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7k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暴乱在线阅读 - 第7章 憋屈的李修

第7章 憋屈的李修

        第7章    憋屈的李修

        黎明降临,远方的天际泛起红线,很显然阳光就藏在地平线之下,随时都会把她那炙热的脑袋伸出来。结束了自己的天劫的明婵,化作一道火影向林云和李修狂奔而来。

        “结束了,看来她的实力提升很大。”斜倚着树根的李修悠悠的说道。

        几个呼吸间,火影便飞身而至,稳稳的落在林云的身前。

        “公子,你的道宫内府,快说与我听听。”方一落地,明婵直接问了出来。

        “……额,我本打算问问你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呢。”

        “我?放心吧公子,托你的福,没有大碍。只是心血的恢复,需要大量的时间,对实力多少有点影响,但影响不大,”明婵言简意赅的像林云介绍了自己情况,然后迫不及待的又一次发问:“公子,道宫内府怎么样?”

        林云苦笑一声,听从李修的告诫,赶忙贴近明婵的耳边,轻声细语的告知了明婵具体的情况。只是想象中,明婵为自己高兴的场景并没有发生。震惊之余,明婵周身杀气弥漫,连林云这个刚入道的新人都感觉的到她周身宛如实质般,血红的杀气,直逼李修。

        李修赶忙收起慵懒的状态,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后退了一丈远的距离:“姑娘,姑娘,嘿,不能这么过河拆桥吧,我刚刚救了你的命……”

        明婵打断了他的话:“救命之恩,自然应该报答,然而与公子的安慰比起来,任何事都不在我的考虑之内,你既然知晓了这天大的秘密,我便不能容你活着。你今日不说出去,不代表日后不说,不处理了你,这件事总归是个祸患。”

        说完,一道火焰霎时间覆盖了明婵全身,在林云来不及阻止的时候,便如同一道光,逼近了李修的身旁。

        虽然林云不曾见过明婵与人对敌的样子,但一上手便是拼命的架势,他还是看得出来的。面对仿佛疯了一般的明婵,李修被逼的一退再退。

        “明婵,住手”林云及时的插入了二人中间,阻止了明婵的进攻锋芒。

        “公子,你还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这件事明婵由不得公子做主,非得永绝后患不可。”

        “好好好,我不做主,这样吧,我们三个坐下来谈谈,谈崩了再打不迟,好吗?毕竟人家刚救了你的性命,总不好连个谈话的机会都不给吧?”林云尽力安抚明婵,免得她突然再次发疯。

        “还是林公子深明大义,你这脾气也太暴躁了,”李修本是天纵之才,四岁入道,如今已是八品天人境,比起明婵那一品的实力,他还是占很大上风的。说起来他并不畏惧明婵,只是他不是很愿意无缘无故的打这么一场,若能谈一谈便化干戈为玉帛,他自然不会反对。

        “好,既然我家公子说谈一谈,那便谈一谈,但你不要给我耍花样,也别想着逃跑,”明婵完全没有将李修当做一个天人境的大高手看待,好似随时随地就能至于他死地一般。

        “哼,姑娘如此咄咄逼人,当真如此看地李某吗?我虽不愿无缘无故与你们为敌,但并不代表李某怕了你。”眼见那境界若他好几重的火姑娘,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李修何曾受过此等侮辱,不免言语上要找回点场子。

        “李公子既然如此信心十足,明婵再次讨教,”说罢,她的道门内府金光大盛,一只金光闪闪的小物件摇摇晃晃的飞刀明婵的掌心。

        “仙器!!!”李修是个识货的人,眼看着摇摇晃晃飞入明婵手中的梭型物件,惊的他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他虽然没有见过这柄仙器,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得到这只梭内所蕴含的毁天灭地的威能。只是拿在掌心,便已经让他心神不稳,这若是祭出来,他怕是立时便要灰飞烟灭。

        面对明婵的咄咄逼人,他的确心有不服,但他并不是傻子。

        “实话与李公子说,这件仙器,名叫穿天梭,只要锁定了目标,长生境之下,必死。纵是长生境面对她,也绝没有全身而退的道理。”明婵已经锁定了李修,只要他稍有妄动,这只穿天梭便会在转瞬之间要他性命。

        “好,我认栽了,”见到这件仙器,李修便完全服了气了,为了这么件事丢了性命,万万犯不上,本来他就没想着说出去。他大手一挥,一道乳白色的真气笼罩了三人所在五丈之内:“我李修,以道门内府向天道起誓,若是我将林云兄台阴阳属性之事泄露,我李修秘境爆裂,灵宫湮灭。”

        修行者向天道起誓,这种事是极为严肃的。这不同普通人发誓一般,修行者向天道起誓的的确确是会受到天道监督的。也就是说,李修若是将此事说出去,他发的誓会立时应验。

        “如此甚好,救命之恩,明婵日后必报。”明婵也不啰嗦,直接收起了穿天梭。

        “哼,真是欺人太甚,”李修气哼哼的喃喃自语。

        “李大哥莫要生气,明婵这丫头,没有分寸,日后兄弟一定补偿。”林云虽然听李修说过这件事的严重性,但在世为人的他,还是没有完全了解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我倒不是生你的气,这丫头做的也不能是过分,若是我有这逆天的天赋,被人听了去,怕是也会有杀人灭口的想法。只是……只是……我这辈子没这么憋屈过。”李修依然气闷不已。

        “抱歉了,”明婵道了句抱歉,但林云看她的表情,并没有多少歉意的意思。

        “免了免了,”李修提了提背后的巨大古琴,转而说了句“我走了”便转身离去,一路上还自语着:“这是什么事儿,本想着看个热闹,看着看着还被人逼着发了个誓。”

