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暴乱在线阅读 - 第4章 梦中入道

第4章 梦中入道

        第4章    梦中入道

        盛夏的正午,炎热难耐,城门外盘查的兵丁脾气异常的暴躁,对进出城的人态度非常恶劣。二人从小路走上官路的时候,距离城门还有一里路。此时,林云可以已经看到城内的一棵巨大的桂树,树冠已经越过离三丈多高城墙,把它的枝丫伸出了墙外。桂花开的茂盛,洒落了一片雪白,覆盖了城头,铺满了城下的路。

        “公子,我们现在不是考虑怎么修炼额时候,你得先入道,入了道,在考虑其他的事吧。”一路的闲聊,明婵被好奇林云的问题问的焦头烂额,眼看入城在即,也想要结束问答时间离。

        “嗯,对,你说的有道理,按照你的说法,不入道一切都是枉然,”问了几个时辰的问题,林云自己也觉得有些烦躁,又是这么个酷热的天气。

        “如果有的选,我希望我还是要以医生的手艺入道,我的理想,仗着我的医术,走遍天下,行侠仗义,治病救人。”他已经想好了,进城以后先找个好铁匠,打一副好针,就开始他的行医之路。这一路走来,他也有所观察,这世界的花花草草居然与前世完全不一样。山间、小路旁,属实是有不少奇怪的花草,只不过他一个也不认识。

        半刻钟的功夫,二人已经走到城门口,兵丁的头目看了眼林云,又看了眼他身后的明婵。对于林云他没什么感觉,倒是身后的明婵,冥冥中有些让他在这酷暑中有一丝心寒的恐惧感。守城半辈子了,见过的人不计其数,他最厉害的就是察言观色,对身后守城兵丁眨了眨眼,那些**子们心有灵犀的让开一条路来,并没有如往常一般,盘剥几个铜钱的寒暑费。

        城墙上的石垛都是岁月的痕迹,风化爆开的地方,比比皆是。很明显,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小城,城门楼上挂着这座小城的名字:太平城。说是小城,实际上她并不大。远距离观察过她得城墙,林云很确定,顶多有一个小镇的大小。

        入城以后走了没几步,东南方向的街角传来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林云眼睛一亮,这声音是铁匠铺无疑离,赶忙转方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路跑去。进了街,就望得到,在卖糕点的摊子旁边,一个穿着皮围裙的黑大汉,正提着锤子敲敲打打一柄长剑。身旁立着一根木头,木上挂着牌子,歪歪扭扭的写着五个黑色打字:佟氏铁匠铺。

        “小哥要打什么铁器?”看到林云的到来,黑大汉停下了手里的活,把长剑伸向砧子旁的铁桶,通红的长剑“撕拉”一声,扎进水里,冲起一片烟雾。

        “奥,我想打几幅银针,能打么?”

        “当然能打,虽说我这是铁匠铺,但也是可以打一些银器的,不过针一类的东西,都是学徒们打来练手的精细活,比较不常打,银子又比较贵重,所以价钱上能贵一些。”

        “这,我是比较急用的,另外,我还需要一个半尺长的小刀,银针三寸的,我要……额……先来25根,这些需要多少钱,几天能拿到手。”

        黑大汉拧眉思索片刻说道:“材料大概需要二两银子,工费50个铜钱。银针我儿子就能做,但是我的小儿子手腕受了伤,暂时干不了活,我本打算打完这柄剑送他去医馆的,我手头里还有好几个订单没有做,我估计……”

        “就这小子手腕受伤?”林云这才发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捂着左手手腕,可怜兮兮的斜倚着身后的木墙,闷闷不乐。

        “嗯,是,这小子,我告诉他年纪还小不能用大锤,偏偏不听,只甩了一下就伤了手。不过,咱们铁匠一行,哪有不受伤的,不碍事,嘿嘿。”

        林云默默走到小孩儿身边蹲了下来,拿过他的手腕摸了摸骨头。

        “嗯,确实不碍事,只是脱臼,”他左手提起小孩儿的手腕,右手握着他的手,向下一按,一提,向前一送,只听“咔”的一声,小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那大汉一脸紧张,赶忙跑过来。

        林云倒是不紧不慢的站起来:“没事了,只是脱臼,接上了。”

