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疯批暴君被福运农女喊去种田在线阅读 - 第226章 当铺玉佩

第226章 当铺玉佩

        第226章当铺玉佩

        轻则下天牢,重则,刺杀皇上是要满门抄斩或罪及九族。

        好个魏公公,手伸的可真够长的。

        顾晏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沉思片刻后起身,来到他书架旁边抽出一本书。

        这书并不是真的书,里面装了数张银票,竟是做成书本样式的一枚盒子。

        他从里面拿出了两张千两银票便往外走。

        催佳云再次见到这位的时候,就是他给自己送银票,并且还是数目不斐的两千两。

        “顾厂公你给的是不是太多了?”

        这可是两千两,她的一次消息可没有这么贵

        “多?你觉得咱家的命不值两千两?”

        “这个消息用不上两千两而已。”

        而且这个消息是免费送给这位顾厂公的,根本就没打算收钱。

        “值不值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我觉得值,那你这消息便值这个价,收着吧!

        明日琼林宴过后,皇上便会正式的为学子们分派去处。

        所谓非翰林不入内阁,你二哥还是要奈下心,在翰林院磨砺上三年再说。”

        这是好的建议,催佳云点头应下

        “我们也却有这个打算,就是不知道届时是否会出变故。”

        “有我看着呢!告辞!”

        催佳云也起身

        “那我送送顾厂公,”

        催佳云说着起身送他,周瑾玉和催永旺从外面回来,正好遇上他们

        “你怎么又来了?”

        “顾厂公来给我送银子。”

        听她这样说,周瑾玉就不说什么了,只是对他没好感的斜眼看着催佳云将他送走。

        “媳妇儿,你帮他做什么了,那两千两都是他送来的?出手够阔绰的啊!”

        “只是找出了个东厂的内线而已,我觉得他给的多了。”

        周瑾玉咂咂嘴

        “不多,他有的是钱,反正他一个阉人又没有后代,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刚才遇到了邓荣,说是等明天我们的琼林宴后,皇帝要举行祭天大典,这段时间京城人多。

        他让你帮忙看着些京城的情况,最怕这个时候有拍花子的蠢蠢欲动。”

        “这个没问题,我会让鸟儿看着的。

        琼林宴过后,你有什么打算?”

        三人走到内院,孟常平正在一旁练字,催永旺对他的感官很好,已经接手了教他写字的活儿。

        周瑾玉看撇他们一眼,坐下看催佳云写的本本,

        “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和二舅哥一起去翰林院,大不了能给我弄个翰林院侍讲的位置,可以时不时进宫给皇帝将些乱七八糟的。

        啧啧,京城这些人还真有些意思。

        媳妇你多查查三省六部那些人,保证一个个手里都不会干净了。”

        催佳云空间里有个架子,那架子的最上面是九个本子,代表着三省六部那些官员。

        然后从上往下,一品的,二品的,三品的,四品的……林林总总。

        就连何大人家的都有,京兆府的更不用说。

        东西两厂也有,只是如今东厂的上空不让鸟雀飞了,可晚上还有猫头鹰呢!

        想防她?

        防的了么?

        两年时间可以说整个京城上到国公和内阁首府,下到七品典吏,她这里都有记载。

        每家每户有什么事她也都了然于心。

        至于更新不更新的都无所谓了,缘更。

        她这里随意的一个消息就有人送来两千两,远在千里之外的靠山村。

        催家大房却是另外一种境地。

        前年过年,催佳云习惯性的积攒物资,当是在山上猎杀了很多野猪和狼,当是教大伯一家灌香肠。

        多的还卖去了镇上,这样一来生意还不错。

        大伯一家也做起了小生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然而这个时候,催家大伯却是在当铺,当了催老太太临死前给的那枚玉佩。

        拿着当玉佩的十两银子,催家大伯跑去医馆,原来是催永牛的媳妇,吴家大姐难产,这个时候正在医馆。

        催家大伯拿着银子回医馆,为的是买人参给儿子吊命,催永牛躺在医馆,他是上山被狼给咬断了腿,这会儿正躺在医馆里。

        催老大不知道的是,他的那枚玉佩被人被当铺老掌柜的,转身就给送走。

        若是年轻掌柜或许还不知道,可这两天正好是老掌柜在店里。

        发现了这枚玉佩就连夜将玉佩给送走,并且让人看着催家人。

        当铺的伙计一愣一愣的,什么玉佩能让他们老掌柜的拿出十两银子?

        要知道进了他们当铺的玉佩,给个一二两银子就是高价了。

        他们掌柜的竟然能给十两,可不是天下红雨。

        催佳云人在京城,等鸟儿飞来将催永牛的事告诉她,她立刻让冷霜带着银子快马加鞭的往靠山县去。

        冷霜骑马往靠山县去,正好和那当铺掌柜的往京城去的马车错身而过。

        “这十两银子还不够,这可咋整,咱们,实在不行咱们就回去吧!

        咱还能咋办?咱们家的银子都拿出来了,还能咋办?老天咋就对这么狠心啊!

        我的老大从军回不来,老二又这样,这是不让我活了啊!我的老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大伯母哭的嘶声裂肺,一旁的吴大姐扶着肚子也是泪流满面。

        催老大蹲在地上,双手抓着头叹气。

        小虎子在一旁摸着眼睛哭。

        医馆的老大夫也是唉声叹气

        “再没有人参给他吊着命,他的命怕是都要没了,你们可想好了。”

        “大夫,我们家真的没钱了,您看能不能,”

        老大夫叹气摇头

        “咱们医馆是不能赊账的,不是老夫冷心冷情,实在是唉,咱医馆不是善堂。

        你们要是真没钱,就将人给拉走吧!”

        就在一家人绝望的时候,冷霜来骑马路过医馆,看到医馆的名字停下。

        翻身下马,就看见了蹲在医馆门口。

        “催家大伯,”

        催老大抬头见是冷霜还愣了下

        “冷,冷姑娘?”

        “是,你们怎么会在医馆?

        我家小姐让我来给你们送银子。”

        催老大摇头,抬手抹一把脸叹气。

        大伯母急忙走出来问

        “冷姑娘你刚才说什么?云丫头,云丫头让你来给我们送银子?”

        冷霜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点头,直接从怀里拿出十张,每张一百两的银票递过去。

        “我要去其他地方办差,路过这边,我家小姐让我顺便过来看看你们,给你们送点银子。

        刚才我正好看到催大叔坐在门口,就过来看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