        看着李修的远去,林云看了看明婵,有一丝责怪的道:“明婵,就这么点事,何苦来如此强人所难,看吧李修大哥逼的。”

        “为了公子的安危,明婵觉得值得。”明婵双手抱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可真行,逼人发誓,多幼稚。”林云转身便往城里走,明婵紧紧跟着。

        “他发的可不是普通的誓,以天道起誓,一定会应验,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杀了他。”

        “别动不动就杀杀杀的,好好过日子不好么,干嘛非要打打杀杀的。”

        “是~~~”明婵在林云身后白了他一眼拖长了尾音儿的说道:“都挺公子的~~~不打打杀杀好了吧。”

        “本来就是,对坏人打打杀杀就算了,李修大哥不是坏人,他教给我不少入道的知识呢。”

        “用他教嘛?多管闲事,等我渡完了劫,自然可以慢慢的讲给公子听。”

        “人家说什么也救过你的命,你就这么报答人家?”

        “哎呀公子,你别絮叨了,赶紧进城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脚本功法要交给你呢。”

        ……………………

        …………

        “还有,以后别叫我公子,怪别扭的,你就叫我林云。”

        “是,是,是。”

        ……………………

        “还有……”

        “我的天……”

        一路上林云没完没了的絮叨,使得明婵翻了一路的白眼。

        身后的地平线上,已经看得见半张太阳的脸。金黄色的黎明晨光,照应在二人的背上,有一丝暖阳阳的感觉。又一次踏城门而入,又一次路过那棵巨大的桂树。这一次阳光正巧平着照射着桂树的树冠,一树的百花,被照耀的金灿灿的。

        “哇,好漂亮,如同一棵摇钱树,树上挂满了金灿灿的元宝。”

        “这么爱钱,你应该入个金属性的道,哈哈。”明婵打趣着。

        突然,林云停住了脚步,怔在了原地。

        “怎么了公子?”明婵疑惑的看着突然停下来的林云。

        感应了好一会儿,林云觉得道门内府有了什么奇怪的变化,这变化还让人挺舒服的。

        “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感觉很舒服了一下。就好像……就好像有了一次小高潮……但……位置不对。”

        如果林云看得到明婵的灵识,一定看得到她脑袋上面的黑线以及刚才碰巧路过的乌鸦,那乌鸦还“嘎嘎”的叫着。

        虽然三观细碎,明婵还是加快两步来到林云身前,弹出一只手轻轻放到他道门内宫的位置。

        “二品了?”明婵感应到了林云的进阶,但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进阶。

        “公子你修炼过什么逆天功法?”明婵好奇的问道。

        “什么功法?我这不是刚入道么,然后你在那渡劫,我和李修在树下聊天,我还想着等你给我个功法我好好练练呢。”

        “那你怎么进的阶?”

        “进什么阶?你在说什么?”

        “你已经入道二品了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林云怔怔的看着明婵,突然他恍然大悟:“哦~~~~你是说那次小高潮?”

        “嘎……嘎……”明婵的灵识天宫又一只乌鸦飞过。

        二人回到了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客栈,客栈老板和小二、厨子、老板娘,站在废墟前,默默无语。待到二人来到身边,才痴呆状的看着他们。

        “额……这个,对不起啊老板,我……这个……没有钱赔给你。”

        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听起来最起码有几十匹,一眨眼就到了客栈……遗址前。一个穿着官服,肚子很大的男人从瘦马上跳了下来,急忙忙的跑到林云身前,鞠了一躬。

        “哎哟我的仙家大老爷,”那位官员说不出的谄媚。

        “嘿嘿,小的是太平城的城主,我叫叶万全,嘿嘿,仙家大老爷,可否赏脸,城主府一叙?”那身阶放的极低,那脸色好似林云不答应去城主府他就不活了似的。

        “………………”林云不知所以,只是看着客栈老板说道:“这样吧,老板,额……我现在虽然没钱,但我保证一定赔给你,这个……”

        “哎哟,仙家老爷,这点小事哪犯得上您上心,账房,账房,”大肚子官员朝身后一招手,便来了一个山羊胡的老头。

        “给客栈老板在原位盖一个一模一样的客栈,从城主府的府银里出钱,然后把工期耽误人家的生意,一并折了钱给人送去,送十倍的,不二十倍。”

        “好嘞,这就去办。”山羊胡倒是痛快,接了命令变走。

        客栈老板哪受得起这个,高高在上的城主亲自下令给他重建客栈,还给钱?赶忙上前跪下:“小的拜见城主,这……给小的重建客栈变好,小的哪能多要钱。”

        “哎~”城主语重心长的说道:“一定要给,你可知你这客栈出了位仙家是多大荣耀的事,便是我们太平城都是脸上有光。你小子走运了,世人若是知道你这出了位仙家,不知道有多少人慕名而来呢,你要发了知道吧?”

        “哎,你,”城主指了指身后的骑兵,道:“去告诉账房,不要在原位重建,在旁边建,这仙家得道之地要保持原貌。”、

        “得令,”那骑兵行了个礼,“驾。”扬长而去。

        “那仙家大老爷,我们城主府一叙?”

        “额……”林云看了眼明婵,而明婵并无反应。

        “那好吧,打扰城主大人了。”林云躬身给城主回了个礼。

        那城主却受了惊吓一般,赶忙让到一边:“嘿嘿,仙家老爷千万莫要这小的寿。”

        太阳终于彻底露出了地平线,她伸了个懒腰,终于打起了精神,把第一缕阳光从城墙的上头,送进了太平城里。

        与此同时,一队骑兵车队缓缓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太平城早起的百姓都知道了,车队前的马车里,坐着一个大人物,太平城终于出了个仙人。

        ?        ?剧情进展缓慢,这样不行,我决定加快剧情速度。

        ?

        ????

        (本章完)