:“如果伏家合力运转‘九风阵’,试着为天月灵蕈增加岁月。并以太阴真水替代宙光神水,应该可行。”

        太阴真水也是九大真水之一。

        还不如去找宙光神水呢。

        “三光神水也可以。”

        “同为九大真水。宙光神水难寻,其他两类也不好拿。”

        伏衡华摇头:“还是恒火石实在。我送回来的那颗破碎元丹不能用。需要去一趟火门岛。阿姐,此行可顺利?”

        “你三年后随傅玄星同行,可得恒火石。但在此前,你需好好提升修为。”

        伏瑶轸郑重其事道:“这一行十分麻烦。有魔教、水妖阻挠,纵然是我也护不住你二人。”

        “阿姐也要去?”

        “我的灵视在趋吉避凶上,比你的慧心更有用。我随你们一起去,活下来的几率更大。”

        六欲魔珠的事,伏瑶轸已经察觉。

        “在去火门岛之前,你务必将修为提升到筑基三层。”

        她清楚,火门岛一行除却祖父的恒火石外,更关乎弟弟的一生道途。

        伏衡华在火门岛有一场大魔劫。

        如果不能守住本心,伏家,不,整个延龙都要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甚至玄明魔宫要迎来自己最大的对手——另一尊魔帝。

        关于伏衡华成魔的结果,伏瑶轸看不清楚。

        那个未来被无穷无尽的乌云笼罩。

        火门岛杀运临头,几乎被魔气压垮。

        “这三年,我会每日抚琴,助你修行。”

        伏衡华眼神古怪起来。

        “阿姐,看你这态度。我未来有麻烦?”

        伏瑶轸忌讳莫深。

        “有些事,说出来更麻烦。届时,我与周前辈同行,当能护你周全。”

        周潇?

        衡华挑眉:“六欲珠没毁?”

        “……”

        “我有化魔之厄?”

        “……”

        衡华笑道:“我又不是傻子。傅玄星同行,周前辈也在。还是去火门岛,想来就是那颗珠子吧?

        “区区一小珠儿,也能乱我心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