        小孩儿难以置信的握着自己的手,左弯一弯,又弯一弯,喜上眉梢:“爹,手好了爹。”

        “哎呀,没想到啊,竟是医生大人,多谢多谢,这银针我今晚就给大人打好,工费就不收您的了。”

        “嗨,顺手的事,不用在意,工费该多少还是得付的,”林云从怀里掏出一定银元宝,放在案上,这是他在换衣服的时候在衣柜里面找出来的唯一一个银元宝。

        “大人,您这是五两的银锭,我给您找钱,”那黑大汉看儿子无碍,对着林云说道。

        找回来一些细碎银两,林云踹到怀里,招呼了明婵离开离铁匠铺。

        “公子,一两银子等于一百个铜钱,而一百个铜钱都够一个三口之家生活一个月的了。你打这么多的银针有什么用?”明婵不是很理解,银这种金属,脆而不坚,当暗器一定是不行的,试毒倒是可以,可也用不上二十五根啊。

        “针灸啊,这不就是我的专业吗?”

        “治病用银针?”

        林云给明婵粗略解释离穴位和针灸治病的法门,很明显明婵听不懂。经过两人的互相探究,林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没有经脉、穴位的说法。虽然也有诊脉的手段,但治病还是靠药草和丹药。林云大喜,这不就是说,中医的知识,已经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独门秘籍,再也没有一个人懂了?

        明月挂上了树梢,景色虽美,但夏日的夜是闷热的。树影中弹出头的银白月光,吓了枝头休憩的喜鹊一跳。清风吹过窗辕,那“吱嘎吱嘎”的声响吵到了树间熟睡的夏蝉。

        十块铜钱的客栈开了两件房,林云和明婵各一间。在这件事上,他们二人是有分歧的。明婵认为作为护道人,自当是要与她所护之人形影不离的,然而林云却不敢苟同。虽然是来自开放的二十一世纪,但家教传统严厉的他,还是无法与刚刚认识一两天的年轻女子同室而眠。一番争执后,明婵最终选择尊重林云的意见,并气哼哼的踢飞了一块门板,以至于林云赔了客栈老板三十个铜板的门钱。

        与嘈杂的城市不同,这清净的小城没有什么夜生活,林云瘫坐在窗前的太师椅上,享受着夏夜的微风,手中捻着半杯凉茶,悠然自得的感受这美妙的生活。苦涩中带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放下茶杯,睡眼朦胧之间,他梦到了小洁,梦到她就那么恬静的躺在床上。他就这么看着自己女友熟睡的样子,心里都被幸福的感觉填满了。在梦里,他想叫醒小洁,却无论如何也不忍打扰她的美梦,他就这么看着,看这个近在眼前却然他无比思念的身躯。

        “只怕,以后的岁月,我与你自能梦中相见了,”林云自言自语着,猛然间悲从中来,刹那间泪流满面。

        那均匀呼吸着的小洁,突然抠鼻溢血,虽然还一如既往的熟睡着,鲜血却然后了床单。被血液沁满的床单无法在吸纳血液,血液便顺着床榻流向地板,奔涌犹如江河。林云慌了,他赶忙伸手搭上了小洁的脉搏,这一搭,他绝望了,诊脉的结果居然是:五脏俱碎,经脉寸断。

        “不!不!不行!”

        死气开始在她身上蔓延,她距离死亡只有那么一丝丝的距离了。林云赶忙拿出银针,快速的封堵各处大穴、经脉路口,死气的蔓延稍缓,却开始在五脏聚集,片刻间宛如实质的白色死气透过银针开始向体外渗透。渗透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聚集,小洁的命,已在旦夕之间。

        “啊!!!”林云不甘心,这贼老天居然想让小洁在他眼前死第二次,虽然是梦里,但他不允许。

        他用几百颗银针,封住了小洁周身能够找到的所有穴道,他知道,这办法也只不过是强行吊命,于事无补。

        “既然救不活,我跟你一起死!”林云怒了,他用尽全身力气,一指点向自己的膻中穴,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拿出银针,狠狠向膻中穴刺去,他倒在小洁身上,但意识仍在。他感觉自己的膻中穴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旋涡,小洁身上的死气源源不断的被小旋涡吸引,吸收。小洁的脸恢复了血色,而吸收着死气的林云却感觉异常的良好。

        膻中穴的重伤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得到恢复的林云坐了起来,小洁还是躺在那里,甜美的睡着,嘴角还挂着浅浅的微笑。

        如果说死气是烟,那么林云的膻中穴便是吸油烟机,几百股白色的死气,就那么直直的钻入那个小小的旋涡里去。

        晴朗的夏日夜晚,天边响起了阵阵闷雷。宁静小城陡然间狂风大作,乌云盖顶,电闪雷鸣。那滚滚的浓云,给人的感觉就快要压到城门口的大桂树上了,整座小城的人都不安的躁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是古老年间的谚语,小城的人不明白,好好的晴朗夜晚,怎么就突然乌云密布了。只是,这些不明白的人里,并不包括明婵。

        “入道了?睡个觉都能入道?当真是天选之子?”明婵可以说是万分急迫的,因为护道人的身份就是要在入道的那一会时间,通过护道人的全部心血凝结法咒,使得天地许可这种不合天理的关系。毕竟一个人不需要修炼,只要跟随着另一个人就可以共同成仙,是一定不被天道允许的。一个人如果被提炼出自己的全部心血,那这个人是必死无疑的,这是常理。心血乃是人的源泉,没有心血的人,只是一具尸体。但护道法咒的厉害之处便在于,被祭炼出身体之外的心血,在法咒成功后可以强行索回半层,吊住一条命。然后以这半层心血,经过几个月的温养,可以使得自己的心血恢复到之前的层次。护道法咒相当于在卡天道的bug,把本来没有成仙可能的人,通过这种不合理的手段改造成另一个有可能成仙的人身体的一部分,并保留了自己自主的灵识。可以理解为,明婵通过护道法咒变成了林云的一只手,只不过这只手是有智慧的,可以自主思考和行动的。而作为主体的林云,只要一个念头,便可以断开他与这只手的联系。相当于砍断了这只手,断开的手灵识会刹那归于天地间,靠着神经作用抽搐几下,然后魂飞魄散。

        而此时,明婵来不及祭炼心血了,一个人入道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刻钟,可祭炼心血需要两个时辰。她本打算在太平城住下以后,找个安静的时间,便开始祭炼心血,然后把祭炼后的心血存放在道门内府中,只要心血在身体内,她便不会有大的问题,如果遇到危险还可以瞬间化开心血回复到鼎盛状态。最后,便只等着林云入道,她便祭出心血,化为他的一部分,随他一同成仙。千想万想,她终是没料到,这个刚认识了不到两天的人,睡着觉突然间就入道了。

        明婵一脚踢开了房间的墙,一个跨步便来到了林云的房间。

        她看着瘫坐在太师椅上林云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林云浑身被银白色的光芒围绕,帅气的脸上眉头紧锁,嘴角下弯,好似梦到了让他极为愤怒的事。窗外的狂风疯狂的抽打着窗辕,“啪啪”的响着,雷鸣阵阵,犹如巨龙在云层里翻涌。

        入道是天地给予凡人的一个机会,长生本就不符合天道,这个机会便是大衍之数中,被遁去的一。而要抓住这个机会,就要度过老天设下的重重关卡,向老天证明,你有资格去争取天道中的一席之位。

        “来不及了,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明婵的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师父说,这是我成仙的唯一机会,怎么办,怎么办。只消一会,他入道结束,天劫下凡,一切就完了,我终归是要淹没于芸芸众生之中吗?”

        卯娥给了她长生的希望,她便再也不甘心做一个终将消失的修行者。

        “来不及祭炼,我直接祭出我的心血,要么长生,要么,死!”

        明婵从未如此狠厉过,何况,对象是自己。右手捏双指决,指尖一条艳红的火,“噌……”的一声穿了出去,“嗖嗖嗖嗖……”两声,割裂了她周身各处血管,鲜血狂涌出体外。两个呼吸间,明婵脸上惨败一片。血柱亦如同一缕缕烟,穿过空气,奔向林云膻中穴上的旋涡吸油烟机中。

        “定魂!”明婵轻喝一声,将要离体的灵识,被一股类似于护罩的能量压回了体内。

        “开天眼!”食中二指点向自己的额头,一道金光闪过,明婵的眉心出现了一只妖异的火红色眼睛,散发着浓郁的火属性气息,再一次压制住快要离体的灵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